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65章 清掃戰場

天阿降臨
     楚君歸當然不會管李若白內心那復雜且不可名狀的情緒,直接在樓內搜索清剿殘敵。

    整座實驗大樓內的改造體除了重傷的之外,都已經撤得干干凈凈。安妮斯頓并沒有在這件事上反復。

    片刻之后,李若白終于出現,他端著槍走在最前,后面跟著十幾名藍旗軍戰士,所有人都是滿臉緊張,畢竟和改造體的戰斗太過慘烈,幸存者都心有余悸。而李若白則是昂首闊步,氣宇軒昂,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和身后膽小如鼠的戰士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他身后一名藍旗軍戰士實在承受不住壓力,說:“大人,這里是敵人總部,我們還是慢一點吧?”

    李若白哼了一聲,冷道:“怕死上什么戰場?就算有敵人,也是我擋在最前面。”

    此話一出,身后的藍旗軍戰士立刻有些羞愧,但看看李若白的態度,頓時也是士氣大漲。

    其實戰甲的綜合偵測系統早已判定周圍沒有敵人,而就算有,那些單兵武器也無法擊破斗宿戰甲的防御。所以李若白成竹在胸。

    還沒登上頂樓,楚君歸就出現在樓梯口,做了個一切安全的手勢。

    “沒有切斷自毀裝置的辦法嗎?”李若白立刻問。

    “這個裝置與核電站的運轉裝置鎖死在一起,而且是硬件獨立安全系統,我是沒辦法,只能靠你了。”

    “這個沒問題,交給我!”李若白一副技術達人的模樣。

    “等等,現在先不急,先打掃戰場,看看有沒有有價值的東西。如果我們確定要使用這處基地,那么等人員疏散后,再嘗試解決自毀裝置。”

    李若白頓時不高興了,“你這是對我的技術沒有信心!”

    “你不是飛行員嗎?哪來的技術?”

    “飛行員當然需要技術,哪有不會修飛船的飛行員?”

    “你當你是母星時代的坦克兵嗎?還會修飛船?不要說你開的那艘,我們先把離開這里的飛船造出來再說吧。”

    楚君歸顯然不信。

    李若白大怒,“好!我就造給你看看!反正我芯片里存著全套的圖紙......”

    他一不小心就說漏了嘴,趕緊住口。

    兩人很快就檢查完所有的實驗室,并且布置藍旗軍戰士清掃戰場,搶救傷員。中央實驗室基本完好無損,唯一的遺憾就是培育線體病毒的設備被安妮斯頓帶走了。但是只要有了線體病毒的基因圖譜,設備有或沒有也就不重要了。以盛唐的標準看,這些設備都非常原始。

    這座基地最大的好處就是有完整的能源供應和生產設施,只要稍加改造就可以變成一座飛船生產基地,而不需要再新建工廠。地下的核電站雖然老舊,功率也不夠大,不過勝在可靠。

    等到一圈轉完,李若白已經有了初步的改造構想。

    在外面,林兮靠坐在卡車的車廂里,脫下腿甲,就看到大腿上一個血肉模糊的傷口。

    這個傷口是一頭精英改造體戰士留下的,當時它突然從側后方撲出,沒有用武器,而是抱住林兮的大腿狠狠咬了一口。普通改造體的武器無論是子彈還是刀劍,都奈何不了林兮的斗宿戰甲,但是這頭精英改造體的牙齒鋒利無匹,居然刺透了戰甲。

    林兮當時立刻下手擊斃了這只精英改造體,但卻也因此身陷重圍。她拼命開火,卻架不住蜂擁而至的改造體戰士。要不是在攻勢最猛烈的時候改造體突然撤退,她的處境就要危險了。

    四號仔細察看了一下改造體留下的作品,說:“里面有牙齒殘留,必須得清理掉。我們手上已經沒有任何醫療包了,你得忍著點痛。”

    “盡管去做,不用擔心我。”林兮說。

    四號點了點頭,拔出匕首,在火上燒了一會,然后將個人終端打開,掃描了林兮腿上傷口內外情況,鎖定了牙齒殘片的位置。她取出酒精,直接倒在林兮的傷口上,林兮一動未動,也沒有哼一聲,僅僅是身體稍顯緊繃,然后就放松下來。

    四號將匕首刺入傷口,輕輕一挑,就挑出一根斷牙。

    林兮臉色微顯蒼白,說:“手法不錯。”

    四號頭也不抬地說:“以前在戰場上,在戰友身上練出來的。”

    “聽說你有過一些經歷,要不說給我聽聽?”

    四號手上的動作頓了一頓,然后說:“其實沒什么好說的,每個天璣衛都有段獨特的過去。不過既然你想聽,那也沒什么好瞞著的。那是一次很正常的秘密任務,結果走漏了消息,我們被十幾倍的敵人給包圍了。我們被圍攻了一整天的時間,才等來了增援。當敵人撤退的時候,整個分隊三十個人,就只有我和另外兩個人還活著。”

    四號又挑出一顆斷齒,繼續說:“在那場戰斗中,出現了疑似持杖骸骨的家伙。所以我在那一戰后拼命訓練,終于加入天璣衛,就是為了有一天能夠親手把那些家伙送入地獄!”

    “持杖骸骨?是聯邦的那個持杖骸骨?”

    “就是他們。如果不是他們,也沒有辦法把我們當時小隊逼到這種程度。”

    林兮說:“持杖骸骨是聯邦最精銳的特種部隊,他們從未公開承認過這支部隊的存在。想要對付他們不是那么容易的,不過我可以幫你。”

    四號抬頭,凝望著林兮,看了片刻,鄭重地說:“謝謝。這算是承諾嗎?”

    “當然。”

    “謝謝。”

    林兮有些意外地看著四號,問:“你怎么這么看重這個?”

    “因為……我第一個愛人也在那里,他是隊長。”

    “我明白了。”

    四號又剔出一顆斷牙,說:“全都弄好了。不過現在只能給你簡單包扎一下,一會看看這里有什么醫療設備,有的話才能進一步處理。”

    “不要緊,就算沒有設備,我也撐得住,慢慢恢復就可。”

    四號將傷口包扎好,再將腿甲裝回去,已是額頭微微見汗。倒不是因為累,而是緊張。

    她抓起通話器,對著里面道:“君歸,若白!你們兩個搞定了沒有,怎么還沒有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