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章 灰色記憶

天阿降臨
     這些資料只有林家最核心的成員才能看到,所以或許連李玄成自己都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就算他知道,也沒什么分別。

    林兮也就知道家族長輩為何要這么急著催促婚事了。一是以此方式保下李玄成,二是與李玄成母族顧家締結更進一步的戰略關系。

    與一向在科技領域發展的顧家不同,林家有不少人從軍,在軍界有相當大的影響力。如果對手一意孤行,非要搞掉李玄成,那么林家就會以同樣手段報復,無論栽贓陷害還是偷襲刺殺,在玩弄陰謀方面,各大家族其實都差不了多少,否則也沒有今天的地位了。

    林兮關掉了屏幕,拿起旁邊小茶幾上的相框。相框按照她的意念不斷切換,然后出現了一個少女。

    少女背著大大的背包,輕快地走著,回頭一笑,笑得天真爛漫。

    雖然還有稚氣,可是她已經隱隱顯出絕世之姿。大大的眼睛里波光粼粼,透露著純真的氣息。在陽光下飛舞的長發,每根發梢似乎都染上了一抹金色。

    那是童年的林兮,拍照的時候,距離她十歲生日還有三天。

    然后,在她十歲生日的那天,整個世界都變了,陽光從此在她的世界中消失,天空中只有濃重的灰色,背包也變得愈發沉重,壓得她透不過氣來。

    在那無邊的灰色中,僅有少許亮色大多來自家族長輩,太爺爺,父親,叔叔。只有一個外人,李玄成。

    那時,在灰色原野上,身上仿佛透著陽光的高大青年向她走來,微微俯身,伸出了手:“來,把包給我,我來幫你背吧!”

    畫面瞬間切到數年之后。

    年輕人已經是一身戎裝,在前方引路,身上背的是她的背包。他走過的地方,有星星點點的陽光灑落,不肯熄滅,就變成了一條有光芒且溫暖的路。這是灰色原野上唯一的亮色,讓她不會跟丟。

    年輕人回頭,微笑著說:“等你長大了,我就讓你做我的新娘。”

    少女有些懵懵懂懂,點了點頭。

    又是一年過去。

    許多長輩出現在原野上,有她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長輩們彼此相談甚歡,言談中就定下了一紙婚約,是少女的婚約,卻沒有人來詢問她的意見。大人們都覺得她還小,不需要發表意見,聽大人的話就好。

    好在婚約的另一方是那個透著陽光的大哥哥,少女也就沒有發表意見。她就是說了,也沒有人聽。

    從十歲時起,她覺得大多數事情自己都懂,哪怕是一些連大人們都很頭痛的時政軍機,她也是一聽就懂。是自然而然的懂,不需要思考。

    但另一些事,在這灰色世界里的一切,她都是懵懵懂懂,仿佛思維都凝停在十歲生日的前一天,再也沒有動過。

    林兮輕嘆一聲。

    回憶中的灰色世界如冰雪般消融,童年記憶中的李玄成依然站在那里,只是身上已經沒有了陽光。

    林兮有些懊惱地抓了抓頭發,然后忽然開始懷念曾經的長發。在十歲生日那天,她把長發剪成了短發,自此再也沒有留長過。

    灰色的記憶是混亂的,無論時間線還是邏輯,都是如此。林兮另有一份清晰的記憶,那就是婚約是在她十一歲那年訂立的。

    在訂立婚約之前,她其實都沒有見過李玄成,是有了婚約后,她才第一次看到這個全身上下都散發著陽光的大男孩。

    那個時候,大男孩會給她講故事,有星海開拓、有戰斗故事,也有許許多多的外星異聞。這其中有不少是他自己的經歷,讓小小的林兮非常驚訝,也羨慕他曾經走過那么多的地方。

    然后她對婚約就沒那么排斥了。其實她也知道,作為大家族的子弟,這就是最終的宿命。感情已經不再是決定因素,在人類數百年的人工生命,以及直到百歲后才會開始衰減的身體機能面前,愛情變得格外脆弱,難以匹敵時間的侵襲。

    因此大人物們早就達成了共識,唯有血緣才是最牢不可破的紐帶。

    在那段時間,大男孩的到訪成了小小林兮生活中唯一的亮色,他也從此走入林兮的灰色記憶,并且成為里面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每個難以支撐的夜晚,當小小林兮把自己封閉在灰色世界中哭泣時,大男孩就是能夠溫暖她的陽光。

    一直到她長大,從灰色世界中掙扎出來。

    現在的林兮,已經很少會在噩夢中墜入灰色世界。灰色世界正逐漸變成單純的記憶,但是這個過程非常非常緩慢,她也不知道要過多久,才能擺脫小時候的陰影。

    這段記憶不能對任何人講,她也從來沒有透露過一丁點。因為她是林兮,是林家新一代的中流砥柱,她不能有任何缺點,也不能有分毫軟弱。就如在止戈學院的成績,絕不可以滑落到第二,更不用說第五了。

    她無聲嘆息,無論是過去的情誼,還是考慮家族的核心利益,似乎這段婚約必須得履行。

    她反復地想,卻愈發明白,自己已經別無選擇。

    不知為什么,這一刻她覺得自己有些異樣,好像有什么東西就要破繭而出。她用力地忍,卻怎么都忍不住,于是捂住了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可是眼淚卻奪眶而出!

    林兮很慌張,不明白自己為什么要哭,又在哭什么。

    是因為記憶中的大男孩褪去了曾經滿身的陽光嗎?

    此時此刻,楚君歸抱著自己的行李,在一名軍官的引領下,走進分配給自己的房間。他此次的待遇還不錯,分到一間單獨的房間,和孟江湖一個待遇了。而秦奕就只能和人擠一間。

    楚君歸將行李放下,就打開房間內的終端,習慣性地想看看還有沒有免費的算力可以用。

    很遺憾,免費的沒有,收費的一堆。

    試驗體有著小小的失落,不禁懷念還在第九艦隊的時光。那時他有幾近無窮無盡的算力可以使用,甚至奢侈到可以用算力給公式修形。也就是說,讓公式投射出的可視化影像更加的絢爛多彩。

    模型的可視化影像就像是書法家的作品,寫得什么不重要,關鍵是字好不好。同樣道理,可視化影像就是美出天際,也對計算沒有任何幫助。

    楚君歸帶著深深的遺憾,關上了終端。他就不明白了,明明有海量算力,為什么寧可閑著也不給他用用?他又不是總搞模型美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