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00章 管飯

天阿降臨
     司令部內,林玄尚臉色很黑,揮手一拂,道:“這個凌菲,究竟要干什么?”

    旁邊參謀們面面相覷,無人回答。

    “都啞巴了不成?”林玄尚聲音高了幾分。

    元帥發怒,裝傻自是不行的。當下就有一個參謀站了出來,說:“凌將軍智計機變都是萬中無一,我們是萬萬不及的。一定要揣摩她用意的話,我個人愚見,或許是力敵不行,改為智取。”

    林玄尚哼了一聲,臉色更黑了。智取這個詞,實是用心險惡。不過他也知道,指望這些參謀為凌菲說好話,那是絕無可能。過去這十年中,凌菲幾乎把所有參謀都得罪個遍,這些人沒直接說她色誘已經算是很克制了。

    林玄尚雖然在第九艦隊任職多年,但這畢竟是王朝艦隊,而不是一家一姓的私軍。艦隊之內,也還有參謀聯席會議參謀長,基地司令,戰略保障局主任等要員制衡。

    更何況,林玄尚即將調任的消息已經傳開,艦隊內正是山雨欲來,人心惶惶之際,林玄尚的命令也有些推行不力的感覺。

    再者說,早就有人傳開,此次凌菲必將留任,無法隨林玄尚一同調走。主使此事的,據說就是林玄尚的發妻。

    種種因素加在一起,令凌菲愈加孤立。

    要員公寓內,李若白看看林兮,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君歸雖然犧牲了一點那個……色相,但如果能夠就此解決你叔叔的家爭,也算為你林家小小立了一功。這可是好事,有功和無功大不一樣,你懂的。”

    林兮皺眉,總覺得哪里不妥。

    宿舍中,楚君歸看著滿地狼藉,嘆了口氣,看來這下真的是睡不成了。雖然他根本不介意是不是睡在床上,隨便找個地方一躺就可以睡,可是人家連床都砸了,怎么可能給他這種機會?

    他望向凌菲,問:“我現在該做什么?”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需要問我。”

    楚君歸找了張椅子坐下,就此不動。

    凌菲心中冷笑,“看你能裝多久,有本事你就坐一夜!”

    她也搬了把椅子,就在楚君歸面前坐定,兩人膝蓋都快要觸到一起。

    轉眼間十分鐘過去了。

    凌菲心中微凜,由始至終,楚君歸絲毫未動,這樣看來,他說不定真能坐一夜。凌菲哪里知道,以往在實驗基地時,別說一夜,就是幾天幾夜,楚君歸也不是沒有坐過。

    然而就這樣干耗一夜,卻不是凌菲愿意看到的。她說的24小時,其實是說給林玄尚和參謀們聽的,要在24小時內逼得楚君歸低頭,這才顯出她的本事。只不過現在看來,楚君歸似乎比她還能耗。

    “你打算坐多久?”凌菲很清楚,先開口就是自己輸了一場。

    “不知道。”

    “你難道想坐一天?”

    “也可以啊。”

    “不行!”

    “那我要做什么?”

    “你自己想。”

    楚君歸十分無奈,面前的這個女人委實不講道理,可又拿她全無辦法。最后,楚君歸只能順著她的思路,說:“出去也行,要不你請我吃飯吧。”

    “你說什么?”凌菲懷疑自己聽錯了。

    “你請我吃飯,就不用呆在這里了。”

    凌菲指著自己鼻子,一字一句地說:“我,請,你,吃,飯?”

    楚君歸一臉真誠,“你賺得比我多,當然應該是你請。”

    凌菲怒極反笑,“你不是剛吃過嗎?”

    楚君歸摸著肚子,認真地說:“我覺得還能再裝點。”

    凌菲已經怒到沒有情緒了,騰地站起,道:“走!我帶你去吃!”

    楚君歸立刻乖乖跟上。

    屏幕另一端,林兮張大了口,一臉不可思議。許久之后,她才回過神來,放聲大笑。

    李若白也深覺不可思議,搖了搖頭,再嘆一口氣。

    片刻之后,凌菲和楚君歸坐到商業區的一間飯店內。服務生自是認得艦隊最有名的美女將軍參謀,雙手將菜單遞上,始終半弓著腰,極是恭敬。

    凌菲拿過菜單,向楚君歸看了一眼,隨手在菜單上一劃,道:“這些都要了。”

    服務生見足有十幾個菜,嚇了一跳,小聲地問:“這個,會不會有點多?”

    “是備料不夠還是廚師沒上班?”凌菲冷問。

    “都不是。”

    “那就去下單。”

    服務生再不敢多話,一溜煙地跑了。

    凌菲看著楚君歸,眼神分明在說“撐死你個小王八蛋!”

    楚君歸卻是滿臉笑容,無數資料都表明了一個道理,對待金主態度一定要好。

    能夠在艦隊母港立足的飯店自都不是等閑之輩,轉眼之間,一道道菜就如流水般送了上來,色香味俱佳,試驗體吃得心情大好。

    正吃得高興,凌菲忽然問:“聽說你一直在太空基地中長大?”

    “是的。”

    “你父親叫什么?”

    “楚云飛,也叫楚鷹揚。”

    “哦,他現在在哪里?”

    “死了。”

    就這樣,凌菲一句句盤問著楚君歸的來歷,問得非常細。而楚君歸也十分配合,有什么就答什么,沒有絲毫猶豫。

    “能告訴我你父親的名字嗎”

    “楚云飛,也叫楚鷹揚。”

    有時候凌菲會突然重復一個問題,而楚君歸每次回答都是一樣,沒有一次錯誤。

    只是凌菲沒有想到,她問題才問了一半,桌上菜已經空了。

    凌菲索性也不要菜單了,叫過服務員,道:“把菜單上剩下的都上一遍。”

    服務生再吃一驚,偷偷看了楚君歸一眼,飛也似地去下單。凌菲心中也有些凌亂,整理了一下思路,才繼續問問題。

    等到她問完,桌上菜又空了,而楚君歸終于吃飽了。

    試驗體撫摸著自己微凸的小腹,心生感慨,覺得自己消化系統還是太弱了,居然這么容易就吃飽了。

    “吃完了嗎?那結賬。”凌菲話音剛落,個人終端上就跳出帳戶余額,然后猛地向下一沉。

    饒是凌菲視金錢如糞土,被楚君歸一口氣吃掉三個月的薪水,還是禁不住呆了一呆。再想到不久之前楚君歸才剛吃掉幾十份飯菜,更是隱隱有些后怕。要是楚君歸沒有吃過飯,那恐怕她半年薪水都要不保。

    凌菲若有所思,然后饒有興趣地看著楚君歸,問:“你為什么會跟著林兮?是因為她管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