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39章 價值

天阿降臨
     “若白!”林兮叫了一聲。

    “兮姐,今天這事你別管。”

    秦奕看看左右,冷笑一聲,站了起來,說:“我站著,只是不想讓將軍為難,并不是怕了你。不管你有多大權勢,我秦奕豁出這條命不要,總能咬下你一塊肉來。現在我站起來了,說吧,看看我是哪里得罪了你!”

    “嘴倒是夠硬!很好,我問你,從昨天第一波重炮炮彈落下開始,到我們的反擊,前后一共經過三分鐘。我們剛剛造出的炮車調整射擊諸元需要30秒,測量和計算反擊彈道也需要30秒。那么,另外兩分鐘去哪了?”

    秦奕臉一下脹得通紅,憋了半天都沒說出話來。

    “怎么現在沒話說了?打仗的時候不是挺會講笑話的嗎?你他X的有開玩笑的時間,就沒時間計算反擊彈道?非得要對方再打一波炮彈過來才行?這是顯示你的重要,還是想炫耀你的愚蠢?參商學院教出來的就都他X的是你這種貨色?”

    秦奕怒吼道:“你說我可以,別帶上學院!”

    李若白冷笑,“空洞無用的威脅。別說罵兩句,就是把整個參商學院關了,也不過就是一句話的事。你剛才不是想跟我說,你算什么東西嗎?我現在可以把這句話直接還給你。”

    秦奕臉色陣青陣白,孟江湖此時站了起來,說:“參商學院確實教導無方,回去之后一定嚴加處置!只是此刻局勢未明,還是用人之際,暫且讓他戴罪立功如何?”

    李若白冷道:“你們以為我是在無理取鬧?就憑發給你們的那些戰甲,只靠戰甲本身的處理能力就能在20秒之內完成反擊彈道的計算。就算笨,30秒也夠了!但凡盛唐一個三流軍團的正規戰士,都不會超過30秒。你多耽誤這兩分鐘,新一輪的炮擊差點就把君歸和兮姐給干掉了。我不想知道你這兩分鐘干什么去了,如果沒本事,以后老實站崗警戒,用不著再來參加會議了。”

    秦奕深吸一口氣,問:“君歸……沒事吧?”

    “我說話的時候,不喜歡別人打斷。”李若白轉望向孟江湖,說:“兮姐為什么會選參商學院,你們自己心里沒數嗎?若不是君歸,就憑這些廢物,也有資格進年終大演?”

    林兮嘆了口氣,說:“若白,孟將軍還是很厲害的。”

    李若白卻是一聲冷笑,說:“教出來的都是這種玩意兒,我看再厲害也是有限。君歸可跟他一點關系都沒有。”

    眼見李若白越說越不客氣,林兮又叫了一聲:“若白!”

    李若白看了她一眼,緩道:“我李若白沒有你那么大的野心,家里也不需要我一定要有什么成就。所以這么厲害的孟將軍,這么強的參商學院,你自己去結交吧!以后類似的會議,不必叫我了,我不想參加。”

    李若白起身,一腳把椅子踢翻,摔門而去。

    林兮一時也是怔住,沒想到李若白會發這么大的脾氣。一直的印象里,李若白就是個笑瞇瞇的大男孩,怎么欺負都不會有事的那種。

    會議到了這時,已經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了。

    孟江湖對林兮道:“我會立刻調查此事,很快會給您一個交待。”

    林兮點了點頭,說:“那就到這里吧。”

    孟江湖起身,對秦奕做了個手勢,示意他跟上。兩人一前一后離開會議室,來到孟江湖的房間。

    進屋之后,孟江湖指了指椅子,說:“坐吧。”然后去倒了兩杯水,放了一杯在秦奕面前。

    此刻沒有旁人,秦奕把臉埋到手里,說:“我真不是有意的。我也不想君歸有事,真的不想!”

    “誰都不想他有事。告訴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新裝配的炮車出了問題嗎?”

    “不,炮車沒問題,是我沒算出來。當時太緊張了,我連續輸入兩次錯誤的參數,都沒填對地方,還有一次是漏了一個參數。您也知道,我比較管不住自己的嘴,為了壓下緊張,在通訊頻道中說話沒過腦子。我不知道那時君歸已經重傷了。”

    “怎么會犯這種錯誤?”孟江湖皺眉。

    “我從來沒用過這種戰甲,也沒有見過反彈道測算的界面。這批戰甲是改進版,和教材上的不一樣,界面全都改了,當時哪有時間一項一項地細看?我當時也是太著急了,結果犯了錯。”

    孟江湖已經明白了,嘆了口氣,說:“這不能說是你的錯。不要說改版型號,就是標準的斗宿戰甲,參商學院內也是一套都沒有,更何況是改版的。”

    秦奕握緊了拳頭,說:“不管怎么說,都是我的錯。我沒有好好摸索戰甲的使用方式。”

    孟江湖搖頭,說:“斗宿戰甲的界面如果細分的話,足有四千多頁,就這點時間,哪怕是天天不戰斗只看書,也難以將每一頁都看過記下。反彈道計算又不是常用功能,你不知道也很正常。”

    秦奕默然不語。

    孟江湖嘆一口氣,說:“說白了,還是我們新鄭國力不足,參商學院也是太窮,連一具斗宿戰甲都沒有,又怎么能要求你們掌握戰甲性能?”

