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50章 防御模式

天阿降臨
     威爾的探測器看起來確實有用,利用超級細胞之間彼此感應的能力進行偵測的想法也足夠驚艷。

    少年所在的位置正是改造體的總部,與車隊目前的方向一致,就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了。

    按照漢斯早前提供的資料,改造體總部此刻還在一百公里之外,這一帶都是地勢起伏不平的山區,車速不快,大約還要開大半天時間。

    林兮看看時間,說:“警戒前進,在距離目標四十公里外扎營。我們第二天天亮再進攻。”

    “沒問題。“漢斯回答得很痛快。現在冬狩小隊是主力,那么就要按冬狩小隊的戰斗方式來。

    部隊一路上沒有遇到什么阻擋,就到了宿營地。楚君歸不需要那么多的睡眠,于是來到載有大型制造機的卡車上,按照重新設計出的藍圖一顆顆打造手槍子彈。這是個考驗耐心的活兒,子彈最后必須手工封裝。

    在打印部件的時候,楚君歸拿出老式手槍,將它拆開,擦拭保養。手槍的設計簡潔而經典,真正的設計理念都可以溯源到1980年。正因為簡單,所以可靠。

    不知為什么,每當看到這把老式手槍,楚君歸就會感到寧靜和安心。這種感覺是此前從來沒有過的。

    楚君歸把手槍槍管放到眼前,對著里面看了一眼。掃描結果顯示,槍管的膛線依舊整潔如初,就像從來沒有用過。

    這可就難得了。楚龍圖給的那幾顆子彈每一發威力都大得像機炮炮彈,完全可以一槍擊斃一頭大象。普通手槍打上幾槍就會報廢,這把老式手槍卻是分毫無損,材質看起來很不簡單,就和那幾顆特殊子彈一樣。

    很快楚君歸保養好了手槍,收回槍套,然后取過造好的原料,開始一顆顆封裝子彈。他用的火藥算是1.5版本,威力介于普通炸藥和先進高能炸藥之間。在這里材料有限,他們還造不出標準2.0版本的先進高能炸藥。

    但就算是標準2.0的先進火藥,也沒有那么大的威力。此刻楚龍圖給的子彈還剩下四顆,楚君歸已經都收了起來,轉而使用自己手裝的彈藥。楚老爺子給的子彈很不簡單,或許他不是給子彈,而是想要給一份火藥配方。

    大約做了幾十顆子彈后,楚君歸忽然有所感應,抬頭望向車廂外。外面一片漆黑,呼嘯的風幾乎掩蓋了一切聲音。細而綿密的雨絲織成了一張大幕,將整個夜晚都籠罩在內。

    在楚君歸的視野中,看不到任何東西,可是他卻感覺黑暗中有什么東西在看著自己。果然,白裙少女緩緩浮現,有如幽靈。

    她空洞的雙眼看著楚君歸,以獨有的方式重復著那句話:“加入我們,我們本是同源。”

    楚君歸并不這樣認為。他想了想,通過戰甲燈光的閃爍,回道:“不可能。”

    白裙少女不變的表情忽然有了變化,她的眼中有了生氣,似是好奇、又像是驚恐地看著楚君歸,然后徐徐消失。

    在她身影消失的瞬間,楚君歸突然抬手,一槍轟出!

    少女左手下方,少年身影浮現,他滿臉的驚訝和痛苦,胸口出現一個大洞,整個胸膛幾乎被那威力巨大的子彈打個對穿。

    楚君歸幾乎毫不停歇,一口氣將手槍彈匣射空!

    少年身上不斷綻放血光,更有三槍全部集中在他膝蓋部位,瞬間將他小腿切下。其余幾槍則是均勻分布在軀干和四肢各處。楚君歸特意給他眉心留了一槍,只是不出所料,少年的頭似乎是虛幻的,子彈憑空穿過,沒有給他造成任何傷害。

    爆頭不成,楚君歸就特意消耗他的血肉。李若白的研究表明,所謂不死之身也要靠體內的線體病毒維持。而線體病毒并不是無窮無盡的,血肉消耗越多,少年再生能力就消失得越快。

    至于切掉小腿,也是汲取了上次被他逃掉的教訓。一個行動不便的家伙,哪怕再怎么會隱藏,威脅也是有限。

    “你怎么會發現我?”少年艱難地問。

    白裙少女不等楚君歸回答,就拖著少年消失在黑暗之中。

    楚君歸當然不會回答少年的問題。白裙少女剛剛的右手自然垂在身側,左手卻是半抬的,很不自然。再加上上次他看過少女是怎么把少年帶走的,自然就知道少年在她左手那里。于是楚君歸試探著開了一槍,果然命中。

    槍聲驚醒了整個車隊,林兮第一時間趕了過來,問:“是他們?”

    “是的。”

    林兮點了點頭,啟動指揮頻道,說:“戰斗準備:野外陣地防御模式三。”

    冬狩小隊成員都是久經訓練,立刻占據早就分配好的陣地。藍旗軍戰士雖然不知道什么是野外陣地防御模式,但指揮官們自然會帶著他們進入指定陣位。

    一輛重裝甲卡車上升起一座自動武器站,獨特的三聯裝重機槍正是盛唐的標志性設計。這座自動武器站升起之后,即刻自行轉動,鎖定了黑暗中的一個目標。三聯裝重機槍旋即開火,猛烈的火力瞬間將一個豹型戰士打成篩子。

    這個時候,冬狩小隊的戰場掃描儀上也紛紛出現大批紅點。

    冬狩小隊成員的頭盔顯示器中已經勾勒出一個個高速運動的目標輪廓,他們毫不猶豫地開火,將一個個豹型戰士擊倒。

    藍旗軍戰士沒有頭盔顯示器,他們緊張又茫然地盯著黑暗,試圖從里面看到些什么。

    這時數顆照明彈升上天空,將防御陣地周圍照耀得如同白晝。照明彈的光芒中隱含有數種光譜,可以將不同性質的敵人都投影到已方戰士的頭盔顯示器上。

    豹型戰士無所遁行,即刻加快速度,全力向防御陣地沖刺。

    在這個時候,自動武器站顯示出可怕的威力。它極為精準,火力又格外強大,三聯裝的重機槍只要一個點射就能干掉一個生命力頑強的豹型戰士。

    漢斯等人只需要守衛一個方向,但來襲的改造全數量眾多,他們壓力也是不小。但在這場戰斗中,這些共同本后裔才真正展示了實力。他們的射擊又準又猛,水準直追冬狩小隊成員。當幾頭豹型戰士冒死沖入陣地后,幾個戰士毫不畏懼,拔出戰刀就沖了上去。一番短暫且激烈的肉搏后,突入陣地的豹型戰士全部被擊殺。

    楚君歸一如既往,穩定且高效地收割著目標。就在這時,他眼角余光看到已方一名藍旗軍戰士突然倒下。

    他周圍沒有敵人,也不是中槍,而是喉嚨被憑空割開,鮮血如噴泉般濺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