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89章 摸底

天阿降臨
     林司令被林兮弄得有些無可奈何,只能嘆一口氣。

    林兮卻窮追猛打,“她從軍不過十年,你就把她一路提拔到少將,外面流言傳得多了去了,嬸嬸怎么可能不生氣?”

    “我豈是那種公私不分的人?提拔凌菲,是因為她確實有才能,眼下正是用人之際,哪能處處拘泥成規?”

    “有才能?再有才能也沒單獨領軍出戰的戰績吧?”

    “這倒也是,不過也是因為沒有好的時機。”

    林兮看著他,說:“叔叔,在我這次出發冬狩之前,曾經聽到一個消息,說您很快就要調動了。”

    “是有幾個去處,但具體是哪里還沒有決定。但不管上面怎么安排,我們作為軍人就只有服從。”

    林兮微笑道:“不管去哪里,叔叔都是高就。只是您走后,新到的司令可不見得認可她的才能。”

    林司令一怔,想說什么,但欲言又止,只是雙眉皺了一皺。

    林兮說:“還有,我得到了另外一個消息,那就是無論您去哪里,她都得留在第九艦隊,哪都去不了。”

    林司令雙眉緊鎖,旋即緩緩舒張,說:“這樣也好,她前面走得太順,難免會有驕縱之心。如果這一關都過不去,那就說明我看錯了人。”

    林兮倒是有些意外,問:“不心痛?”

    林司令失笑,罵道:“痛你個頭!小小年紀別的沒學到,就知道搞這些有的沒的。行了,接下來說你的事吧,究竟發生了什么,你完完整整地給我說一遍。”

    林兮扼要講述了事情的整個經過,聽罷之后,林司令雙眉緊鎖,臉上陰郁得如欲滴下水來。

    他并未說話,而是負手徘徊,在房間里反復走了幾十圈,方道:“有些說不通。”

    “怎么說不通?”

    林司令看了林兮一眼,道:“如此周密布置,如此大費周章,前后數道陷阱環環相扣,絕殺一道跟著一道,這可不是小手筆。不是叔叔打擊你,就憑你,還不值得這樣做。”

    “難道針對得是若白?”

    林司令搖頭,“他們李家也不過是國公,與我們林家半斤八兩。更何況李若白在李家的地位也不怎么樣,無論如何這個國公的位置都輪不到他來繼承。不然的話,他怎么會一個人獨自在外闖蕩?如果說針對你還有一絲可能,那針對他就全無可能。”

    “那么那些人為的又是什么?”

    “這就是頭痛之處。幕后主使費了如此大的周折,動用關系非同小可,落子犧牲也是極大,所圖必然非小。可是我們現在卻全無一點頭緒。”

    “線索也不是沒有,能夠在我們飛船上動手腳的無非就那么多人,從維修基地到最后一站補給點,只要一個個排查下來,多半就能找到動手腳的家伙。”

    林司令搖頭,說:“你能想到,他們豈會想不到?下手的不過是個替死鬼,此刻多半已經變成尸體了。這條線最明顯,也會做得最干凈。”

    林兮皺眉,說:“那就只有查那段時間在星域出入的人了,只是……”

    星域遼闊無垠,所有星艦都能自由穿梭,想要查出過往星艦信息,幾乎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林兮一籌莫展之際,林司令卻道:“雖然我們不知道他們想要對付誰,但總歸是你們飛船上的一個。只要把所有人的來歷都仔細篩查一遍,總能找出與眾不同的家伙。哪怕是死了的,也要查!”

    這確實是個辦法。但林兮轉眼想起一事,忙道:“叔叔,有一個人不用查。”

    “誰?”

    “是一個叫楚君歸的家伙,還沒畢業呢!這個人我知根知底,肯定沒有嫌疑。”

    “楚君歸……”林司令又開始負手踱步,走了幾圈之后,站定在林兮面前,說:“你可是我林玄尚的侄女,哼!你在想什么,難道我會不知道嗎?”

    林兮莫名的有些慌張,說:“我,我哪會想什么?就是,就是在說這件事而已。”

    “這個楚君歸,來歷真的沒有問題?”

    “我都已經查過了,他的出身過往全都是真的。而且他能去參商學院,也是我安排的。”

    “那他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那顆無人星球?這未免也太巧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林兮一聲驚呼。

    林玄尚笑了笑,說:“你和凌菲過來的路上,已經有人把我想知道的一五一十地都說了。我剛才就在看這份報告。”

    林兮臉色立刻就有些難看了,“冬狩小隊里也有你們的眼線?這是你的主意還是爹的主意?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這么管著我!”

    林玄尚立刻擺手,“我可沒安插眼線,絕對沒有!就我所知,你爹也只是安排了兩個死士進去,必要時可以保你周全而已。不過,既然來到我的地盤,又發生了這么大的事,就算那些不是眼線的,我也要把他們變成眼線。”

    “他們都說什么了?”

    “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了。這個楚君歸,手段不簡單啊。”林玄尚冷笑。

    林兮急道:“叔叔,你別瞎說!君歸就是一個老實大男孩,他哪有什么手段?”

    “哼!看得準,下手快,不惜血本,這還叫沒手段?兮兮,你還小,哪知道那些男人的不擇手段?”

    林兮哭笑不得,解釋道:“哪有這回事!君歸從來沒對我有過非分之想,我和他之間就是單純的合作。而且他還救了我不止一次。”

    “嗯,為了救你,毫不猶豫地放棄了一條手臂,這等決斷,就連我也是佩服的。”

    林玄尚頓了一頓,道:“可是他跟你無親無故,更無多少接觸,若非為了你的身份地位,怎么會這么做?”

    “你別把所有人都想得那么壞!君歸很單純,也很善良。”

    林玄尚嘆了口氣,說:“這世上單純善良的人或許有不少,但你的身邊絕不會有。“

    林兮品味著這句話,臉色微變。

    林玄尚哼了一聲,說:“我剛派了兩個人過去,要好好摸摸這小子的底。不管他藏了什么秘密,在小王他們兩個的手下一過,都得老實交待!”

    “不要!”林兮有些急了。

    “沒事,他們有分寸。”林玄尚笑道,然后補了一句,“你要是不放心,也可以看看。”

    他伸指凌空虛點,房間中就出現一面虛擬屏幕。楚君歸正獨坐在一個空曠房間內,看著推門而入的兩個肌肉猛男。

    左首的男人一邊把手指關節捏得咔咔作響,一邊獰笑道:“你就是楚君歸?跟我們走一趟吧!”

    楚君歸只覺莫名其妙,打量著他們身上松松垮垮的軍服,并沒有看到任何軍銜徽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