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30章 誘餌

天阿降臨
     “你看到了什么?”楚君歸問。

    “一個少女,或者說,女孩。穿著白裙,大概就這么高,她剛剛就是從這里飛出去,然后消失。”

    楚君歸看看窗戶,再檢查了一下插銷。為了保存樓內的氧氣,所有窗戶都做過密封處理,想要打開的話要經過三個步驟。此刻窗戶完全沒有動過,難道這世上還真有能夠穿墻的?

    李若白打開個人終端,檢視環境數據,就看到了一個異常高的輻射讀數,臉色難看,說:“我想,那就是它了。”

    楚君歸看了看讀數,記在心里,然后問:“你能看到它?”

    “通過這個可以。我已經找到了它的輻射特征,然后利用輻射成像,就可以看到它了。”

    楚君歸接過目鏡戴上,向周圍看了看,然后發現目鏡監測的范圍已經超過了他的肉眼。也就是說,正常情況下楚君歸也看不到它。

    “它是如何做到光學隱身的?”

    “從技術上說,并不難。實際上盛唐23世紀已經開發出了實用的光學隱身技術。這座星球的科技實力還在當時盛唐之上,擁有類似技術也不奇怪。但是他們很可能已經失去系統的科技知識傳承,也沒有足夠的設備加工能力,就是知道原理也造不出來。所以如果有光學隱身設備,應該也是以前留下來的。”

    “幾百年不壞?”

    “也許保養得好。”

    楚君歸點了點頭,說:“你多做幾套目鏡,這副我就拿走了。它或許還沒有走,我去找它。”

    “等一下。”

    李若白拔出楚君歸腰間短刀,用噴罐在上面噴了一層什么,然后遞還給楚君歸。

    “這是一層放射性涂層,可以影響和破壞多種微觀層面的結構特性,同時也可以破壞大多數光學隱身的效果。當然,前提是你要先砍中它一刀。還有,涂層的時效是24小時,過了這個時間,就需要重新噴涂。”

    “明白了。”楚君歸收起短刀。

    刀上能夠感覺到強烈輻射,但是參宿戰甲本身就能夠隔絕大部分的輻射。楚君歸帶上目鏡,同時以肉眼搜索她留下的輻射痕跡,開始逐層尋找。

    他先是搜索大樓的上半區,沒有發現,然后再向下半區搜索。

    剛剛回到軍營區,楚君歸就看到一團輻射光芒,正在緩緩消散。在前方不遠處,又是一團輻射光,就像一個飄浮飛行的東西,正不斷向下滴著什么。

    楚君歸握住短刀,但沒有出鞘,就那樣加速跟上。

    輻射痕跡一路向前,在大門處留下了幾灘光芒,然后通向側方的一個營房。

    大門處有明顯的掙扎痕跡,楚君歸看了一眼,就走到營房間,用肩輕輕頂開了門。

    一股血腥氣撲面而來!

    房間里到處都是血,連墻壁和天花板都快被噴滿了血。房間里有兩張上下床,一共四個鋪位,另外放著儲物柜和桌椅。楚君歸記得這間營房是沒有人的,但是現在,兩個藍旗軍戰士正躺在床上,背向外,好像是睡著了。

