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44章 地獄之子

天阿降臨
     倒在地上的是鏈鋸,只是它手中既沒有鏈鋸,也沒有其它武器,連一些應該焊在身上的護甲都沒有,就是一團全無保護的肉。

    楚君歸一槍轟在他的頭上,幾乎將他整個腦袋轟飛,只剩下金屬頭骨,而且也只剩下小半。

    楚君歸看看鏈鋸的尸體,確定這只是一具還沒有完工的半成品。漢斯則是緊張地盯著大門門縫。

    “走吧,里面……應該沒有東西了。”

    楚君歸用力拉開大門,率領眾人進入最后一間廠房。

    廠房被分割成幾個區域,各自封閉獨立,每個區域中有幾個大小不等的培養罐,不少培養罐里都有培養體,發育階段各不相同,有的只是手指大小的胚胎,有的已經接近成人大小。

    不同的是,每個培養罐中都放置有現成的合金骨架,里面的培養體則是沿著合金骨架生長。有的培養體是數個肉團同時在骨架的不同位置上生長。從骨架上看,這是最接近于人的骨架,只是四肢的比例比人類要長一些。

    看到這具骨架,楚君歸就知道,這應該是蔚藍風暴的培養體。

    漢斯見楚君歸一直盯著這具骨架看,就走了過來,說:“這家伙的代號是蔚藍風暴,是比鏈鋸更先進一代的改造體,也是這里最新的作品。這幫瘋子想出的都是瘋狂的主意,比如蔚藍風暴,就是四肢、身體和大腦同時生長,最后拼接在一起。”

    “也就是說,這實際上不是一個,而是六個改造體?”

    “可以這么說,只不過一個專門思考,一個專門提供動力和后勤,另外四個負責運動和戰斗。”

    楚君歸一邊看,一邊默默地把一切都紀錄下來。

    漢斯看看楚君歸,說:“聽說以前藍旗軍的首領就是蔚藍風暴,還是很早就逃出去的失敗品。”

    “什么是失敗品?”

    漢斯仔細觀察著楚君歸,卻看不出任何表情的變化,失望之余也暗自驚異楚君歸城府之深。

    其實他這倒是錯怪了楚君歸,試驗體平時就是沒有表情的,當他有明顯情緒的時候,多半就是戰術欺騙已啟動。

    漢斯放棄了試探的想法,說:“失敗品就是控制指令失效,產生了自我意識的改造體。這些改造體的大腦基本是按照我們人類的克隆的,所以就算笨點,也還是有基本智慧的。就是大多數看起來像是智商欠費而已。”

    “欠費?”楚君歸覺得這顆星球似乎不應該出現這個詞。

    “我們可不像這些改造體,連貨幣都不需要。”

    “蔚藍風暴似乎沒有鏈鋸厲害。”

    “那是因為蔚藍風暴還不完善,直到現在也最多算是半成品,并且失敗率特別的高。就算是制成了,也沒有什么特殊的戰斗能力,頂多也就是比其它改造體聰明一點而已。這些改造體創造蔚藍風暴的目的,就是想要制造指揮官一類的角色。”

    楚君歸點頭,又問:“那么是誰制造了這些改造體?”

    “一個改造體。”

    “改造體?不是某個瘋狂的科學家?”

    漢斯苦笑,“改造體可比科學家瘋狂多了。這段歷史,如果你們有興趣,也可以作為我們交易的一部分。”

    “代價呢?”

    “我對你們的炮車很感興趣。”

    “對哪里感興趣?”

    漢斯又看了楚君歸一眼,自然從那張撲克臉上看不出任何東西,無奈道:“好吧,讓你們知道了也沒什么。重炮并不稀奇,裝在坦克或是卡車上也不是什么新鮮主意。但是你們的重炮打得格外的準,而且反應速度非常快,這就是我們需要的。”

    說到這里,楚君歸就明白了。改造體大多行動迅捷,等普通重炮調整好射擊諸元,開始轟擊時,他們早就不在原地了。普通重炮頂多就能充當火力攔截的屏障,或者是定點攻堅時使用,用處不大。而且重炮對于厚重裝甲的精英改造體威脅不大。

    “炮車可以給你們幾輛,但是不便宜。”

    漢斯露出驚喜,“放心!我們絕對能給出讓你們滿意的東西!”

