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7章 豪杰

天阿降臨
     主持人一聲嘆息,感慨道:“宇宙是如此巨大,又如此迷人。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人類還是孤單的。零博士,你對此有什么看法?”

    “迄今為止,我們還沒有遇到過科技水平相當的外星智慧種族,但這絕不意味著它們并不存在。這或許有兩種可能,一是宇宙還太年輕,生命太渺小,兩個文明之間還沒有發展到可以相遇的地步。另一種可能,則是異星文明已經遠遠超越了我們。它們在更高的維度注視著我們,而我們卻對此一無所知。”

    “那么您傾向于哪種答案呢?”

    零博士頓了一頓,說:“當然是第一種。所以我們要在遭遇外星智慧種族時做好準備。我們越強大,能夠擁有的選擇也就越多。這就是我為什么全力支持仙女座計劃的原因,本星系群,應該屬于盛唐!”

    主持人鼓掌,“您說的太好了!”

    或許是意識到冷落了顧念,主持人轉頭問:“顧先生贊同這個觀點嗎?”

    “當然!我們應該立刻重啟仙女座計劃,而不是借著一些小問題阻擾整個計劃的進程。人類踏入星際的千年歷史,就是科技進步的歷史。盛唐能夠力壓共同體和聯邦的根基,也在于我們在科技和文明上的優勢。任何試圖阻礙科技發展的人,都是王朝的罪人。”

    主持人說:“現在王朝內有一種和平復蘇的潮流,這是其中一個人的觀點,我們來看看他說了些什么。”

    房間中又出現一個年輕人的全息影像,看裝束像是學生。他一出現,就指著顧念的鼻子,跳著腳地罵:“你們所謂的科技進步,是用多少動物的生命換來的?難道它們不是生命,不會痛苦,不值得同情嗎?你們甚至還用整個星球的生態體系作為你們的試驗材料!你們就是魔鬼,畜生,屠夫和劊子手。你口袋里的每一元錢都是骯臟的,身上每件衣服的縫里都在流著膿血!我詛咒你,你們全家將來都會變得和那些被你們屠殺的動物一樣……”

    主持人臉上閃過驚訝,直接切斷了那個學生的影像,然后帶著歉意說:“抱歉,我沒有想到他會突然變得這么極端。在我們的資料中,這是一個平時待人溫和謙遜的好學生。不過顧先生,拋開態度不談,對于他的觀點,您有什么想說的嗎?”

    顧念眼中閃過了然一切的光芒,微露冷笑,說:“其實我這個人說話特別直接,所以總是怕說些讓別人難受的話,這樣也可以嗎?”

    “顧先生愿意分享您的觀點,這是好事。我想此時此刻,在終端前的數百億觀眾都會希望聽到您的高見。”主持人微笑道。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年輕人難免沖動,也容易被人利用,像剛才那位質疑者就是。剛剛你也說過,他是個學校里的好學生。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假設,他也是經過了基因優化的?”

    主持人說:“雖然我們還沒有確定,但應該是經過優化的吧。”

    顧念冷笑,“完全沒有優化過基因的話,恐怕什么樣的學校都進不去吧,更跟好學生沾不上邊。不光是他,就是他的父母,乃至今日盛唐的億萬公民,誰沒有優化過基因?就算自己沒有,父母乃至祖先們總是多多少少優化過的。”

    “這是自然。我們都知道,盛唐在人類自身的進化上是走得最遠的。”主持人接道。

    顧念提高了些聲音,說:“有些人大概沒有想過,我們身上這些優化過的基因片段是怎么來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還是河系外的外星人送給我們的?都不是!每一段成熟且大規模推廣的基因片段都是經過數以百萬甚至千萬次的生物實驗一點點篩選出來的。如果說我身上衣服中流著的都是膿血的話,那么今天在盛唐生活的每一個人血管中流淌著的都是膿血!”

    主持人似是沒想到顧念會這么說,一時呆了呆,沒來得及阻止。

    顧念繼續道:“剛才那位同學,我看還是基因優化得不夠,智力上還有缺陷。否則也不會被人利用,說出那么一番話來。或者他覺得自己的基因太過骯臟,那也可以全面退化,回歸原始人類的水準。這項服務,我們寰宇聚星集團可以免費提供。”

    主持人笑容變得十分尷尬,說:“這樣似乎太極端了,我看沒必要吧?”

    和走出太陽系之前的人類相比,35世紀的人類已經得到了全面的優化,人們更為高大美麗,更加健康長壽,跑得更快,也跳得更高,隨便一個普通人放在20世紀,都是可以閉著眼睛拿到好幾項世界冠軍的水準。

    盛唐在這方面更是擁有全面的優勢,每隔幾年,就會大規模推廣幾個基因優化片段,全民普及的基因片段多達數百項。

    一個20世紀的普通人,在35世紀的盛唐就跟猴子差不多。

    所以顧念的建議其實非常惡毒,且有失風度。

    顧念語氣放緩了一些,說:“我們現在和平嗎,是的。將來會和平嗎?恐怕不是。會永遠和平嗎?不可能。一旦戰爭來臨,我們靠什么來贏得尊嚴和安全,靠講道理嗎?沒優化過智力的人都知道不可能。唯一可以依靠就是更先進的科技,更強大的武器,將敢于站到我們面前的一切敵人全部干掉!任何一個,通通不留!”

    顧念越說越是激烈,直接站了起來,用力揮舞著手臂,咆哮道:“敵人的恐懼,就是最可靠的和平!”

    主持人呆滯了片刻,然后似是得到了什么提示,趕緊圓場說:“顧先生說得非常精彩,不過您似乎有些激動,請先坐下。”

    顧念回到座位上,冷道:“我知道,有一些人鼓吹不計代價的和平。依我看,里面有些人用心非常險惡。等到戰爭開始的那一天,我倒要看看,這些所謂的和平黨有幾個會出現在戰場上。如果他們不上前線,那我會親手把他們一個個拎到最前線,扔到最危險的地方,然后再用槍指著他們的屁股。”

    “這……似乎太極端了些。”

    “我就是個極端的人,而且非常記仇。”

    主持人笑容已經非常勉強,說:“您這樣說,似乎對寰宇聚星的聲譽會有影響。”

    顧念攤手,“這我就沒辦法了。一直以來,最痛恨我們集團的都是什么人?是共同體、是聯邦、是星盜!他們為了打擊我們,一直無所不用其極,可是從未得逞。但是今天,就在盛唐內部,突然出現這么一些人,希望把我們搞垮,搞殘,他們又是什么人?集團是什么態度我不清楚,就我個人而言,對待仇人一向不擇手段,且絕不寬容!”

    “今天的節目到此結束。”主持人見情況失控,只能匆匆結束。

    屏幕前,李若白和李玄成面面相覷,片刻后李若白方道:“令舅外柔內剛,豪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