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41章 救援

天阿降臨
     少年沖向楚君歸,再次擦身而過,然后一條手臂軟軟垂下,關節已被卸下。少年扶著脫落的關節,用力往上一送,自己將關節裝上。

    楚君歸耐心等到他做完這一切,才挑了挑手指,示意再來。

    少年毫不畏懼,如猛虎般撲上。楚君歸這次直接撞上去,然后借碰撞之力纏住他的手臂,順勢一絞。喀的一聲脆響,已將他臂骨絞斷。

    少年再次站起時,已經沒有了憤怒,代之以謹慎和冷靜。他徹底變形的手臂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復原。被扭斷的骨骼好像完全可以自動接續。

    楚君歸指了指少年的手,說:“你接上多少次,我就可以擰斷更多次。你的能量儲備是有限的,要不要試試能支撐多久?”

    少年又想沖上,旁邊卻憑空伸出一只小手,按住了他的肩。白裙少女浮現,看著楚君歸,拉著少年緩緩后退。

    她伸出另一只手,向楚君歸招手,眼中說的是:“跟我們走……”

    楚君歸搖頭,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少女反復重復著這句話,帶著少年逐漸后退,然后就此消失。

    楚君歸沒有再動手,當少女出現時,少年就完全脫離了他的鎖定。他明明就在眼前,但在楚君歸的感知中完全沒有他的存在。少年甚至連血流與心跳的聲音都憑空消失。

    隨著少年和白裙少女消失,楚君歸躍上一棵大樹,爬到樹頂,分辨方向。好在他昏迷的時間還不長,少年帶著他沒有走出很遠,楚君歸根據周圍的山型輪廓大致確定了城市的方向。

    這一次也不是沒有收獲,至少楚君歸知道了少年和少女更多的秘密。看來只有和少女在一起時,少年才會進入那種無法偵測、無法鎖定的狀態。

    只是少女為何會讓楚君歸跟他們走?而且他們明顯不想殺了楚君歸,否則的話路上就有無數機會。

    沒辦法解決的問題,試驗體都會暫時放到一邊,他得先回去再說。

    城市,指揮大樓,窗外已是一片漆黑。

    現在其實離夜還早,但是在颶風季,只有中午一點時間可以看到天光。指揮大樓的燈光昏暗,走廊里也是時明時暗。任何供電線路,只要沒有特別的保護,就會受到雷電影響。

    冬狩小隊成員誰都不想把這里當成家,也就沒有整修電路的興趣,更沒有時間。

    頂層窗戶悄悄打開,林兮站在窗前,看著窗外已經開始飄雨的黑暗。她忽然抬腿,就準備跨過窗臺。

    “跳樓并不是一個好的習慣。”

    突然響起的聲音讓林兮一震,差點一頭栽出去。

    她漠然轉身,盯著旁邊一個如蒼蠅般大小的無人機,寒聲道:“李若白!你居然敢偷窺我!”

    無人機中響起李若白的聲音:“我對你的隱私不感興趣,也沒打算再偷看你洗澡,那都是五歲之前干的事了。我只是擔心你會做點什么不理智的事而已。”

    “我會做什么不理智的事?”

    “比如說,跳個樓什么的。雖然摔不死,可是會讓大家覺得你的性格很奇怪。”

    “說重點,在我捏爆你的無人機之前。”

    “好吧,你贏了。我想說的是,一個人去找楚君歸不是個好主意。”

    “如果你要說的只是這個的話,就跟你的無人機再見吧。”林兮一把握住無人機,在手心捏爆。

    她躍出窗戶,撲向深沉的黑暗。

    十幾層樓奈何不了斗宿戰甲,林兮一個緩沖制動,就輕盈地落在地上。她忽然看到旁邊竟然有個黑影,這一驚非同小可!

    她瞬間出手,槍口已頂在黑影的頭上。

    黑影現身,居然是李若白。他輕輕撥開林兮的槍,說:“我說過,一個人去找君歸不是好主意,但兩個人就不同了。”

    林兮拍拍他的肩,說:“從你會說話時起直到現在,我第一次覺得你還是挺順眼的。”

    “這能算是夸獎嗎?”

    “你覺得算就算。”

    兩人登上一輛越野卡車,駛向城外。

    指揮大樓內,孟江湖看看時間,吩咐道:“集結部隊,五分鐘后出發。”

    他轉頭看看身邊的秦奕,問:“定位器都裝好了嗎?”

    秦奕吹了聲口哨,說:“當然!安在李若白那家伙的屁股上。他絕對想不到那里會藏著一個定位器。”

    孟江湖瞪了他一眼,說:“下次別干這種事。”

    秦奕滿不在乎,“不這么裝還能怎么辦?總不能裝小姐身上吧?”

    孟江湖嘆了口氣,說:“這毛病不改,遲早會吃大虧。”

    “冒犯大人物嗎?又不是第一次了。”

    孟江湖不說話,看著個人終端上顯示的位置信息,開始規劃行軍路線。數輛滿載戰士的裝甲卡車駛出,遠遠跟上李若白和林兮的卡車。

    最前方的卡車中,李若白一邊駕車,一邊問:“我們應該到哪去找君歸?”

