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63章 條件

天阿降臨
     “我不想放過他們。”安妮斯頓遲疑了一下,仍是這樣說。

    楚君歸道:“那些仇恨都是幾百年前的事了。當初的人都已經死了,創立實驗室的那些家伙,不少都死在星盜手里。應該說,也是拜你所賜。所以說,你的仇已經報得差不多了。”

    “對于他們來說,所有的事都是許久以前,都是先人所為。但對我們來說,這些事就和發生在昨天一樣,從來不曾忘記!好在我已經把他們都困在這里了,遲早有一天,我會把當年的那些人和他們所有的后裔全部殺光!”

    “所以你就建造了改造體實驗室和生產工廠?”

    “是的。”

    “那些改造體戰士也都是你設計的?”

    “是的。”

    楚君歸贊道:“真是天才!你是從哪里學到這些的?”

    “當年的實驗室雖然毀了,可是所有的資料都留了下來。索諾夫也留下不少日志,里面有很多后續實驗的構想。根據這些,以及服務器中儲存的資料,我一點一點地學習,不斷地實驗,最終才有了今天的一切。”

    “有人教你嗎?”

    “沒有。”

    “那你會和其他人討論嗎?”

    “沒有能和我討論的人。”安妮斯頓看了看少年,眼中閃過憂傷,說:“弟弟和妹妹基本沒有思考能力,從來都是我說什么,他們就聽什么,不會爭辯,也不會反對。”

    “所以,報仇就是你唯一存在的目的?”楚君歸嘆了口氣,說:“如果是這樣,那我就沒辦法了。我不可能看著你把這顆星球上所有的人都殺光。所以唯一的選擇,就是清理掉你們。”

    “你對付不了安琪。”

    楚君歸冷靜地說:“我不需要對付她,只要不斷傷害李文就夠了。安琪帶著李文進入那種微觀存在的狀態,想必要消耗大量能量。用不了幾次,她自己就會消失的。或者,我們也不是沒有能夠針對微觀世界打擊的武器,你要是覺得我們沒有那個能力,也可以試試。”

    安妮斯頓先是憤怒,然后慢慢冷靜下來,說:“我能問個問題嗎?”

    “問吧。”

    “你們是不是來自外面的世界?”

    “是的。我們的飛船墜毀在這顆星球上,一直在想辦法回去。然后就遇到了和你們之間的戰爭。”

    楚君歸簡單講述了降落在星球上的經過,安妮斯頓就明白了,嘆了口氣,說:“你遇到的都是當年的原型產品,其實算是殘次品。但是他們都有了自主意識,我就放他們離開,在外圍自行建立基地和勢力,同時也是在觀察,想看看如何能夠創造出有足夠自主意識的精英戰士。沒想到,他們掠奪和占有的本能把你們給惹出來了。”

    “你的改造體戰士殺了不少我的戰友,這筆賬可沒有那么容易就算了。”

    安妮斯頓眼中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光芒,說:“在一個條件下,我愿意放棄仇恨。”

    “說說看。”

    “我可以放下仇恨,不再謀求建立新的改造體部隊,并且可以給你們一切需要的幫助。但是你們在離開時,只能自己走,不可以帶走任何一個罪民的后裔。他們可以在這里建設星球,以作為為先祖贖罪的代價。”

    “可以。”楚君歸答應了,他們要離開的話,本來也沒有余力多帶人。“不過我也有一個條件,我需要全套改造體戰士的資料。”

    安妮斯頓深深看了楚君歸一眼,說:“你怎么知道我把資料存放在單獨的服務器里?”

    “猜的。”楚君歸當然不會告訴她,在說話的這段時間里自己已經下載完服務器里所有的資料,并且完成了初步的數據分析。分析結果表明,服務器里的資料有部分關鍵片段是缺失的。缺了這部分數據,整個數據庫的價值大幅縮水。

    “我真不明白,你為何還會需要這些。對你來說,我們的資料實在是太過原始了。”

    “數據多些總不是壞事。”楚君歸心里默念的是,反正我存儲空間大。

    安妮斯頓帶著楚君歸穿過兩間實驗室,來到一間封閉房間。房間內有一臺單獨的服務器,她將數據電纜接到墻壁上,然后控制終端才能啟用。輸入一串長長的密碼后,安妮斯頓說:“可以了。”

    楚君歸對這串長達上千位的密碼十分無語,這種東西也只有安妮斯頓這種非人的存在才能記得下來。可問題是,這并沒有什么用。試驗體在面對技術水平比較低的系統時,一般都是從底層直接暴力破解。

    等到系統啟動,楚君歸也懶得裝了,直接把個人終端放在服務器上,以無線方式劫持了整個服務器的權限,然后就開始下載全部數據。轉眼之間,服務器溫度就上升到了恐怖的程度,警報燈不斷閃爍,服務器周圍開始噴灑低溫液霧降溫。

    幾分鐘后,所有資料下載完畢,核對了數據一致性后,楚君歸說:“不錯,你沒有搞花樣。”

    “還有一些設備我要帶走,那是維持李文生命必需的設備。”

    楚君歸明白那些就是生產線體病毒的設備。現在他手上已經有了線體病毒的全部生物圖譜和數據,已經不再需要這些設備。以盛唐的技術實力,隨時可以生產一批更先進的病毒培養設備出來。

    安妮斯頓發出陣陣吟唱,她的聲音極具穿透力,轉眼之間幾只精英改造體出現在他們面前。它們在安妮斯頓指揮下拆除了幾臺實驗設備,然后退了出去。

    “那我們就走了。”安妮斯頓拉著李文,向楚君歸行了一禮,就慢慢向后退去。

    楚君歸沒有動,也沒有出手點火。安妮斯頓忽然嘆了口氣,說:“真想和您一起離開。”

    她并沒有等楚君歸的回答,就拉著李文出了實驗室。片刻后,頂層一架飛機升空,迅速向遠方飛走,所有在外圍圍攻的改造體戰士同時停止攻勢,如潮水般退走。

    顯然,安妮斯頓還有第三個基地。不過楚君歸若不放她走,下方的同僚和隊友就危險了。他在檢查數據時發現,整個實驗基地地下的核電站中安裝有自爆裝置。若是把她逼得狠了,或許會選擇和冬狩小隊同歸于盡。

    另外,這也確實是一個悲傷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