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8章 婚禮

天阿降臨
     等到節目完全結束,李若白關了屏幕,若有所思,問:“寰宇聚星怎么說也是王朝內排名前列的科技集團,公開發表這么極端的言論,似乎有些不妥吧?”

    過了最初的震驚,李玄成也在思索,“舅舅平時雖然行事不羈,可也不至于莽撞。他這么說一定是有原因的。從明面意思上看,他是在為集團叫屈,又有警告敵人,誓言報復之意。不過這似乎沒用啊?”

    李若白同意,“都已經做到這個份上了,對手只會謹慎,絕不會收手。再多的警告有什么用?還不如直接殺幾個立威。”

    兩人討論了一會,也沒得出什么結論,話題慢慢就到了私事上。

    李玄成慢慢品著那杯似乎永遠都喝不完的酒,說:“現在去前線就只有一個擔心,就是兮兮。婚后怕是要把她一個人留在這邊好幾年。”

    李若白一驚,說:“什么意思,婚后?”

    “我和林兮有婚約,你不是知道嗎?”

    “那個啊,我是知道。不過,那不是當年雙方長輩的戲言嗎?這還能當真?”李若白打著哈哈。

    李玄成認真地說:“或許外人看來這是戲言,但對我來說,既然已經約定了,那這就是必須完成的承諾。”

    李若白怔了怔,說:“你是認真的?”

    “當然!不過我本以為這次過來只是擔心兮兮安危,想來等消息。但沒想到到了之后,林家就和我家長輩商定,盡快舉行婚禮。剛好你也回來了,正好可以參加婚禮。”

    李若白一口酒差點噴出來,道:“等等,你說什么,婚禮?”

    “嗯,明天應該公布消息,不出意外的話,會在月內舉辦。”

    “今天都已經是15號了……太倉促了吧?”李若白臉色有異。

    李玄成嘆了口氣,說:“我也覺得,可這是林家老太爺做的決定,沒有辦法。不過林家應該會辦得體面周全,不會讓兮兮受委屈的。”

    “那個,你們家里人都知道嗎?”

    “都知道了。舅舅們應該陸續出發了,母親明天登船。父皇重病不起,不過大伯和幾位皇叔都在趕來的路上,一周之后應該都能趕到。”

    李若白勉強地笑,“看來皇室對你很重視啊,這么多人要來。有不少人都得更改行程吧?”

    “是啊,太突然了,不過也沒辦法。”

    李玄成也在嘆氣,不過難掩臉上的幸福。

    李若白看了看他,捂住了臉,道:“等等,你不會真的愛上兮姐了吧?”

    李玄成瞥了一眼他,眼神隨即望向遠方星河,緩緩地說:“好多年前,自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她就已經走進了我的心里。那時的她還小,可是倔強又脆弱,像個瓷做的女孩,努力地攀越山峰,不顧隨時可能摔得粉身碎骨。我看得出,在她堅強的外表下,其實是慌張和迷茫。”

    “那時兮姐多大?”

    “不到12歲。”

    “你還真是……該說你啥好呢?”李若白搖了搖頭,把自己扔在沙發里,說:“不過兮姐一向要強,什么事都要爭個高下。這種性格肯定活得累。林家那幾位老大,又是出了名的不近人情,把自家孩子當新兵練,也是少見。”

    李玄成點頭,嘆道:“兮兮確實吃了很多苦。一個女孩,從十歲開始就接受特種戰士的訓練,居然還通過了。也不知道那幾年她是怎么過來的,每次我問,她從來都不肯說。”

    李若白揉著太陽穴,顯得頭疼不已,道:“我印象中,你們這兩年好像沒怎么見面。”

    “她要忙著學業,我也在準備戰機三級駕駛考試,白天還要工作,所以見得比較少。”

    李若白又想起一事,說:“你想過沒有,你因為仙女座計劃被牽連,現在很多人都在傳你會坐牢。這個時候林家舉行婚禮,實際上等于公開站在你這一邊,誰想要動你,就得冒得罪死林家的風險。王朝九大艦隊,可是有一個半掌握在林家手里。”

    李玄成點頭,“確實有這么一層含義在里面。所以哪怕是我都覺得有些倉促,可是兩家的意思都是盡快辦,我也不能說什么。”

    “婚禮應該是在王朝主星舉辦吧?在天門一辦,可就有點上門攀附的味道了,說出去恐怕會不好聽。”李若白又找了個理由。

    李玄成灑然一笑,說:“本來我也會介意別人的看法,不過既然是兮兮嘛,也就無所謂了,管他們說什么,我先把她娶回來再說。”

    李若白舉了舉杯,說:“祝你幸福!”

    李玄成哈哈一笑,一飲而盡。

    酒杯擋住了李若白的臉,讓人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

    一杯酒飲盡,李玄成笑道:“這么好的酒,只有厚著臉皮再向你要一杯了。”

    李若白向桌上酒瓶一指,說:“隨意。”

    此時此刻,楚君歸面前站著一個白袍老人。他看看個人終端,說:“身份確認無誤,你就是楚君歸。”

    “是我。請問您是?”試驗體很有禮貌。對于任何不請自來,可以直接在他房間中央出現的人,試驗體都很有禮貌。在太空基地,只有研究員才有這種權限。

    老人嘴角抽動了一下,就算是笑了,然后說:“我是天門一星系研究院的呂教授。你手臂的修復手術將由我來主持,現在手術方案已經確定,所以我來帶你去研究院進行手術。這次手術的全部費用都將由林家負責,不會動用你的軍功。”

    “我能看看手術方案嗎?”

    呂教授向他看了一眼,木然道:“可以。”然后直接將手術方案發了過來。

    完整的手術方案是一份上百萬字的龐大文件,整個方案從基因編輯開始,直到最終的功能插件植入結束,前后經過數十道工序。這條手臂嚴格按照楚君歸原有手臂進行復制,然后再通過植入一些高強度高拉力的人工肌纖維來進一步強化手臂的力量和速度。

    綜合而言,新手臂的功能會比原有的要增強30%,而且可以和楚君歸的功能組件無縫銜接。

    哪怕試驗體不懂行情,也看得出這條新手臂可比他現在用的那條機械手臂貴得多,根本就不在一個數量級上。

    “看完了嗎?有什么問題趕緊問。”呂教授臉上寫的分明是“諒你小子也看不懂”這句話。

    “手術需要多久?”楚君歸明智地沒有問費用。真算費用的話,光是那上百根超強肌纖維,幾十萬恐怕都擋不住。反正是林家付錢,楚君歸就不給自己添堵了。

    “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