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章 亂局

天阿降臨
     仙女座計劃試航失敗之慘痛,在王朝歷史上都十分罕見,當時就激起軒然大波,最終導致多名高官引咎辭職,當時排名王朝第三的星艦公司更是因此破產。

    此事雖然已經過去五年,然而余波尚在,針對此事的相關調查一直沒有停過,每年都有人因此落馬。

    林父啜一口茶,緩道:“他們想要安給玄成的罪名是知情不報,以及瀆職。”

    “這些人瘋了嗎?”

    林父無奈苦笑,說:“我倒寧可認為,他們覺得自己有必勝把握,或是必須放手一搏了。”

    王朝皇帝是虛位君主,并無實權,只是維系整個盛唐凝聚力的象征。因此皇室子弟也無多少特權,如果罪名落實,亦要和普通人一樣坐牢。

    瀆職罪名可大可小,也難以定罪,這也就罷了。考慮到主管罪名,這知情不報可就嚴重了,若被坐實,很可能會變成共犯,從而坐牢。就算最終指控罪名不實,和仙女座計劃扯上關系,李玄成的名聲也完了。

    現在看,那些人并不甘心僅僅是把李玄成推出繼承序列,更想一舉把李玄成送進牢里。這可不是一般的排擠,而是你死我活的斗爭。

    “這又不是母星中世紀,有必要嗎?”

    在林兮看來,皇位不說毫無價值,也差不多了。皇室成員個個頂著巨大光環,背后是毫無自由的生活以及巨大的責任。作為盛唐的精神象征,皇室重要成員稍有行差踏錯,就會招致巨大非議。

    費了這么大力氣,僅僅是為了爭個皇位,實在是不值得。

    “這事我也有些不理解,不過對手既然出招,那我們就得接下。已經有些家族表明了態度,羅氏兄弟集團近日也連發聲明,明確支持大皇孫。這個時候,我們林家也需要表明自己的態度,如此才能讓一些潛在伙伴看清風向,從而及早做決斷。”

    “所以需要兌現婚約了嗎?”

    “本來這就是早晚的事,這個時間進行,還可以把玄成保下來,不是一舉兩得?你和玄成從小感情就好,早些成家,也好讓我林家早有下一代。”

    林兮笑容變得有些勉強。

    林父站起,說:“時間快到了,我們進去吧。”

    林兮起身,跟著他出了雅室,走向漱玉廳。

    漱玉廳內,已有數人到了。見林父走進,當即站起,其中一個高大陽光的年輕人先是道了聲“見過文淵公”。

    年輕人相貌英俊,舉止有禮,做工考究的禮服顯露出貴族氣質。微微頷首間,一縷若有若無的眼神飄向了林兮身上。

    林父笑了笑,說:“都說過多少次了,私人場合叫我伯父就好。”

    “伯父。”高大青年從善如流。

    但在林兮眼中,這就有點順桿爬的意思了。

    林父哈哈大笑,道:“好好!就都不要客套了,先入座,等老太爺來了再開宴,給兮兮壓驚洗塵!”

    一場晚宴,就這樣在林兮滿腹心事中過去。

    家宴結束,已經是九點了,林兮借口旅途疲勞,想要早些回去休息。林父即道:“早些休息也好,這樣,玄成,你送兮兮回去吧。”

    高大青年便道:“好的。”

    兩人走出漱玉廳,坐進等候在門口的無人浮空車。林兮說了聲“回家”,無人車就自動確定了她的身份和目的地,規劃了路線,緩緩起行。

    車廂內,初時是沉默。

    還是李玄成首先打破了沉寂,“你好像有些不高興?”

    “不,我只是……有些累。另外,感到有些突然。”

    “我也覺得很突然。當時聽到你出事的消息,一時著急,就直接趕了過來,想在這邊等消息。沒想到剛到不久,仙女座計劃的事就又被翻出來了。”

    李玄成苦笑,然后一聲嘆息。

    “目前情況嚴重嗎?”

    “你知道那時候我剛從學校中出來不久,能擔任什么重要職務?我做的都是日常的研究,根本沒有參與到他們那些人的游戲里。他們那些人也知道我的性格,不敢把這些事告訴我的。”

    “可是父親說,你當年的主管一口咬定你是知情的。”

    “他們一定要這么說我也沒辦法,只不過王朝法律不是擺設,誣告要負相應責任,而且原罪還要罪加一等。我看他是想流放外域了。”

    “但這段時間,對你的聲譽會有很大影響。”

    李玄成爽朗大笑,說:“那有什么關系?幾個哥哥弟弟都很優秀,小侄子也很出色,只是年輕了點。無論他們誰繼承皇位都很好,我可不想坐到那個位置上去,那樣的話豈不是哪都去不了,天天得在主星供著。”

    林兮瞪了他一眼,道:“你倒是想得開!我們林家可是為你的事來回奔波!”

    “應該說是為我們的事,再往大點說,是為了王朝。我們現在還不清楚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可以確定,有一批人是想要借著皇位更替之機把王朝搞亂,好在其中混水摸魚。”李玄成正色道。

    林兮揉著額角,說:“我現在有些累,不想去想這些勾心斗角的事。”

    “那就不用去想,反正我又沒做什么,不怕他們誣陷。再說了,老媽可不是好惹的。”

    這時懸空車徐徐停在一個小院門口,林兮說:“我到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好的,晚安。”

    李玄成伸出手,林兮猶豫了一下,與他輕輕抱了抱,身體有些僵硬。

    李玄成沒有糾纏,看著林兮走進院中,就乘車離去。

    林兮進門,院落和房間中就次第亮起了燈,柔和燈光將周圍景致襯托得美輪美奐。她將外袍脫下,倒在沙發里,長出一口氣,說:“調仙女座計劃的資料,要有關李玄成的部分。”

    話音剛落,她面前就出現一個虛擬屏幕,上面出現大量資料,許多文件都標注著絕密字樣。

    看著看著,林兮臉色就變了。這些資料上顯示的情況實際上相當嚴重,證據環環相扣,很難脫身。而且對方還針對李玄成的母族發動種種攻勢,相關案件的調查多達數十起。即使李玄成母族相當有實力,一時之間想必也是手忙腳亂。

    更要命的是,有幾起案件證據確鑿,是肯定要有人被送進牢里去的。在這種情況下,李玄成的母族恐怕也很難分出精力來保他。

    也就是說,此次若是林家不予援手,恐怕李玄成要去坐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