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62章 大人物的面包

天阿降臨
     “你活了七百年,這不是超級生命正常的壽命。”楚君歸說。

    安妮斯頓笑了笑,說:“生命體每次繁殖都會損失一部分遺傳物質,只是多少的區別。我們的母體細胞正常分裂次數是一萬次,當然實際上到不了那么多。有時候我們在一天中就可以用完所有的分裂次數。但是索諾夫設計的人類基因框架意外的穩因,里面只有很小的瑕疵。它給了我們遠超過往的生命。”

    楚君歸從資料庫中搜索出所有版本的基因框架,并且按照時間順序重新排序。不同時間,不同版本與實驗結果相對照,就有可能找出當年索諾夫都沒有發現過的秘密。

    這個基因框架放在現在當然不算什么,可是在當年,絕對是可以震撼人類社會的發現。只是索諾夫的成就隨著這個秘密實驗室一起被埋葬,否則的話,人類生命科學的歷史上肯定有他一席之地,只是不知道名聲是好是壞而已。

    數據檢索和比對瞬間完成,楚君歸已經心中有數,說:“你沒有說實話,這個基因框架提供不了那么長的生命,恰恰相反,它反而會比正常人類要短一些,不會超過一百歲。”

    安妮斯頓眼中閃過驚訝,輕攏了下長發,說:“你比我想象的還要聰明,而且還是如此……強壯。你不明白,當你出現時,我就看到了所有超級生命的未來,完美的未來!基因框架成就了我們,也限制了我們。我們注定不能像你這樣在各個方面都是完美的平衡。我們要么選擇智慧,要么選擇力量,不可兼得。而安琪……她什么都沒有,有的只是創造者眼中的美貌。”

    看過基因框架設計圖之后,楚君歸就明白問題出在哪里。說白了其實就是平臺不行,基因框架的承載力不夠。楚君歸自己本身的承載力,也就是總加載位為50,按照同樣標準,這個框架的承載力只有2。

    在當年那個時代,能夠設計出承載力為2的基因框架,足見索諾夫的天才。框架本身實現了穩定,還能有點承載力,已經是相當不錯了。

    這些楚君歸自然不會和安妮斯頓講,只是問:“安琪發生了什么,你還沒有說。”

    “我可以使用一下控制臺嗎?”

    “可以。”

    安妮斯頓站到控制臺前,將手放在一塊觸摸區域,屏幕上立刻就以極快的速度翻轉。

    楚君歸倒是沒想到她也有直接和電腦溝通的能力,只是她所有動作都顯示在屏幕上,不像楚君歸一切都是在后臺悄悄完成。就算她在操作,資料的下載和分析也沒有停止,只不過讓她感覺主機似乎變慢了些而已。

    實驗室天花板打開,露出幾臺投影設備,然后投下一幕全息影像。

    圖中是一間會客室,里面陳設很簡單。桌子后面坐著幾個上了年紀的老人,然后就見一個小女孩推門而入。

    小女孩是安琪,看到了她,居中的那位老人神色立刻就變了。

    接下來,他們讓安琪演示了一系列的動作,然后彼此說了些什么,坐在兩側的老人就離開了房間。而居中的老人則從座位后走出,走向安琪。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望向攝像頭的方向,然后畫面就變黑了。

    “這是……”楚君歸有些吃驚,安琪看上去畢竟十歲都不到。然而再想深一層,她根本都不能算是人類。

    “就是你看到的,而這只是開始。”安妮斯頓背對著已經黑了的投影,說:“當她出來的時候,是被抬出來的。她傷得很重。”

    楚君歸說:“對她來說,或許不能說是受傷。你們的本質,就是母體細胞的聚合。能夠聚合成更大更復雜的生命,也能脫離框架,回歸本源。所以這件事本質上來說,只是部分母體細胞的消亡,甚至根本就沒有消亡,只是需要些時間來恢復原本框架設計的狀態。”

    安妮斯頓回頭,說:“就像一塊面包被咬了一口?”

    “是的。”

    安妮斯頓看著楚君歸,輕聲說:“這樣說也沒錯,我們畢竟是無數微小意識的聚合體,表現出來的意志,只是表面上的完整。安琪雖然受了傷,但給她時間和營養,就可以恢復。而且恢復速度,比普通人類要快得多。而她本身并沒有特殊的能力,不像我有高度智慧,也不象李文那樣有無限再生的能力。所以,對創造者們來說,她就是最好的玩物。”

    “一群變態。”楚君歸評價。他不明白,一團人形的橡皮泥有什么可玩的。

    安妮斯頓看著楚君歸的眼睛,問:“你難道是……有靈魂的?”

