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0章 漫長的手術

天阿降臨
     一般人很難理解研究員們對于研究的狂熱,楚君歸也是如此,而且絕不認同。

    格外漫長的掃描過程,讓楚君歸起了警覺。不過此刻他躺在手術臺上,全身上下都被噴了一層麻醉水霧,身體已經漸漸失去知覺。

    這時幾根機械臂伸了過來,前端探出幾根十余公分長的細針,輕輕刺入楚君歸的身體,一直穿透骨骼,到達骨髓為止。

    這些細針都是特殊材料制成,細如毛發,但極為堅固,輕而易舉地穿透了楚君歸的骨骼,抵達目的地。

    細針看上去插得很深,但穿透之后,隨即抽出,并未造成傷害。

    幾根細針旋即收回機械臂,然后機械臂也收了回去。控制室內的呂教授臉上難得地露出一絲笑容。他雖然否定了下屬對楚君歸切片的想法,不過現在都是什么年代了,還需要那么多的樣本嗎?幾根細針里的樣本數量已經足夠研究了。

    “準備手術,開始麻醉。”

    旁邊助手小聲提醒,“教授,已經麻醉過了。”

    “那就再麻醉一次。他身體素質好,一般劑量不管用。”教授用機械的聲音掩蓋著自己因為興奮而產生的小小失誤。

    手術臺內伸出三根細針,刺入楚君歸身體,釋放麻醉劑。天門一研究院的研究員們考慮就是周到,前后用了兩種不同的麻醉方式,以后就是上級下來檢查,程序上也挑不出什么不對來。

    麻醉之后,十余臺手指大小的浮空醫療儀從墻壁中飛出,懸停在楚君歸上方,然后射出道道細細光束。這些高能光束堪比最鋒利的手術刀,精度遠遠超過實體的刀具。

    它們以細胞級的精度將楚君歸左臂傷口層層切開,所有的神經、血管和重要肌體組織都被一一打開,臨時封閉,然后等候下一步操作。

    頃刻之間,楚君歸斷臂處就如一叢海葵,變成無數極細的肉絲,浮在空中。

    每臺醫療儀都有專門的研究員監控,一旦自動程序出現問題,他們會立刻介入,以手動方式完成操作。

    呂教授是出了名的不信任人工智能程序,經常反復提及一個典型案例。在那個案例中,完全由程序操作的醫療儀出現故障,數十把高精度刀將手術臺上的病人瞬間肢解,變成完整且單獨的神經、骨架、血管和肌肉系統。

    其實那個案例已經是700年前的事了,但研究員們可不愿得罪大權在握的呂教授,因此每臺自動醫療儀后都有備份人員。

    處理完傷口后,又有六臺不同型號的醫療機出現,它們用觸須一樣的機械臂固定住楚君歸斷臂處用于操控機械手臂的部件和接口,將它們一一取出,拋在旁邊的托盤里。

    東西放滿后,托盤就自己飛走,又會有新的托盤飛過來接班。

    一個墊圈拋力稍大,在托盤中彈了一下,落向地面。托盤瞬間下沉,穩穩將它接住,又回到原點,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至此,楚君歸的傷口處理完畢。

    一批新的肌體植入儀飛入,它們各有數根長長的機械臂,細如發絲,每個機械臂前端都帶著一根針頭,針尖上有一根納米級的纖維。

    這些植入儀各自到位后,就同時動手,幾根機械臂先在預定位置打下固定裝置,然后就以肉眼看不清的動作織出一條條肌纖維。

    盡管植入儀的動作頻率快得驚人,可是這些肌纖維的基本構件實在太細,每根基本纖維的直徑不過2納米,幾根基本纖維以特定結構編在一起,才會成為肌纖維的一根組件。類似的過程要進行幾百次,才是完整的肌纖維。

    能夠進行納米級操作的針尖自然也不是普通材料,構成針尖的物質經過特殊處理,密度已經接近中子星。

    這些纖維每小時才能延伸一厘米,而楚君歸周圍空間擠下十臺植入儀已經是極限。每當完成一根肌纖維,它們就要按下一個位置,再重復這一過程,直到所有纖維全部就緒,再是接續克隆手臂。那個步驟就簡單了。

    楚君歸一動不動,其實意識十分清醒。此刻他就明白了為什么這個手術要進行整整一周。

    控制室內,呂教授已經一動不動地站了三個小時。他揉了揉有些干澀的眼睛,看看時間,問:“后續人員都安排好了嗎?”

    助手說:“都安排好了,您放心,每一班都安排了20%的冗余,絕不會有任何問題。”

    呂教授點了點頭,說:“最好不要有問題。這個人身份恐怕不簡單,這次的手術不光是林家的委托,聽說皇室也有人在關注。一旦出些問題,別說你們承擔不起,就是我,都要引咎辭職。”

    “這么嚴重?”助手嚇了一跳。

    “不嚴重的話,用得著一次移植90根纖維?這是我們研究院三個月的產量,有多少大人物在后面排隊等著,卻讓一個年輕人插了隊?”

    “這倒也是。您放心,大事上我們從來不會掉以輕心。”

    呂教授點了點頭,說:“我去睡一個小時,準時叫我。”

    “您已經48個小時沒有休息了,要不多睡5分鐘?”

    “不行,我不放心。”

    助手知道呂教授的脾氣,沒有多勸,而是送他回房間休息。

    手術在進行,過程還很漫長。

    此時的李若白獨自坐在房間里,手里端著酒,猶豫著,終于點下林兮的通訊請求。

    “是你啊,怎么突然想起來找我?女朋友沒陪你?”屏幕上的林兮微笑,笑得有些心不在焉。

    李若白嘆了口氣,“得了吧,兮姐,你真不會講笑話。你明知道我暗戀的是你啊!”

    林兮哈哈一笑,說:“算了吧,我們都這么熟了,和你談戀愛,我怕會忍不住動手。”

    李若白也笑了,道:“這才像你。對了,聽說你要結婚了?怎么不告訴我?我還是從玄成哥那得到的消息。”

    林兮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大半,說:“本來就是突然決定的,有些不得已的原因。另外,玄成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剛剛看過資料。”李若白端起酒杯來喝了一口。

    林兮忽然一怔,問:“你怎么喝這么多?”

    李若白也是一怔,轉頭一看,才發現手邊的小幾上已經放了好幾個空酒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