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71章 實用主義

天阿降臨
     飛船上的主腦性能其實相當的……不怎么樣。

    以二號行星的條件,怎么可能生產出高性能的主腦,事實上連一般的主腦都生產不出來。為了保證航程的操控,最后還是李若白將他的個人終端貢獻了出來,改造成飛船主腦。而他自己,現在就只能用一個制式的個人終端代替,也就是和楚君歸手上的一樣。

    以這臺主腦的水準,能夠維持整艘飛船的航行已經很不容易了,并沒有更多算力提供給楚君歸。

    所以楚君歸靜靜坐在駕駛室里,舷窗外的太空一成不變,他也一動不動,就這樣好像一直能坐到地老天荒。

    他看著在發呆,實際上使用了自己全部算力繼續未競的功能組件編譯大業。別看他的加載位已經提高到了70,可是完整版的基礎輕武器戰斗就需要120個加載位。以往為了應急,楚君歸是把輕武器戰斗一項項拆開來用的,這樣每換一把武器就得重新加載組件不說,各分項加總所需的加載位反而更高。

    現在漫長航程中反正無事可做,楚君歸正好有時間優化一下自己的功能組件。

    就這樣幾天過去,當一號行星在視野中變得越來越大時,楚君歸終于褪去了呆滯的表情,基礎輕武器戰斗第一次優化結束了,所需加載位從120降到了100,各個單項武器也都相應下降。比如突擊步槍是20,重機槍從25也降到了20,各類榴彈發射器是25,如此等等。

    至于手槍,那是近戰槍械格斗術的專屬武器。

    現在要是再上戰場,楚君歸完全可以左手步槍,右手機槍,腰里還別把手槍,把自己武裝到牙齒。

    他調整了飛船的路線,進入環繞一號行星的軌道,預計繞著一號行星飛個小半圈,就能到達損毀的飛船上空。

    楚君歸按下控制臺上的喚醒鍵,臥室區三個盒“房”緩緩滑出。楚君歸一個個把蓋子打開,讓里面的低溫和催眠氣體揮發掉。沒錯,為了簡化設計,這些盒房的門,也就是蓋子,都是沒有動力的,需要手工開關。

    等催眠氣體都被空氣循環系統凈化,楚君歸給每人注射了一針興奮劑。片刻之后,李若白一聲呻吟,慢慢坐了起來。他試著活動了一下身體,然后就是一臉痛苦表情,說:“腰酸背痛!你究竟有沒有做過人體工學的優化?”

    “沒有。”楚君歸老實道。

    李若白早就無力吐槽,白了他一眼,一邊呻吟一邊說:“你什么時候能夠學會享受生活。”

    “生活……不是用來享受的吧?”

    “那是什么?”

    “承受,或者忍受。”

    “你……”

    李若白氣得不想說話,從盒房里爬了出來,來到著甲室,穿上戰甲。另外兩位冬狩小隊成員也同樣穿戴戰甲。深空中處處兇險,有斗宿戰甲保護,哪怕是被拋在太空中,也能存活相當一段時間。

    三人準備完畢,李若白就接手了飛船的控制,開始掃描行星表面。片刻之后,屏幕上出現了一個信號反應。

    李若白調整飛船軌道,向信號方向飛去,同時收起了所有動力帆,開始為飛船減速。這時行星表面掃描的結果陸續產生,李若白看著長長的報告,說:“溫度有些極端,大約在零下五十度左右。行星空氣完全無法呼吸,基本不存在氧氣。看來我們要把整個飛船都降下去了。”

    飛船不斷減速,最終以低速接近信號區。

    李若白按下發射鍵,一顆偵察用的低軌衛星射出,飛向信號區。

    片刻之后,衛星開始工作,將清晰的地面照片傳回飛船。在其中一張照片中,赫然是一艘飛船。雖然時隔幾百年,可以看出這艘飛船十分完整,保存得相當完好。

    飛船旁邊還有營地的痕跡,一些曾經的建筑物現在只剩下斷壁殘垣。看來當年飛船上的探險者們在這里生存了一段時間,才把救生用的小飛船改造好,飛向了二號行星。

    “運氣不錯,準備降落。希望飛船上能有我們需要的東西。”李若白道。

    楚君歸回到座位上坐好,扣好安全帶,飛船就重新打開引擎,開始降落。

    龐大的飛船船體沖入行星大氣層,外殼不斷與大氣激蕩,舷窗外一片火紅。等到完全進入大氣層,飛船一陣劇烈震動,制動引擎啟動,兩臺火箭發動機已經將噴口轉向前方,然后噴出長長的火焰。

    猛烈的制動效果讓飛船像是被從頭上踢了一腳,里面的四個人都身不由己地前沖,若不是被安全帶綁死在座位上,恐怕都要被拍在控制臺上。

    震動也讓星球表面的影像一陣扭曲,差點中斷。飛船其實是全封閉的,控制臺前的全景舷窗其實全都是虛擬影像。

    李若白被震得臉色慘淡,怒道:“你這設計的什么飛船?有這么制動的嗎?”