    楚君歸當然不會說,他們的炮車能夠實現即時反應和高精度打擊,靠的一是個人終端構架的信息傳輸網絡,二是依靠大型制造機造出的高精度炮管。這兩樣東西要遠遠超出漢斯他們的科技水準。

    至于索要什么代價,自然有李若白出面。相信他要的東西絕對會值回票價。

    在廠房盡頭,還有一個封閉區域。這個區域格外的大,幾乎占了整個廠房的一半。

    區域大門有電子密碼鎖進行保護。但是這種幾百年前的科技,在楚君歸眼中就跟一個松松垮垮的活扣沒什么區別。他伸手蓋住密碼鎖,指尖悄悄伸出數據接口,密碼鎖旋即轉為綠色,大門緩緩向兩側打開。

    漢斯的笑容中隱現緊張,說:“這后面可是藏了很危險的東西。可以的話,最好直接干掉,所有殘骸都要燒掉,才能不留后患。我沒有開……玩笑……”

    看到門后的實驗室,漢斯的笑容直接凝固。

    門后的實驗室堪稱巨大,兩邊擺滿了操作臺,各種儀器堆積如山,明顯比外面要先進得多。在實驗室正中,有三個巨大的培養艙,其中左邊的一具已經打開,里面的培養體看樣子已經出來了,只是不知去向。

    中央的培養艙要大一些,里面是空的,連培養液都沒有,顯然廢棄已久。而右邊的培養艙液中,飄浮著一個小女孩,看上去還不到十歲。

    漢斯盯著左邊的培養艙,而楚君歸則看著右邊的小女孩。

    漢斯手都有些顫抖,喃喃自語:“他已經逃出去了?”

    楚君歸敏銳地捕捉到他話中的關鍵詞:“他?為什么說是逃?”

    “地獄之子,不滅的化身,幽影殺手,都可以用來形容他。他擁有不死之身,可以在世界的邊緣地帶行走而不會被發覺。他可以躲在你的影子里,直到你入睡的時候,才會悄悄割斷你的喉嚨!”漢斯像是在夢囈。

    楚君歸立刻想到了那個少年,倒是很符合漢斯的形容。雖然楚君歸并不覺得那少年有多厲害,但是他的隱身能力確實讓人頭疼,就是李若白也想不出為什么。

    楚君歸又望向培養艙中的少女。從容貌看,這就是那個神秘的白裙少女,只是她此刻飄浮在培養液中,沒有一點生命跡象。難道說她受傷過重,已經死了?

    少女是赤裸的,從身體上看沒有任何傷口,也不見白裙在哪里。

    楚君歸走到控制臺前,似是隨意撫過成排的按鍵,實際上已經開始掃描并接收控制臺里的信息。

    其中幾段資料立刻引起了楚君歸的注意。

    “#4506:223年7月16日,培養體發育完成。”

    “#4911:226年1月9日,培養體大腦確認死亡。”

    “#4913:226年1月10日,培養體生體防腐作業完成。”

    “#4971:226年5月17日,培養體部分細胞出現活性反應。”

    根據系統顯示,當前時間為536年9月。也就是說,如果培養艙沒有再動過,那么少女是在300多年前就被制造出來,然后沒多久就死了。在她死后,這個實驗室的人不知道又做了些什么,居然沒有處理掉,而是一直留在培養艙中。更加詭異的是,此后不久,她居然又有了生機,雖然是細胞層級的生機,那也是非同小可。

    楚君歸看過之后,不動聲色間悄悄將這些日志資料全部刪除,分毫也不準備留給漢斯。他繼續尋找操作資料,想要看看實驗室究竟進行了哪些項目,可是搜遍數據庫,也是沒有找到。看來項目資料要不然被刪除,要不然就是存儲在其它地方。

    但是這里顯然沒有遠程網絡,所有服務器都在本地,都在這個鎮上。

    這時漢斯終于平復了情緒,對楚君歸說:“你不想知道我為什么會感到害怕嗎?”

    “想。”楚君歸看著漢斯,手依然沒有離開控制臺,一邊轉移資料,一邊把轉移好的原始資料刪除。

    漢斯再多聊一會,這座實驗室就不會有任何數據留給他了。

    漢斯顯然沒有注意到楚君歸還有這等手段,看著楚君歸的手,笑了笑,說:“你是想破解系統嗎?”

    “想試試,但我不太懂這個。”

    “這里的系統非常嚴密,當年我的先人們曾經占領過這里,花費了幾個月的時間都沒能破解。你不用試了,試了也是白費力氣。”

    “一會還是試試,說不定就成功了呢?”楚君歸一臉無所謂。

    漢斯笑了一聲,說:“隨你。”

    在楚君歸感覺中,要不是這系統十分原始,也不能像現在這樣使用無線方式破解。唯一麻煩的就是這座實驗室系統傳輸數據的速度太慢,還得搬運好幾分鐘。所以楚君歸愿意聽聽漢斯的廢話。

    “地獄之子一共有兩個,一男一女。女的沒有成功,據說培養出來不久就死掉了。而男的活了下來。過去幾百年中,改造體一直在試圖控制地獄之子,但從來都沒有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