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3章 未約

天阿降臨
     夜,無聲的夜。

    一名研究員快步走向餐廳,忽然看到門還開著一線,里面黑漆漆的,不禁一怔。

    研究院的餐廳從來沒有關門的時間,餐廳的中央自動廚房菜譜上有上千道菜可以選擇,涵蓋了各大星域不同的風味。

    無論是誰,研究到多晚,只要過來總能吃到自己喜歡的菜。這名研究員就是研究到餓得快要虛脫,才匆匆趕來吃一口飯。

    眼前餐廳門開著,燈卻是黑的。

    研究員打了個寒戰。

    這可不是1500年前,餐廳里一切都是自動的,只要有人就會有燈,沒人也會有背景光。就算一切能源都斷絕,也會釋放出無源照明的燈粒,提供光源。

    研究員在身上戰戰兢兢地摸了半天,沒有找到任何武器。他總算想起個人終端也有照明功能,于是打開燈,湊到門縫上向里面望了一眼。

    餐廳里空空蕩蕩的,只有幾張拼在一起的桌子,上面放滿了空餐盤的,碼放得整整齊齊,卻看不到吃飯的人。

    研究員沒有看到別的什么,膽子稍稍大了些,慢慢拉開餐廳的門,走了進去。他一進門,立刻被餐廳的感知系統捕捉到,燈光依次點亮。

    身處明亮環境中,研究員才稍稍松了口氣,走向那張詭異的餐桌。

    看餐桌上餐盤的數量,應該有幾十個人在此聚餐,可是桌前只有一張椅子,讓研究員百思不得其解。餐廳桌椅都是自動搭建的,有多少個人就會有多少張椅子。這么多盤子,怎么會只有一張椅子?

    就在這時一個小光點飛到他面前,問:“請問您需要什么?”

    這是餐廳的點餐終端,研究員不假思索,剛要回答,忽然旁邊一個聲音響起:“我要一條魚……咦?!”

    研究員轉頭一看,看到另一個人正從地上坐起,頓時被嚇得臉色慘白。在那個人身邊,又有好幾個人陸續坐起,同時轉頭望向這邊,個個臉色青灰。

    研究員一聲尖叫!

    片刻后,幾人圍著地上的研究員,面面相覷。

    “他好像被嚇昏了。”

    “而我們似乎是被人打昏的。”

    “誰干的?”

    幾人這才反應過來,同時撲向警報器。

    片刻之后,警報聲響徹了整個研究基地。

    夜,孤寂的夜。

    林兮安靜坐著,周圍雖然有無數人來來去去,進進出出,卻無人敢發出一點聲音。

    束著長發的化妝師正在細細地給林兮上著眼妝。她不知描了多少筆,還沒有完成一顆米粒大小的區域。這一小片眼影,若是細看,卻不知分了多少層次,從每個不同的角度,都能看出不同的景致。

    不光是眼影,林兮臉上每一點妝容全是這樣匠心獨運,一筆一筆慢慢畫出來的。

    化妝師不知為何,手竟有些抖,她拼命控制,額頭汗水卻不受控制的滾滾而下。最后旁邊一位面若冰霜的中年女人走過來,輕柔卻不容拒絕地將她帶了下去。

    立刻就有一位新的化妝師補上,繼續為林兮上妝。

    這樣的過程,要持續整整一夜。

    明日的大婚將面向所有星域,屆時林兮臉上的每一個最微小的細節都會被無限放大,呈現在數千億人類面前。無論林家,還是盛唐,都絕不允許出一點紕漏。

    盛唐此刻威震天下,皇室大婚,更是在無數星域昭示王朝輝煌的絕佳機會。

    天下歸心,就在此時。

    這話雖然有些夸張,卻也差得不遠了。

    如此壓力下,哪怕是大師也難免緊張,更有人會控制不住的顫抖。不過林家早已準備了九十人備份,一人不行,立刻會有人頂上。

    如是,不知不覺已近黎明,盛妝行將完成。

    她端然坐著,如盛放的花,艷色中卻又透著極致的冷,如此外艷內冰,只要看了就會讓人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一線陽光穿透窗戶,落進大廳,所有忙碌的人都頓了一頓,動作無形中又加快許多。晨曦就是信號,距離出發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林兮身邊依然圍著無數人,有整理頭發的,有平整衣角的,每個最微末的細節,都要經過數道工序,反復檢查方能過關。

