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98章 夜襲

天阿降臨
     三個送水果的大漢不容楚君歸反對,就強行擠進了門。

    楚君歸還沒有從那顆櫻桃的沖擊中回過神來,沒能及時避開,對方的手臂擦到了他的衣袖。

    “你撞到我了!你撞痛我了!你已經把我撞死了!”大漢殺豬一樣叫了起來。

    楚君歸愕然,看這大漢中氣十足的樣子,恐怕離死還遠。

    由于大漢音量實在太高,楚君歸不得不半掩耳朵,無奈地問:“那你想怎么樣?”

    “賠禮道歉!”大漢理直氣壯。

    試驗體不明白自己為什么要賠禮道歉,只不過為了息事寧人,他覺得道個歉似乎也沒什么。政治這門組件雖然不完善,但很多案例都指出道歉是個非常有用的技能,許多政客都是這方面的大行家,可以有效減輕決策失誤的壓力,或者用于掩飾自身的無能。

    在有經驗的政客手中,道歉時順便還能給對手潑上有的沒的臟水,把大部分責任推給對手。

    然而還沒有等楚君歸道歉,就又有人叫道:“道歉有什么用,賠錢!”

    “對!把你口袋里,不對,賬戶里的錢都交出來!大爺們要付醫藥費!”

    聽到這里,試驗體才明白,有些人是沒法講道理的。

    他嘆了口氣。

    十秒鐘后,楚君歸把三名大漢一一拖出房間,堆在走廊過道里。這下可捅了馬蜂窩。在走廊內徘徊的另一組大漢一聲高叫:“有人欺負咱們兄弟啦!”

    轟的一聲,如萬馬奔騰,一個個肌肉猛男不知從哪里冒出來,涌向楚君歸。乒乒乓乓的肌肉碰撞聲格外有質感。

    好幾分鐘過去,一切才安靜下來。

    楚君歸此刻狀態可謂滿身大漢,要掙扎著往上爬,才從成堆的肌肉中擠出來。不過看著腳下一片暈倒的猛男,他也感覺有些棘手,不知該如何處理。

    試驗體有些不明白,第九艦隊也算是王朝一線主力,怎么會有這么多外壯內虛的肌肉胖子。這些家伙看著肌肉線條發達,可是力量卻弱得很,遠遠不及那個話多的滄龍,也比不過犀牛、豹子這些人。

    楚君歸蹲下,捏了捏身下一個猛男的胸肌,只覺觸手柔軟,絲毫沒有質感,別說比不上一些軟質鋼鐵,就連一些柔軟的輕質橡膠也比不上。

    這等品質的肌肉,在楚君歸眼中和五花肉沒什么區別。

    他看著被完全堵死的走廊,嘆了口氣,只能自己動手,將這些猛男一個個貼著墻壁碼放整齊。這才算清出一條通道。

    干完活,楚君歸又拿起那顆櫻桃,就想丟入口中。

    屏幕另一端,林兮忍不住捂眼,道:“他要是敢吃,這輩子別想我理他!”

    旁邊是李若白,也盯著屏幕,喉頭不斷上下滾動,又有些想吐的意思。不過他還是勉強安慰林兮,“這事不能怪君歸,他又不像我們能看到監控。”

    “那也不行!”林兮聲音提高了八度。

    “不讓他親你不就行了?”李若白小聲嘟囔。

    “你說什么?”林兮目光如刀。

    “沒什么。”李若白趕緊避開她的目光。

    楚君歸的手停在半空,嘴都已經張開了,不過并沒有做那個丟的動作,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這樣保持不動足足有一分鐘,對于無數屏幕后的人來說卻是度日如年,雖然林兮不想他吃,可是盼望他吃的人明顯更多。

    無數愿力集中在楚君歸身上,如果怨念能殺人,那楚君歸早死幾十回了。

    此刻試驗體眼瞳深處閃動微光,已經切換了好幾種掃描方式,不斷測試著櫻桃內外的成分,以防下毒。

    雖說第九艦隊是王朝正規主力,不應該干這么齷蹉的事,不過楚君歸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一路過來大概已經把某些人得罪到死了,雖然他還不知道對方是誰。

    掃描結果顯示,這顆櫻桃確實是純天然有機產品,內外都沒有有害化學物質,只是表面有些不明蛋白質和雜質。以楚君歸那煉獄熔爐般的消化系統,別說有機物,就是大部分無機物也能給消化了。

    然而他現在終究和剛出基地的試驗體有所區別。楚君歸看看左右成排的肌肉猛男。這些猛男個個都穿著緊身衣褲,以突顯一身沒什么鳥用的松軟肌肉線條,全身上下都沒什么可裝東西的地方。

    這顆櫻桃雖然不大,但此前是放在哪里的?

    這個問題,楚君歸不愿深究,他隨手捏開一個猛男的嘴,把櫻桃丟了進去,然后回房睡覺。

    屏幕后一片嘆息。

    其實林兮此刻住的地方離楚君歸不過隔了一條街,只不過她所在地方是需要現役中將才能查看,楚君歸那個預備役上校看著官挺大,但根本不在體制內,真實權限怕是還比不上一個小小的現役在職少尉。

    李若白和四號都與林兮住在同一棟樓,而冬狩小隊其他幸存者則是住在另一個區域。整個冬狩小隊直接按身份重要程度被分成了三檔。

    李若白坐在林兮的客廳里,寫意地將腿擱在茶幾上,一邊喝著果汁一邊看楚君歸睡覺。

    林兮走過來,劈手奪過果汁,說:“你這么喜歡看男人睡覺嗎?”

    “我才看了一眼。”李若白伸手去拿果汁。

    林兮一臉嫌棄,“大男人不喝酒喝什么果汁?另外你一動不動地看了十五分鐘了!”

    “啊,已經這么久了嗎?”李若白如夢方醒。

    林兮根本不吃他這一套,冷道:“老實交待,你究竟在看什么?”

    “真要說嗎?”

    “不說就滾!”林兮毫不客氣。

    “你就是這么對待曾和你生死與共的戰友的嗎?”李若白夸張地嘆了口氣,然后問:“對了,你就打算這么回去?”

    “不回去還能怎么辦?”

    “就你那個家,要是換作我的話,打死也不回去。”

    林兮沉默片刻,嘆了口氣,說:“生在這樣的家族,就有些不得不背負的責任和義務。我理解長輩的做法。”

    “我也理解,但我絕不接受。”

    “好了,別想岔開話題,老實交待,你究竟在看什么?”

    “我就是看看。”

    “你剛才眼神不對!”

    “哪有?”李若白明顯有些心虛。

    林兮正待追問,忽然看到屏幕上有了變化。楚君歸的房門無聲無息地打開,凌菲走了進來,足下無聲。

    “她來干什么?”林兮瞬間把李若白拋到了腦后,死死盯著凌菲,額頭鬢角的小胎毛都豎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