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79章 我想跟你走

天阿降臨
     又是半個月過去了,在集中改造體兩大基地全部生產能力,并且數倍擴張產能之后,新的飛船終于接近完成。

    整個生產過程中漢斯這批人全部被排除在外,林兮就只使用改造體圈養的人類作為勞動力。一切過程都不允許漢斯一族插手,甚至不許他們接近基地。在生產飛船時,李若白同時設計了一批全新的自動炮塔,布置在基地周圍。這些自動炮塔由核電站供能,彈藥足夠將星球上所有人類都殺幾個來回。

    以星球上現存人類的科技,應該絕對無法在自動炮塔、無人機和自動重炮的火力下生存。如果自動炮塔被摧毀,那么整個基地就會自爆。到時候進入基地的無論是誰,都會陪葬。

    總而言之,所有的布置都是為了將這個星系的秘密封鎖,永遠保存下去,直到他們需要的時候再來打開。

    漢斯一族自然不滿,可是在看到冬狩小隊往返兩顆行星的神跡之后,終于明白科技水平之間的巨大差距,就此熄了一切不該有的心。而且在看到林兮等人的態度后,他們也明白不可能隨著離開,只能繼續在星球上生活。

    不過沒了改造體的壓力,一直在熟悉的星球生活下去似乎也不算壞。失去了生產設施和工廠,冬狩小隊又離開,漢斯一族就是二號行星上的土皇帝了。

    三艘幾乎一模一樣的飛船同時豎立在基地外,它們分別是生活、物資和應急備份區。每艘飛船都配備了七臺火箭發動機,其中有四臺是一次性使用的。

    當建造工作全部完工后,發射前還需要兩天時間進行全面的掃描和最終檢測,以防故障。楚君歸作為這款集新舊設計于一體的飛船的主設計者,檢測自然是他的活。于是第一天楚君歸幾乎不眠不休,整天都鉆在飛船里面,等那艘飛船檢測工作全部完成后才吃了一頓飯。

    在另一艘飛船里,李若白帶著一名前飛船船員作為助手,也在進行最終檢測。不過就算多了一個人,他的進度也比楚君歸慢很多。

    略略休息之后,楚君歸正準備接手第三艘飛船的檢測,忽然有人拉住了他。

    站在楚君歸身后的是黑丫,她已經許久沒有在楚君歸面前出現了,就算在同一個場所活動,也會有意無意離楚君歸遠遠的。試驗體在這方面一向遲鈍,他注意到了這個現象,但是分析得出的結論是不重要,所以也就刻意忽略了。

    這一次黑丫顯得有些緊張,說:“君歸,有個人在外面,想要見你。”

    楚君歸一怔,“想要見我?”

    “是的,我也說不清楚,孟將軍已經將他監視起來了,派我來通知你,盡快趕過去。”

    聽到孟江湖的指令,楚君歸就立刻放下手中的工具,隨著黑丫趕往基地的另一端。

    在基地大門處,近百名藍旗軍戰士將一棟獨立的建筑包圍得水泄不通。黑丫輕聲說:“孟將軍和秦奕都在里面,親自監視著那個人。不過你還是快點進去比較好。”

    楚君歸更是不明白里面來的是誰,但看了外面的布置,對樓內的局面也就心中有數。他將老式手槍拔出,檢查了子彈,再從黑丫腰間拔出戰斗匕首握在手里,就走進大門。

    房間里,孟江湖和秦奕坐在沙發上,隱隱成夾角。坐在他們對面的是一個少年,楚君歸乍一看下有些眼熟,似乎就是李文。然而少年的容貌和過去的李文差異相當的大,完全就不是同一個人,只是眉宇輪廓有些相似。

    和楚君歸戰斗過的李文是個英俊帥氣的少年,容貌中有著蠻荒和野性,似一團燃燒的火,但是舉止行動略顯莽撞,仍未脫離少年懵懂的狀態。而現在在屋中的少年則明顯清秀得多,容貌已經漂亮得偏向中性,眼中也不再是火焰,而是清亮靈動,鎮定地審視著對面的孟江湖和秦奕。

    孟江湖也就罷了,他不知道見過多少大場面,八風不動。秦奕卻被少年看得神情有些不自然。

    楚君歸看著少年,一瞬間已經完成了容貌分析比對的過程。少年這張臉從來沒有出現過,但也都是楚君歸看過的。實際上,這張臉就像是安妮斯頓、少女和少年合而為一的產物,確切點說,就是三者合一。

    少年望向楚君歸,說:“能和你單獨談談嗎?”

    楚君歸則望向孟江湖,孟江湖點了點頭,說:“小心些。”就和秦奕走了出去。

    楚君歸曾經多次和少年戰斗,每次都把少年打得懷疑人生。兩人單獨在房間里,要擔心的是少年才對。

    楚君歸在少年面前坐下,看了看少年的坐姿,若有所思。

    少年靠在沙發一側扶手上,雙腿架在一起。問題是他架腿時自然而然地傾向一側,這是女孩子的坐法。

    “我該叫你什么?“

    “就叫我李文。”

    “可你不像李文。”楚君歸和安妮斯頓有過交流,知道少年李文的智慧發育有缺陷,基本不可能正常說話。

    “名字只是個代號,身體也不過是容器。”少年平靜地說。

    “那什么才是區分身份的關鍵?”

    少年指了指自己的頭,說:“靈魂。”

    “AI。”

    “不,靈魂。”

    “AI。”楚君歸冷笑。

    “人類所謂的意識和智慧,和AI又有什么不同呢?無非是硬件基礎不同而已。”

    少年的話讓楚君歸一時也無從反駁,實際上,這個問題在人類內部都已經爭吵了幾千年,但從來都沒有結果。

    “好吧,那么,你究竟是誰?”

    少年微微一笑,說:“按照比例,應該說是李文。但也有安琪和安妮斯頓的存在。”

    “我有點不太懂。”

    “和你交流過的是安妮斯頓,也只有她才能正常和人交流。那我就用她的方式來說吧。在過去,我們三個試驗體都有重大缺陷,根本無法單獨生存。哪怕是李文,也無法離開線體病毒,這還是你們給起的名字。其實你們來的時候,安琪已經走到生命的盡頭,安妮斯頓早就厭倦了這個世界的一切,李文則更像一具軀殼,不過保留著一些情緒和本能。而你們在這個時候來了,改變了一切。”

    “所以?”楚君歸等待著下文。

    “所以,我想跟你走,去看看外面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