    “是的。”

    這就是區別。

    楚君歸可以確定,自己只有一個主意識,而且在楚博士解除了全部內在限制后,已經變成了獨立自主的意識。安妮斯頓則不同,她還是無數微小意識的聚集,最終表現出統一的意識。

    安妮斯頓說:“我們雖然沒有達到你的高度,但至少你的存在,讓我們看到了希望。另外,我們雖然沒有靈魂,但是我們也學會了……悲傷。”

    楚君歸沉默,她并不像是偽裝,而是真正的懂得了什么是悲傷。

    “安琪的命運從那一天起就決定了。此后的幾年中,不斷有各式各樣的大人物到來,她也傷得一次比一次重。超強的恢復能力總是能讓她在一小時或者更短的時間恢復如初。但是有一天,她跟我說,每一次都很痛。”

    安妮斯頓停頓了一下,轉頭望向別處,然后才能繼續:“我沒有辦法幫助她,只能安慰她。直到有一天,她悄悄進入了核實驗室,然后在實驗開始的瞬間,她就在極強的輻射場中蒸發。直到那一天,我才知道,她已經有了自己的靈魂。”

    這是楚君歸完全沒有想到的結局,沉默片刻,才問:“我在另一處實驗基地中看到了她的身體。”

    “那是后來他們想要再做一個安琪出來,可是最終只培養出一個成形的身體,并且在長成的一刻就已經死了。”

    “安琪不是你設計出來的嗎?”

    “我是在索諾夫的框架基礎上給出的方案。這個方案實際上放寬了很多地方的參數限制,因此當多個參數彼此合適時,就會產生奇跡。”

    “參數不能控制?”

    “我也不知道這些參數的具體作用,只知道改變會對最終結果有作用。”

    “參數有多少個?”

    “724個。”

    楚君歸明白了,安琪的出現完全就是個意外。而超級生命最終的成體,又不完全體現在基因上,基因只是個約束框架,所以哪怕安琪出現,也不代表著可以量產復制。研究人員需要把所有參數的基本作用都弄清楚,才能說初步掌握。

    這是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但實際上,安琪并沒有死,或者說,她以另一種方式存活下來?”

    安妮斯頓點頭,“我一直在努力研究她的存在狀態,并且嘗試著幫助她穩定。但現在,她已經快要到極限了。”

    “這是什么意思?”

    “就是說,她自身擁有的能量快耗盡了。等到完全耗盡,她就會徹底消失。”

    楚君歸望向地上的少年,看來在三個試驗體當中,只有他算是最幸福的。至于安妮斯頓的遭遇,在索諾夫的日志中已經寫得很清楚了。

    “李文沒有太高的智慧,他就像一個不懂事的小孩子。”

    楚君歸問:“當年他們耗用了幾百萬胚胎,最終就只有你們三個成果?”

    “他們在妄圖進入神的領域。他們的母星時代,整個星球用去上億年的時候,經歷過無以計數的淘汰與進化,才最終出現了人類。而人類自己,妄圖用不到百年的時光重復大自然的偉跡,失敗是必然的。我們的出現,已經是奇跡了。”

    楚君歸看看時間,說:“最后一個問題,你們為什么要屠殺人類。”

    “我們只是要殺掉這個星球上的人類。”安妮斯頓糾正道。

    “為什么?”

    “因為這顆星球上只有兩種人,一是當年創造者的后裔們,二是當初入侵這里的星盜后裔。他們都該死!”

    創造這個實驗室的勢力自然不是什么好鳥,星盜更是臭名昭著。星盜占領實驗室之后,安妮斯頓會遭遇什么,更是可想而知。

    “所以你毀掉了宸塔,切斷了所有人離開的可能?”

    “是的。這里是雙行星系統,周圍空間的引力會有微弱異常。這一點點異常足以讓進行蟲洞跳躍的飛船產生致命的偏差。沒有宸塔的指引,他們再花一千年也找不到這里。”

    “實驗室的創始人那里應該有這里的坐標吧?”

    “他們絕不敢讓人知道實驗室的存在。所以當我發送了最后星盜降落的畫面后,他們立刻刪除了所有有關這里的資料,然后就再也沒有消息了。”

    “星盜是你引來的?”

    “是的。”

    問到這里,楚君歸已經大致明白所有的前因后果。他的機械手臂內發出清脆的子彈上膛聲,問:“接下來,你們打算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