    而另一個人則坐在桌前,手捂著臉,好像在懺悔什么。

    除了血之外,房間中還有大片輻射光團,濺得到處都是。

    楚君歸用短刀將床上的兩個人翻過來,不出所料,他們都已經死了。死因則是身上多處大動脈被切開,所以鮮血才會噴射到整個房間。

    這兩個藍旗軍戰士本來負責守衛大樓入口和下層,卻被搬到了這里。他們面容扭曲,顯得極度驚恐和痛苦,雙眼睜得極大,似乎看到了什么極為恐怖的東西。

    楚君歸將桌前的人雙手拿開,就看到了一張恐怖的臉。這張臉上沒有皮膚,眼睛不知去向,頭骨內似乎都已經空了,腦漿都被完全吸走。他死了似乎沒多久,血還在從肌肉中滲出。

    楚君歸繼續檢查他的身體,發現他身上所有大動脈都被割開,就像床上的兩個人一樣。

    楚君歸起身,心中暗暗嘆了口氣。桌前的人雖然失去了臉,不過看身上的戰斗服,就知道是冬狩小隊的成員之一。

    房間里已經沒什么可看的了,卻還是沒有那個白裙少女的蹤跡。楚君歸四下看看,根據輻射光團的痕跡,挪開桌子,合身向墻壁一撞,直接撞出一個大洞,走進了隔壁的營房。

    隔壁也是一間空營房,房門打開,楚君歸只看到裙角一閃。

    他立刻一個箭步沖出房門,卻瞬間停步。側方走廊上,釘著幾根透明的細線,普通人假如冒然撞了上去,就會被切得皮開肉綻。

    但這難不住楚君歸,他直接揮刀一砍,將所有細絲斬斷,就繼續猛追。在走廊轉角,楚君歸終于看到了那白裙少女,以及她那雙空洞的眼睛。

    少女回頭看了楚君歸一眼,就飛向窗戶,穿窗而出,就此消失。

    長廊中刀光一閃,一片白裙裙角冉冉飄落。

    只是楚君歸動作雖快,但也只來得及切下她的一片裙角。

    少女裙角還沒有落地,就在楚君歸的注視下消失。他伸手去撈,什么都沒有撈到,怎么找都找不到痕跡,只有地面留下的一團輻射光。

    楚君歸打開窗,向外望去。窗戶一打開,雨水就撲面而來,將他全身打濕。窗外依舊是黑沉沉的,視野不過幾十米。而且在暴雨沖刷下,連輻射光都消失得干干凈凈。

    楚君歸關上窗,打開個人終端,說:“發現她的蹤跡,另外,我們死了三個人。”

    片刻之后,林兮、孟江湖、李若白都站在營房前,看著現場。醫療兵正在檢查尸體時,旁邊被楚君歸撞穿的牢房中就響起一聲驚呼,一名隊員說:“她給我們留了言!”

    楚君歸跟著眾人進入另一間營房,看到天花板上用血寫下幾個字:離開這里!

    “她會我們的語言!”有人驚呼。

    “這沒什么奇怪的。”李若白說,然后將這幾個字掃描下來,開始分析,然后說:“不是寫的,而是噴上去的。有意思,我在之前沒有看到她手中有拿東西。”

    “也許她的身體就是工具。”楚君歸想起了蔚藍風暴。

    林兮說:“封鎖現場,重新建立警戒線,我們到上面去商量一下對策。”

    片刻后,幾人聚集在上層軍官區的會議室里,楚君歸詳細說了一遍遇到神秘少女的經過。

    實驗室中的老頭以及他的兩個助手也都在場。老頭名叫卡恩,所有人都叫他卡恩博士,也不知道在這個星球上他的博士頭銜是怎么來的。

    卡恩博士對于外來者的統治接受得非常快,沒有絲毫抵觸情緒。對于他們這些以科研為生的人而言,有機會接觸到外來者的科技是件非常有誘惑力的事。而且,他們以前在蔚藍風暴的統治下過得應該也不怎么好。

    仔細聽完楚君歸的描述,李若白首先說:“有一種可能,就是我們所看到的少女只是一個影像,一種在特殊頻率上實現在三維影像。這就能解釋我們看不到她,而她為什么能夠穿過實體障礙。”

    “影像怎么會殺人?”四號質疑。

    “很簡單,殺人的另有其人。”

    孟江湖點頭,“很有可能。”

    卡恩博士遲疑,說:“會不會是她利用量子技術實現重組,從而達到瞬間移動的效果?”

    “從影像上看,她穿窗的過程是連續的。而且,這一技術直到現在也還沒能徹底完善。在這顆星球上不太可能會實現。”李若白道。

    “或者她是瞬間消除自身所有微作用力,從而實現在實體中穿梭?盛唐以前有過類似的實驗。”林兮說。

    李若白皺眉,說:“這倒是有可能,這樣的話,她就相當于一個個獨立的原子,直接從分子間隙中穿過,再重組成自己。只是類似的實驗都會產生這樣或那樣的問題,并且試驗體經受不住多次穿梭,只要有兩次以上,重組后就會出現無法糾正的錯誤,甚至會直接重組出一團無意義的肉團。所以類似實驗在五百年前就停止了,現在一直在進行的只是理論研究。”

    “盛唐不重視,不代表別的勢力不重視。也許當初來到這顆星球的勢力,就專長于這一領域。”

    “也有可能。“

    孟江湖咳嗽一聲,說:“我們眼下的問題不是科學研究,而是防御。我們剛剛又死了一個人……“

    孟江湖看看卡恩博士,又改口,說:“三個人,所以現在當務之急是保證大家的安全。可以的話,再去追蹤她的源頭。”

    卡恩博士聳聳肩,說:“不用在意我們的感受。事實上,所有藍旗軍的戰士死一百次都不可惜。”

    李若白若有所思,問:“君歸,你的看法呢?”

    楚君歸沒想到會問到自己頭上,說:“我的刀能夠切下她的裙子,說明你做的輻射涂層是有效的。也許我們可以從這個輻射入手,做些東西,等她再次出現。”

    李若白道:“我就是這么想的!我們只是吃虧在對她不熟悉而已。我們有幾百年的技術代差,要是還對付不了一個野生的試驗體,盛唐早就該被滅了。”

    李若白一按個人終端,投射出數件裝備的設計草圖,說:“這個,是可以監視整棟大樓輻射異常的系統。而這是微型警戒無人機,可以和偵測系統相連。只要監測系統發現異常,它們就可以向異常區域集結,并噴涂輻射噴霧。我想這可以有效干擾她的存在。最后,還有這個,我剛剛完成的設計。”

    一張設計圖出現在眾人面前,看到這張圖,眾人都有些無語。

    “有了她,那個家伙肯定會上鉤!”李若白洋洋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