    另外兩人的情況也沒比李若白好到哪里去,能強忍著不吐出來已經是身體強悍了。四人中,只有楚君歸若無其事,輕輕巧巧地就將沖擊力受落下來。

    他看著屏幕上的無數參數,迅速找到了問題所在:“看來我把發動機出力調大了50%,剎車有些過猛了。”

    “白癡都知道剎車過猛了!我可不在乎出力究竟大了50%還是25%,反正就是大了!你是想把我們的飛船拆了嗎?”李若白咆哮著。

    楚君歸鎮定如恒,以不變的語氣說:“不會的,我們飛船的強度有150%的冗余。就是把四臺發動機全部掉頭,全功率制動,飛船也不會解體。頂多就是一些靈敏儀器可能會出故障。”

    李若白哼了一聲,氣得說不出話來。

    飛船距離地面越來越近,高度很快就到了萬米以內。這時李若白忽然想起一事,還沒來得及叫小心,飛船后面就放出一個小減速傘,然后小傘帶出一堆大傘,所有的減速傘同時張開,于是砰的一聲,飛船又像被人當頭踢了一腳,速度驟降。

    這一次,李若白終于沒能忍住,吐了出來。

    他已經徹底沒脾氣了,收拾干凈嘔吐物之后,有氣無力地說:“我以為減速傘只是應急的。”

    “便宜……”楚君歸看看李若白臉色,趕緊又補一句:“也挺好用的。”

    “是挺好用,但你當初設計這個,主要還是因為便宜吧?”李若白看破了楚君歸的小小心思。

    試驗體因為可以完全控制身體各個部位,所以眩暈嘔吐震蕩這種事情根本就不存在的,在設計飛船時自然也不會考慮。不過現在楚君歸知道了,其他人還是會吐的,比如說李若白,以后設計什么東西時還是要溫柔一點。就好像全地型越野車,一定要加上減震,另外坐墊也可以厚一點,軟一點,不是焊塊鋼板就行了。

    隨著離地面越來越近,飛船上的四臺反重力引擎一一開啟,整體的重量減輕了10%。更多的反重力引擎需要時間去造,這點時間就只夠造出四臺。

    隨后飛船拋掉減速傘,制動和姿態控制引擎開始啟動,降落速度明顯放緩,最終成功降落在一片平地上。

    楚君歸在控制屏上點了幾下,執行自檢,飛船各系統都運轉良好,結構也基本無損,降落十分成功。可見李若白操控飛船的水平還是相當不錯的。

    “走吧,我們出艙。”李若白站了起來,向后面的設備艙走去。才走了兩步,就是一晃,差點摔倒。

    楚君歸趕緊扶住了他,看來確實震得不輕。另外兩人相對好一些,他們畢竟是正規戰士,和李若白這種飛船駕駛員不同。

    飛船側壁上艙門緩緩打開,里面伸出一片斜梯,一直搭到地面。然后一輛全地形越野車從艙內沖出,高高躍起,再重重地拍在地上。

    楚君歸悄悄轉頭,看向車外。這輛車他忘了加裝減震了。

    駕車的是李若白,他沒想到這輛車的動力被調得這么猛,一腳油門就直沖出去,然后重重落在地上。一瞬間,他感覺就像被綁在一塊水泥板上,然后直接拍在地面,被震得五臟六腑都要移位。

    “楚君歸!”李若白咬牙,還沒顧得上繼續罵,就感覺胃里一陣翻滾,趕緊下車,摘了頭盔一陣猛吐。

    吐過之后,他擦了擦嘴,把頭盔帶上,排空外面氣體,重新注入氧氣。折騰了一通之后,李若白也沒有罵人的力氣了,掙扎著爬上車,不斷喘著粗氣。

    “我來開車吧?”楚君歸試探著問。

    “不行!”這次另外三個人同時反對。

    所有人都看出來了,這位少年雖然長得眉清目秀,可是身體強壯得有如深山老熊,無論什么樣的折騰他都毫無感覺,簡直就不是人。讓這位開車,恐怕會把三個人折磨到死。

    李若白重新啟動越野車,小心翼翼地駛向飛船遺跡。

    他們距離探險飛船大約有幾公里遠,好在周圍地型十分平坦,越野車的動力也澎湃得過分,很快就來到目的地。

    當初的移民探險合二為一的飛船經歷了七百多年的風霜,表面上到處都是銹跡,而且覆蓋了一層砂土。但是歲月痕跡依然掩蓋不了它的雄偉壯麗。

    李若白看著探險飛船,說:“君歸。”

    “嗯?”

    “你不覺得,就算是七百年前的老古董,也比你設計的飛船好看得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