    秦奕也是不解:“這么大一個學院,總不至于一套制式戰甲都買不起吧?”

    孟江湖搖頭,“斗宿戰甲的開放是有限制的。只有能夠連續參加盛唐年度大演的屬國,才會有購買額度。而我們已經太久沒有資格參加大演了,所以學院里沒有任何星宿級的戰甲。”

    “我們……”

    孟江湖嘆道:“這次若不是有君歸,我們依然沒有參加年終大演的資格。”

    “但我們有您啊!”

    “我是教官,不能算是參演主體。是否有資格,還是要看你們的。”

    秦奕低頭,握拳咬牙。

    孟江湖拍拍他的肩,說:“你是夠格的,但是學院整體不行,我們怎么都湊不出500個完全合格的戰士,連100個都難。”

    秦奕很清楚培養出一個符合盛唐標準的戰士需要多少錢,而且不光是個人能力問題,大頭還是在配套的裝備上。

    此次參商學院能夠取得佳績,首要是孟江湖料敵機先,先一把卡住了戰略要沖,搶占了整個戰役的主動權。其次就是楚君歸神一般的槍法,在灘頭這個特別適合發揮的地型里給對手造成恐怖殺傷,從而一舉奠定戰役勝利的基礎。

    至于學院其他人,出色的頂多也就算是合格,其它的作用有限。

    國貧勢弱,實不是一已之力所能扭轉的。

    最后,孟江湖說:“依我看,李若白這一次就是為了君歸,他是真心對君歸好。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有空的話,去看看君歸吧。”

    “是,將軍。”

    醫療室內,楚君歸伏在病床上,還沒有醒。

    李若白進門,看了看身體監測的各項指標,見一切正常,這才稍許安心。這時房門推開,四號走進,問:“他怎么樣了?”

    “穩定了,命是保住了。能恢復到多少,看他自己了。”

    “剛剛的會議上,你的火氣可真夠大的,完全不像你了。”

    李若白冷笑,“若不是那幫廢物,君歸哪會落到這種地步!兮姐真的是糊涂了,為什么非要帶上他們不可?”

    李若白又看了四號一眼,說:“天璣衛可不僅僅是護衛,必要時還要參謀軍機。你好像不怎么合格啊!”

    四號也不生氣,說:“我跟小姐的時間還不長,另外應該不等于完全勝任,決斷還是要小姐自己去做的。還有,小姐很多事你并不知道,所以不要妄加揣測。”

    “她的事我確實不知道,現在也不想知道!她有你就足夠了,有什么問題你們完全可以自行處理。只不過,希望你們以后不要拿別人的性命去為你們的決斷買單!”

    四號嘆了口氣,說:“不說這個了。我只是想說,你錯怪秦奕了。”

    “錯怪?”李若白冷笑,“一個預備役搞定這些都不需要三十秒!你們找來這么一群廢物,還說我錯怪他?”

    “楚君歸也是參商學院的。”

    “他是他,參商是參商!你別忘了,他不光救過我,也救過你。”

    四號耐心解釋:“參商學院根本沒有斗宿戰甲,你讓他們怎么熟悉使用?”

    “胡說八道!這是天朝制式戰甲,你跟我說他們沒有?”

    “他們負擔不起。”

    “一具戰甲能值多少錢?”

    “一百萬對你來說不是錢,但對他們來說根本買不起幾架。另外,更貴的是獲得戰甲的資格,這個他們絕對負擔不起。”

    “所以?”

    “所以整個參商學院都沒有一具斗宿戰甲。”

    “怎么會這樣?”

    “你多到新鄭這樣的邊疆星域走走,就不難理解了。”

    李若白哼了一聲,說:“既然他們沒有這個本事,那為何還要帶上他們參加冬狩?”

    “因為有君歸和孟將軍。”

    “只帶他們兩個不就夠了?其余那些有什么用?”

    這個問題四號也無法回答,只能說:“這個你去問小姐吧。”

    李若白只是重重哼了一聲,不再說話。四號也不理他,看看楚君歸的各項生命指標,就離開了醫療室。

    林兮站在窗前,俯瞰著一片狼藉的城市。幸存的居民和藍旗軍戰士正在清理廢墟,將一具具尸體搬到一起,點火引燃。

    這時四號走進,說:“楚君歸情況穩定,命已經保住了。不過……”

    “不過什么?”

    “如果恢復得不好,那么他的戰力可能會受到嚴重影響。”

    “所以呢?”

    四號的聲音變得小了些:“他的價值……會大幅萎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