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92章 撐死小混蛋

天阿降臨
     一個身材高大,手長腳長,略顯黑瘦的男人走進,行了個軍禮,一言不發。他看上去就是陸云慷的翻版,只是高了半個頭。

    “去干掉他。”陸云慷陰著臉說。

    “好。”滄龍大步向外走。

    “等一下!”凌菲叫住了他,然后盯著陸云慷,說:“元帥的命令,是不可以給他造成任何不可逆的傷害!你剛才下的是什么命令?”

    陸云慷有些尷尬地一笑,說:“一時疏忽。”

    凌菲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滄龍繼續往外走,這時一高一胖兩名軍官互望一眼,說:“這事用不著滄龍中校出馬,有我們就夠了。”

    陸云慷眼睛一瞪,怒道:“兩個一起上?我的臉還要不要了?”

    “當然是一個一個上。”

    陸云慷雙眼微瞇,想了想,說:“你們先去,滄龍跟著。”

    等三人離開,凌菲問:“這兩個就是犀牛和食蟻獸?”

    “沒錯。沒想到這點小事你也知道。”

    凌菲淡道:“我們做參謀情報的,知道的總是多些。犀牛我知道是特殊強化的內臟和骨骼,特別能抗擊打,力量也大。食蟻獸是靠什么拿的第五?”

    “他基因強化的是力量爆發,配合祖傳的修煉法,雙手非常厲害,可以在一瞬間撕裂薄鋼板。”

    凌菲向陸云慷深深看了一眼,意味深長地道:“看來將軍是打擦邊球習慣了,這種事做得多了,總有失手的時候。”

    陸云慷傻笑,只當沒聽懂。

    這時一名軍官走過來,說:“將軍,豹子已經帶回來了,沒什么傷,就是腦袋受點震蕩,剛剛弄醒。”

    “叫他過來。”

    豹子此刻仍覺得有些天旋地轉,走不穩路,要靠人扶著才能過來。看到他這副樣子,陸云慷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也不廢話,直接問:“你給我老實說,究竟有沒有輕敵?”

    “輕敵?我很認真的啊!”豹子明顯還不太清醒。

    陸云慷一揮手,不耐煩道:“行了行了,帶下去。等他傷好了,安排三個月的特訓。”

    “速度再快,沒有力量和抗擊打也是不行的。更何況,他的速度也不怎么快。”凌菲點評道。

    陸云慷嘆了口氣,說:“豹子家境不好,負擔不起高級基因改造的費用,從小底子就沒打好,浪費了天賦。哪怕進了陸戰隊,也就是這樣了,到A-就是極限。”

    凌菲不說話了。

    屏幕上,楚君歸正邊走邊看,對周圍風景非常有興趣,一點也不急著回去。

    走出沒多遠,就看到前方一個高瘦男子靠在墻上。

    楚君歸腳步不停,徑自從他面前走過。

    食蟻獸沒想到楚君歸居然會全無設防地走過去,頓時一怔。自己找茬兒的態度已經不可能更明顯了,怎么對方就跟瞎了一樣,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你等等。”食蟻獸一把向楚君歸肩頭拍去。

    “有什么事嗎?”試驗體一臉茫然和無辜。

    食蟻獸一瞬間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人了,可是眼前這張臉和情報上一模一樣。但是楚君歸的神情實在是太過逼真,讓他還是忍不住要確認一下。

    “那個,你是楚君歸?”

    “是我。”

    “是你就好。那么,我們來切磋一下吧。”食蟻獸松了口氣。

    “理由呢?”

    “……”食蟻獸答不上來,難道能說是奉旨找茬?

    他把心一橫,拉開架式,說:“沒有理由,打就完了!”

    “好。”楚君歸居然十分配合,也拉開了架式。

    食蟻獸試探性地一拳擊出。這一拳說是試探,卻是快如閃電,隨時可以化為致命殺招。他五根手指可以在瞬間化為五把鐮刀,將對手開膛破肚。正因為這一殺招,才得名食蟻獸。

    楚君歸用臉迎上了他的拳頭。

    食蟻獸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拳面確實接觸到了楚君歸的肌膚。然而楚君歸頭順勢一轉,于極細微的空間內就卸掉了大部分的力量。而他的拳頭同時也砸在食蟻獸的臉上,這一下可是砸得結結實實的。

    楚君歸摸摸另一邊的嘴角,又有點腫了,里面同樣出現血腥味。他無奈地嘆口氣,這樣可不太好見人了。

    他踢了踢地上的食蟻獸,對手全無反應,半邊臉高高腫起,已經從食蟻獸變成了野豬。

    楚君歸繼續沿著導航走。

    陸戰隊指揮部內,陸云慷的臉已經黑得像鍋底了,周圍好多年輕軍官參謀都在憋著笑,臉都變形了,看來忍得十分辛苦。

    凌菲也轉頭望向另一邊。

    又是互毆一拳,不抗打的倒地。這哪是高手對決?

    不過陸云慷氣歸氣,卻對下一場有了期待。若論抗打,通過基因強化過內臟、骨骼和肌肉的犀牛絕對是陸戰隊第一,就連陸云慷自己也不敢和他一拳換一拳地打。

    轉眼間,犀牛就站到楚君歸面前。

    “我就是楚君歸。”這次楚君歸學聰明了,不等對方問,主動自我介紹。

    犀牛身材短粗,如一塊鋼鉈,比楚君歸要矮了一個頭,然而一身雄健如鐵的肌肉卻顯示出他不凡的實力。看到楚君歸主動介紹自已,犀牛怔了怔,粗聲粗氣地說:“態度真好。不過好也得打,這是命令。”

    “好。”楚君歸從善如流。

    犀牛已經對楚君歸的套路心中有數,大吼一聲,一拳就砸了過去,全不防守。

    又是互毆一記。

    楚君歸看著昏迷不醒的犀牛,嘆了口氣,繼續漫漫的回宿舍之路。

    陸云慷的臉已經由黑轉紫,快要憋出內傷了。砰的一聲巨響,他實在找不到東西砸,就把辦公桌拎起來砸了。這可是個合金制的大家伙,足有幾百公斤。

    剛剛互毆,并不是楚君歸比犀牛更抗打,而是犀牛根本沒有打到楚君歸的臉。

    無他,手短。

    前方路口,出現了一個巍峨如山的身影,龍行虎步,氣勢非凡。他一直來到楚君歸面前才停步,微微俯視,說:“剛剛的戰斗我都看了,閣下實是深藏不露,佩服!我是滄龍,此戰之后,如果可以,倒是不妨交個朋……”

    滄龍話未說完,眼前突然一花,一個拳影突然在眼前不斷放大!然后視野中就是漫天飛花、耳中仙樂齊鳴,就此什么都不知道了。

    楚君歸笑得天真無邪,說:“抱歉,食堂要關門了。”

    他腳下發力,速度驟增,如魅影般瞬息遠去。最后幾公里距離,倏忽而至。

    宿舍區食堂大門正要合攏,楚君歸已如鬼魅般閃入,坐到桌前,一拍桌子,大聲道:“開飯!”

    指揮部內一片死寂。

    陸云慷差點一口氣沒提上來,半天才從牙縫里擠出一句:“這小子原來如此奸滑!”

    旁邊一名參謀小聲請求:“將軍,這個……要給他開飯嗎?”

    “給他上八份!撐死這小王八蛋!”陸云慷爆了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