    這時大門徐徐打開,門口一人輕輕敲了一下手中的小鐘。鐘聲蕩漾,所有化妝師、服裝師都如潮水般退下,大廳中央,惟余林兮。

    她徐徐起身,穿著那一襲大紅婚衣,緩步走向大門。

    盛唐傳統,踏出這道門,她就算出了林家的門,從此是皇室的人了。

    第一道陽光落在她臉上,如此刺眼,林兮卻沒有眨一下眼。

    大廳外,一輛雍容典雅的婚轎已經停著了。

    林兮走過長長的紅毯,來到婚轎前。轎門自動打開,里面幽深,似不見底。

    林兮終于有了表情,她停步,回頭,深深地看了一眼代表著林家的大廳。

    回眸的這一瞬間,被無數鏡頭同時捕獲,成為后世最經典畫面之一。

    她回身,低頭,坐進婚轎,轎門自動關上。

    婚轎浮空,轉向,緩緩移動。

    婚轎兩旁數米處,各有千名儀仗兵踏著正步,護送婚轎。

    婚轎之后,則是九輛一排的車隊,隨著婚轎一起,移向星空之鏡。

    這道萬米長龍,在無數目光的關注下迤邐前行。

    再長的路,總有走到盡頭的時候。

    婚轎終于移進星空之鏡,儀仗兵向兩旁分開,環繞廣場站立。車隊則是如花落般散開,自動駛向指定位置,然后緩緩下沉,與星空融為一體。

    車內無數大人物們下了車,踏上一米見方的移行器,在廣場下飛向觀禮臺。

    星空之鏡的中央,只剩下婚轎停在星河的中心,刺目的喜慶。

    婚轎忽然化為無數星砂,散落星空。

    只有林兮獨立星河,等候命運中注定的那個人過來,為她掀起蓋頭。

    廣袤星河之間,那抹紅色是如此孤獨、無助,卻又倔強地立著。

    不知過了多久,隨著雄壯激昂的進行曲,星河中出現一條鮮花鋪就的路。路的盡頭,李玄成帶著一身的陽光,徐徐而來。

    他的腳步越來越快,甚至都稍稍有些踏過了節拍,顯示了他心中的期待和焦急。為了這一天,他已經等待了太久。此刻心愿就在眼前,雖然他一向沉穩,可還是壓抑不住越來越快的心跳。

    不過身份還是約束住了他,他放緩腳步,耐心地按著進行曲的節拍走向廣場中央。這是莊嚴而隆重的場合,是整個盛唐對外的一扇窗口,此時此刻,他和林兮代表的已經不是自己,而是盛唐千年的臉面和輝煌,沒有分毫任性的余地,任何人都不行。

    路上的花,隨著他的腳步,開始漸次綻放在。

    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不知為什么,林兮心中忽然想起了這句話。

    當繁花盡放時,李玄成終于站到了她面前,用微微顫抖的手,掀起了她的蓋頭。

    剎那的容顏盛放,驚艷了三千光年。

    青年身上那似是宿命中的陽光映亮了她的臉,卻沒有遇亮她的眼。

    因為她閉上了眼睛。

    青年慢慢俯身,靠近。

    此時此刻,不知有多少人屏息,只等待最后的一吻。

    砰!

    一團煙花在空中綻放,無數絢爛色彩將天空也點綴得如夢如幻。

    林兮不由自主的睜眼,抬頭,望向天空。就象每一個少女一樣,煙火從來都是她最喜歡的節目。

    一團又一團煙火綻放,漫天的煙花火樹,讓夜空的景致暫時壓過了地上的星河。

    而他與她,此時就像站在整個宇宙的中心點,等候著最終的祝福。

    看著林兮沉醉的側面,李玄成微微一笑,又是憐愛又是心痛,于是和她并肩站著,并沒有催促。

    他準備陪她看完這一生中最值得記憶的煙火,再繼續那未完的一吻。畢竟,這是她人生中最后的童年了。

    觀禮臺上,不知多少人回憶起曾經的過往,有人沉醉,有人黯然神傷。許多已經白發蒼蒼的老人,正悄悄將眼角的淚拭去。

    看著看著,忽然有人騰地站起,駭然變色。

    空中的煙火格外絢爛,可是那些突然出現的團團流火分明是燃燒墜落的殘骸,根本不是煙火。而那道道縱橫交錯光芒,也不是花樹,而是防御高能激光!

    數百個光點在空中出現,迅速飛向天穹中央。

    那是負責婚禮安全的武裝無人戰機,一有警報就會自動出現,組建第一道防空網。然而空中又出現大片流火,那些剛剛趕到戰場的無人戰機以更驚人的速度被凌空擊爆!