    “我怎么知道?”

    李若白忍下翻白眼的沖動,說:“你和君歸在一起呆了那么久,就沒給他上個追蹤器什么的?”

    “裝那個干什么?”

    “用處大了!比如說捉……”李若白忽然感覺到一陣殺氣,立刻把后面的話咽了回去。

    林兮一副算你識相的表情,道:“你給他治了好幾次傷,就沒植入點什么?他那條手臂呢,沒動手腳?”

    “我那些手段,怎么可能用在他身上?你把我想成什么了。”

    聊到這里,兩人忽然沉默,都想到一個問題:要怎么找楚君歸?

    兩人既沒有方向,也沒有線索,就這樣沖到了城外。可是連起碼的方向都不知道,這要怎么找?

    李若白干笑一聲:“也許我們運氣好,君歸自己就掉下來了。”

    林兮狠狠瞪了他一眼,明顯沒有開玩笑的心情。

    就在這時,忽聽砰的一聲悶響,一件重物砸在車頂,然后彈了一下,又摔到了發動機蓋上,臉直接貼在擋風玻璃上。

    李若白目瞪口呆,失聲道:“君歸?!”

    趴在發動機蓋上的正是楚君歸,他掙扎著撐起身體,然后一個搖晃,差點摔下去。

    李若白下意識地一腳剎車,卡車震顫著停住。而楚君歸在慣性作用下向前沖去,終于摔到車下。

    林兮直接跳了出去,李若白將車停好,也跳下了車。他走到車前時,就見林兮緊緊抱著楚君歸,一動不動。

    李若白仰頭望天,邁了兩圈方步,再吹了段小曲,才來到林兮身后,說:“兮姐,再不松手,他就要昏過去了。”

    林兮啊的一聲,趕緊把楚君歸放到眼前細看。楚君歸臉色蒼白,艱難地笑了笑。

    “你怎么了?哪里受傷?”

    “……餓了。”

    林兮和李若白面面相覷,兩人誰也沒帶吃的。

    “趕緊回城!”

    “好!”

    兩人把楚君歸扶上車,調頭就向城里開。這一突然動作頓時在后方引起慌亂,孟江湖緊急命令所有卡車調頭,同時分散回城。不然的話就會迎頭撞上李若白和林兮的車,偷偷跟蹤的事也就會被發現。

    雖然是為了林兮好,但大小姐也是要面子的。更何況李若白屁股上還有一枚追蹤器,也不知道該怎么收場。

    終于回到城里,一回指揮大樓,林兮就抱著楚君歸直奔餐廳。回城的時候,李若白已經通知餐廳開工。

    當楚君歸坐下時,桌上已經放滿了菜。他不疾不徐地吃,林兮就在對面看。

    等楚君歸把桌上菜都打掃得差不多了,李若白才問起這次發生的事。

    楚君歸簡要說了被帶走和逃脫的經過,最后說:“我突然餓了,就上樹想要找點吃的,結果不小心被蛇咬了,身體大半被麻痹。本來要等慢慢恢復,后來看到你們過來,就想辦法從樹上挪下來,掉在你們的車上。”

    李若白看看個人終端,接到楚君歸的地方已在數十公里之外。他忽然說:“我知道他們基地的方向了!”

    半日之后,一隊武裝卡車駛出城市,緩緩開向西北方。少年想帶楚君歸去的,哪怕不是他們的實驗室,也一定是相當重要的基地。按照李若白的分析,很可能就是改造人的生產工廠。

    頭車車頂,楚君歸坐在車廂里,面前就是一頂重機槍和一管榴彈發射器。李若白盯著楚君歸看個不停,最后忍不住問:“你究竟是怎么長的?”

    “什么意思?”

    “先不說你吃下了十人份的飯,就說說那條蛇吧。”

    “嗯?你想要?可是我已經把它吃了。”

    “我是說蛇毒!從你身上提取出來的樣本表明,這條蛇的毒液是劇毒,而根本不是什么麻痹。”

    “確實是劇毒,我都被毒得動不了了。”

    李若白哭笑不得,說:“算了,不和你說了。反正我在你血液里也找到了抗體樣本,到目前為止,恐怕都是最頂級的解毒劑了。”

    楚君歸拿起一顆彈頭上漆著醒目黃漆的子彈,說:“這是專門對付改造體的?”

    “是的。彈頭里包含了強電和酸性材料,能夠有效對付他們的金屬骨骼以及身上那些原始的電子部件。基本上一發下去,就能癱瘓。然后他們就等著看酸性材料一點點把傷口擴大。”

    “有必要把他們殺光嗎?”

    李若白一怔,然后笑道:“當然要殺光!他們是克隆出來、再經過改造移植的戰士,根本沒有自己的思想,只知道按既定的程序行事。你把他們看成是有肉的機器人就行了。而且盛唐中早有共識,克隆人根本就不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