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49章 超級生命體

天阿降臨
     無論鄧南華之壁或是嘆息之墻,指的都是在超級生命培養過程中遇到的一個神秘瓶頸。

    當處于細胞級時,具備超級生命特征的細胞在聚集到一起時,會隨著環境中食物的減少而自動產生分工,有的轉化成運動器官,有的進化出感知能力,有的負責思考和指揮,有的則是進食、消化,供給全身細胞的消耗。

    最小只需要不到十個超級細胞,就可以形成一個具有完整功能的生命體。

    隨著超級細胞數量的不斷增加,所組成的超級生命亦會變得愈發復雜和強大。在大致相等的體量內,這些超級生命始終位于食物鏈的頂端,且遠遠超過第二名。可以說,在它們眼中,一切皆為食物。

    隨著研究的深入,各星域對超級生命的定義也逐漸明晰且趨于一致。簡而言之,超級生命應該具備以下三個特征:一、具備高度智慧;二、自主進化以適應不同環境;三、超強的綜合身體素質。

    其中高度智慧和自主進化是核心,也是人類研究超級生命的本意。實際上,人類是想要研究出一種可以適應各種極端生存環境的生體兵器,用于征服行星表面。

    實驗在最初非常順利,由不斷優化篩選的基因合成的超級細胞在初始階段充分表現出超級生命的特征,根據不同環境能夠進化出不同形態,并且在一次次試錯中變得更加完美。它們能夠忍受從零下100到零上150度的溫度變化,能夠在只有5%氧氣含量的大氣中生存,速度、力量和恢復能力都遠在普通生物之上。

    但是人們很快發現,隨著超級細胞數量聚合的數量不斷提升,就開始有個別細胞出現了隨機突變的跡象。這個概率并不大,最開始以十億計的細胞中,也不過有幾個突變。突變的超級細胞因為周圍都是同類,找不到食物,又無法與整體融合,所以很快就會死去。

    然而隨著聚合的超級細胞越來越多,發生突變的個體數量開始呈指數型上升,它們突變的類型也變得多種多樣。

    最初突變的超級細胞都會默默地餓死,但是隨著突變增多,有些突變的超級細胞就開始反抗,試圖攻擊沒有突變的個體。正常的超級細胞數量完勝,因此一個反擊就會把暴動的細胞滅殺。可是消滅了一批突變細胞,又會出現一批新的突變細胞。就這樣,超級生命體體內一角,就開始了內耗。

    這自然是科學家們不愿意看到的,只是暴亂規模有限,他們也就忍了,繼續增加細胞聚合的數量。

    當聚合生命體達到一個雞蛋大小時,它體內暴亂的點已經數以百計,而且新的突變品種產生了。這種新細胞可以偽裝成正常細胞,從而獲得肌體的營養分配。但它們從來沒有忘記自己突變細胞的本分,在取得營養后,它們就會召喚其它突變細胞,將欺騙來的營養分給它們,再由后者進行戰斗。

    聚合生命體擴大到一個鵝蛋大小時,超級細胞突變的概率已經達到驚人的地步,突變形式也五花八門,各種功能皆有。甚至光是和正常超級細胞同歸于盡的招數就有數百種。到了這個階段,就有研究員感慨,好像在這一方小小天地中看到了一個處處動蕩的國度。到處是硝煙和戰火,誰也不知道接下來哪個細胞還是正常,哪個細胞又發生了突變。

    鄧南華也同樣在這道意外難關前止步。她窮盡畢生心力,始終沒能徹底解決這一問題。在她晚年,總結過往數十年的研究資料,通過大量數據的對比分析,鄧南華認為,超級細胞處理信息的能力有限,因此有效聚合的總量存在一個上限。據此,她提出了那條著名假說:

    任何符合定義的超級細胞,都無法自行聚合成總體積超過49*49*49的有效智慧生命。這即是鄧南華之壁。

    此后數百年中,為了繞過鄧南華之壁,人類不知想了多少辦法,最終還是止步于此。

    投機取巧的方式也不是沒有,但要么就是不實用,要么就是造出的并不是真正的超級生命。

    而現在,難道一個真正的超級生命就這樣出現在眾人面前?

    影像最后,李若白說:“對地獄之子的基因分析已經有初步的結果,應該說,這是個偽超級生命體,他的基因中已經對大部分的變量預設了方向,也就是說,他的進化是嚴重受限的。另外,他的恢復和能力進化離不開線體病毒。線體病毒是清除他體內不受控制的突變細胞的方式。其實地獄之子根本沒有繞過鄧南華之壁。”

    “最后,一個好消息是,線體病毒對環境有非常苛刻的要求,制備到保存十分不易。作為輔助超級生命的工具,它被自限了分裂次數。這座實驗室的設備實際上十分原始,能夠制作出線體病毒,當年的主人也是天才。所以,離開了這里后,所謂地獄之子的活躍是有期限的,等到體內的線體病毒消耗完畢,他就沒有不死之身的能力了。”

    看完李若白傳遞回來的消息,林兮將未來一天的行動路線上傳到無人機,約定了下一次通訊的時間地點,就讓無人機返回。

    處理完這一切,她在通訊頻道里問:“君歸,你和他交過手,有把握活捉他嗎?”

    楚君歸皺了皺眉,說:“變數很大,能夠擊倒,但未必能活捉。另外,當他與白裙少女一起出現時,就像是換了一種存在方式,我沒有辦法找到他,只能看著他逃跑。”

    “另一種存在方式?能夠形容一下嗎?”林兮問。

    “很難形容。”

    楚君歸此前已經詳細描述過少年的詭異之處,只不過試驗體并不是科學家,其實林兮和李若白也都不是,所以沒有找出哪里不對。

    林兮略一沉吟,說:“那就先找到他再說。”

    車隊緩緩向前,繼續駛向改造體的大本營。沒過多久,卡車內的通話器中響起漢斯的聲音:“找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