    觀禮臺上一聲驚呼,緊跟著是無數尖叫。女人們甚至來不及想有什么人敢在王朝腹地公然襲擊皇家大婚現場,就看見一架無人機燃燒著墜在觀禮臺后,猛然爆炸。

    許多大人物身邊瞬間出現數個護衛,為他們披上戰甲,護住安全。有戰甲在身,安全無虞,所有人就都鎮靜下來,都開始好奇的望向天空,想看看究竟發生了什么。

    在無人機群中,一架戰機猛地出現,以鬼魅般的機動和不可思議的精準炮火,瞬間撕碎無數無人機,生生在無人機群中清出一條通道,直撲星空之鏡。

    在場大人物中不乏軍旅出身的,頓時看得眼睛一亮,禁不住喝道:“好本事!”

    但這是天下矚目的大事,怎會只有一道防御?

    天穹上,瞬間出現在一張由無數激光組成的光網,將廣場天空護得密不透風。這些激光只要剎那的接觸就能切碎戰機的裝甲。有這張死亡光網在,沒有人敢駕著戰機硬闖,只能繞路。

    然而那架戰機不閃不避,竟筆直撞向光網!

    在無數人的驚呼中,它帶著滿身流火,搖晃著墜向廣場。

    觀禮的大人物無不睜大眼睛,驚得說不出話來。

    戰機幾乎被激光網剝去一層殼,居然還能飛?這么看,激光網削去的應該都是不影響飛行的部件,這飛行員該有多可怕的飛行技術,才能在一瞬間找到這樣的角度?

    戰機轟的一聲,幾乎是砸在李玄成和林兮面前,然后艙蓋打開,一個年輕人躍落地面。

    一瞬間,上下三千光年內,不知道多少人記住了他的面容。

    林兮掩住自己的口,幾乎要叫出聲來。

    楚君歸!

    楚君歸上前一步,向林兮伸出手,溫柔地說:“跟我走!”

    可是林兮的手在顫抖,沒有伸出去。

    短暫的遲疑,已有無數戰士從地面升起,不知道多少槍口指向楚君歸。

    楚君歸沒有動,只是望著林兮,他的手還在那里。

    李玄成難掩震驚,一邊盯著楚君歸,一邊悄悄握住了林兮的手。

    林兮沒有動。

    一息的等待,卻久得象一個世紀。

    忽然砰的一聲,這次不是煙花綻放,而是槍聲。

    不知道是緊張走火還是故意,有人開了槍。

    楚君歸一個踉蹌,卻又倔強的站直。只是他衣服上出現一大片殷紅血跡,迅速擴大。

    他沒有穿戰甲。

    “你……”林兮只說了一個字,就想起不知有多少鏡頭正對著自己,僵在原地,后面的話都沒有說出來。

    所有人還沒來得及有反應,又是兩記槍聲!

    楚君歸摔倒,但掙扎著翻身,撐地,搖晃著站起。

    他的衣服已經被鮮血浸透,可目光依然純凈,掙扎著伸出了手。

    只是這一次,他的手上滿是鮮血。

    更多的士兵手指扣在了扳機上,卻不忍壓下去。

    一個威嚴的男人出現在士兵中,他向楚君歸深深看了一眼,抬起了手,再慢慢向下壓去。

    觀禮臺上忽然起了小小騷動,李若白沖了出來,聲嘶力竭地叫道:“都住手!不許開槍!”

    他只沖出幾步,就被幾個全副武裝的戰士按倒在地。

    “誰敢開槍,老子一輩子跟他沒完……”絕望的聲音只到一半,就被人塞住了嘴。在這個場合,威遠公后裔的身份無足輕重。

    槍聲終于響起,血色如花綻放,艷得如她的華服。

    楚君歸退后一步,卻沒有倒下。最后時刻,林兮躍入他懷中,為他擋下了這幾槍。

    楚君歸不知從哪里涌出的力氣,一把抱起林兮,躍入駕駛艙,駕著戰機騰空而起,瞬息遠去。

    觀禮臺中央,林家老太爺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直至戰機遠去,方一聲嘆息,緩道:“老了啊!”

    沒有人回答,誰都知道,這個時候老太爺不需要回答,也沒有人擔心那個膽大妄為的小家伙會跑掉。

    此時此刻,在三號行星之外,有數以千計的深空戰機已經就位,還有更多的戰機更在迅速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