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97章 餐后水果

天阿降臨
     陸云慷聽得一臉迷茫,好在房間里還有一個新人猛男,摸著光頭,問:“啥是走程序?”

    這句話等于是替不少斯文參謀們問的,令他們對這個新人好感大增。

    焦躁猛男不耐煩地說:“走程序就是先偶遇,再搭訕,尋借口,擇機搞。直接搞就是跳過前面程序,干就完了。”

    指揮部內一片恍然大悟的聲音,均覺得這批猛男粗中有細,實是可造之材。

    新人被點醒,就道:“咱們這么多人,一個個輪著走程序得走得猴年馬月去?要我說就是一擁而上。”

    “那不行,他身邊總共就那么大點地方,能擠下三五個就頂天了。”有人反對。

    “這話有理!咱們都是讀過書的斯文人,不能這么簡單粗暴。”

    為首猛男折衷了一下:“那就這樣,三人一組,按組走程序。你們三個,先到他門口候著,等他出門時撞了你們,就可以開搞。其余的,走廊轉角一組,樓梯一組,樓梯轉角平臺一組……”

    轉眼之間,一群人就被他就布置得井井有條,在整個宿舍區布下天羅地網,保證讓楚君歸一出門就寸步難行。

    這等決斷力,讓陸云慷都暗自點頭,尋思著得找個機會好好提拔一下這小子。

    轉眼之間,肌肉猛男們就三人一組,游蕩在樓層各處,伺機行動。其中打前鋒的一組更是守在楚君歸的門口,試驗體只要開門出來,一個不小心就要撞到他們那飽滿雄壯的胸肌。

    撞不到胸肌也會撞到手臂,撞不到手臂,那碰到胡子體毛也算犯規。據說這還是母星時代某個體育聯盟搞出來的規則。要不然十個猛男搶一個球,沒規則可沒法玩。

    萬事俱備,只等楚君歸出門。

    然而,試驗體剛開始睡覺。

    指揮部內,似有無形烏鴉飛過。

    所有人都發現了這個問題,個個參謀都是一腦門的黑線。問題是,那些猛男們可不知道楚君歸在睡覺,而且他們的肌肉一般都和耐心成反比,沒幾分鐘一個個就如熱鍋上的螞蟻,在原地轉來轉去。布置得比較遠的幾組,干脆就地做起了俯臥撐。

    陸戰隊的俯臥撐自然得有點技術含量,全都是負重俯臥撐。這里也沒啥重物,能用的就只有同隊的猛男。

    房間內,楚君歸真的在睡覺。反正事情不進房門,就和他無關。如果事情進了房門,試驗體也不會怕這些虛弱的肌肉胖子。11.07x版本的基本格斗,正需要積累實戰數據。

    就在陷入僵局之際,楚君歸的個人終端突然響起了鈴聲。這下可算解救了眾參謀,不然的話楚君歸一直睡到明天,他們可就要瘋了。

    這是特殊的鈴聲,直接將楚君歸從睡眠中喚醒。他打開終端,眼前出現林兮的影像。

    “你還好嗎?”

    “挺好的,第九艦隊非常好客。”

    楚君歸的話瞬間讓陸戰隊指揮部里的人個個面紅耳赤。他們可沒聽出來試驗體說的是實話,而不是諷刺。

    林兮看著楚君歸,片刻后問:“你剛才申請了算力吧,做什么用的?”

    “沒有事做,就想起還有幾個關于飛船設計的構想沒有完成,正好這里的算力可用,我就把其中幾個模型拿出來驗證一下。”楚君歸不假思索。

    說完之后,楚君歸才發現戰術欺騙處于在線狀態。

    “那個,下次再設計飛船時,多考慮考慮人機工程。”林兮忍不住吐槽。

    “沒問題。”

    林兮看著試驗體認真的臉,嘆了口氣,放棄了勸說的想法。下一次的飛船,大概主臥會從3平方米增加到3.5平方米,但是層高多半會降十公分。她現在已經很了解楚君歸的性格了。

    事實上,楚君歸一瞬間考慮的是層高降低20公分,畢竟林兮回房間里可以不用穿鞋的。

    通訊切斷后,林玄尚即刻吩咐:“查查他設計過什么飛船。”

    片刻后凌菲就給出答案,“據最先接觸他們的呂將軍匯報,冬狩小隊回歸時確實乘坐的是一艘非常奇特的老式飛船。他特意留下了一些資料,請您過目。”

    那艘形狀古怪、各種不對稱設計的飛船就出現在屏幕上。

    林玄尚自是飛船方面的大行家,掃了眼飛船形狀,再看看參數,就已經心中有數,點頭道:“有想法!要是專職做個戰艦設計師,前途應該不錯。”

    林兮倒是沒想到林玄尚會給這么高的評價。林玄尚見她不解,解釋道:“以你們當時處境,這是最可行,也是最容易實現的設計方案。雖然設計還有許多不成熟的地方,但是設計師最重要的天賦卻是已經有了。就是換了我,也沒辦法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造出更好的飛船。這個楚君歸,作為戰士卻是可惜了。”

    聽到楚君歸被夸贊,林兮淡淡一笑,眉梢眼角,隱隱有些甜意。

    林玄尚橫了她一眼,冷道:“想什么呢?除非他能到王朝有數的大師水準,否則有點天份的設計師遍地都是,能配得上你嗎?”

    “我和他之間沒有什么。”

    “那就最好。”

    宿舍中,楚君歸等了一會,沒有等來林兮的回復,就知道自己的戰術欺騙有了效果。那些功能組件是絕對不能曝光的,這是絕對禁令,沒有任何意外。

    他重新躺下,準備繼續睡覺。

    這一下可急壞了陸戰隊那些參謀,終于有人忍不住,離了指揮部,一路狂奔,以人肉方式給那群肌肉猛男下了新的命令。為了避嫌,一切能留痕的通訊方式都不能使用,這是陸云慷的死命令。

    猛男們正等得心浮氣躁,得到了新的‘建議’,頓時歡聲雷動。同樣為了避嫌,那名參謀也沒有說是命令,而只說是建議。

    不過這點文字上的小花樣,連猛男們都懂,所以楚君歸想要睡覺的愿望再次落空。

    聽到砰砰砰的砸門聲,楚君歸再怎么樣也無法假做無視,無奈起身,問:“哪位?”

    門外響起一個甕聲甕氣的聲音:“給您送餐后水果。”

    楚君歸無奈嘆氣,道:“是不是還有夜床服務啊?”

    門外那人愣了愣,道:“可以有!”

    楚君歸只好開門,入眼就是填滿門框的油膩肌肉。

    “水果呢?”

    “在這。”

    居中猛男作拈花狀,拇指食指間有顆小小櫻桃,紅得妖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