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4章 只想說我愛你

天阿降臨
     “推進系統損壞20%,動力損失35。”

    “轉向系統及飛行姿態控制系統損壞31%。”

    “維生系統基本正常,氧氣及燃料損失50%。”

    一連串的傷損報告不斷響起,楚君歸坐在駕駛位上,一手操控飛船,一手緊緊抱著林兮,同時檢查她身上的傷勢。

    “別亂摸!”林兮一把打掉了楚君歸的手。

    “你沒事嗎?”楚君歸很意外。

    林兮白了他一眼,說:“這么重要的場合,肯定要防有意外發生。所以在裙裝下我穿了特別訂制的護甲,那些子彈打不穿的,就是震得有些難受。”

    “你沒事就好。”

    楚君歸迅速設定飛行路線,戰機一個轉折,加速向外空飛去。

    林兮直直地盯著窗外,絲毫不敢看楚君歸,心跳又開始加速。直到現在,她都不敢相信這一切真的發生過。

    一切的一切,都太過突然,太不可思議。

    這種在弓馬時代都屬于罕見的事,居然發生在35世紀的盛唐,若不是親身經歷,林兮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更不可能相信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就是那些寫劇本的,也不敢這么胡寫。

    她腦中一片混亂,時而空白,時而涌出無數畫面,耳邊更似有無數人在竊竊私語,有嘲笑,有質疑,更多的是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林兮完全不敢回憶。

    剛剛那一刻可是面向所有人類星域的直播,她竟不知道自己有那種勇氣,在億萬人的注視下沖出去,和楚君歸一同逃離。

    以后的日子怎么辦?她更不敢想了。

    可想而知,這條新聞多半是這個母星年度最轟動的新聞之一,或許只有盛唐聯邦開始第四次星域戰爭才能壓過它的熱度。

    林兮從來不喜歡成為聚光燈的焦點,更不愿意站在舞臺的中央,可是現在卻不得不成為整個星河的女主角。

    都怪身邊的這個家伙,為什么會突然出現,為什么會以這種方式出現?更重要的是,他為什么能真的降落在星空之鏡上,并且出現在她的面前?

    林兮此刻只記得,當看到楚君歸掙扎著站起時,那一刻的心痛到無法呼吸,腦海中一片空白,就那樣沖了出去,把一切顧慮牽絆禁忌,統統拋在腦后。

    現在,真的沒法回頭了。

    “你的傷!”林兮忽然一聲驚呼。

    “控制住了。”楚君歸臉色蒼白,不過呼吸平穩。

    “讓我看看。”林兮不由分說,掀起了楚君歸的上衣,然后呼吸一窒。

    楚君歸的后背上,赫然是三個碗口大小的血坑,都露出了森森白骨,甚至透過骨縫,隱隱可見蠕動的內臟。

    刷的一下,林兮下意識的把衣服放下,可眼前依然是那恐怖景象。三處槍傷,幾乎撕爛了楚君歸后背一半的血肉,雖然已不再流血,但看著更加觸目驚心。

    “你……為什么要來?”

    “來帶你走。”

    “你是瘋了嗎?”

    “因為你不想結婚,所以我就來帶你走。”楚君歸就仿佛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誰跟你說我不想結婚?”

    “李若白。”

    林兮有些哭笑不得,道:“他這么說你就來了?”

    “是的。”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當然知道。所以我先從研究院的研究員身上搶到權限,再去弄了一架實驗版的戰機。只是因為要從實驗室里搬武器彈藥,所以來得晚了點,沒能在半路攔截車隊。不過彈藥和能量不帶夠的話,我就見不到你了。”

    “你……”林兮已經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正常情況下,皇室大婚配備的保安力量別說對付一架戰機,就是一百架也是綽綽有余。最后那道光網更是死亡陷阱,有半個行星的能源就后盾,不管來多少戰機,都是有來無回。

    只是包括當年設計攔截光網的科學家在內,誰都沒想到會有人真的蠢到硬撞光網,還以非必要機件為代價成功穿過去了。但凡稍微有點理智的人都不會這樣做。這就象往火山熔巖湖里跳,然后覺得自己不會死一樣荒謬。

    按楚君歸的準備,顯然是對可能面對的局勢有充分估計,但他還是來了。

    林兮輕輕靠在楚君歸的后背上,嘆了口氣,輕聲自語:“你不該來的。”

    她并沒有指望楚君歸回答,卻沒想到試驗體回道:“這是任務。”

    林兮又好氣又好笑,道:“什么任務?我怎么不知道?”

    “任務就是帶你離開婚禮。”試驗體老老實實地道。

    自從楚君歸聽到李若白說林兮不想結婚,置頂的任務就變成了帶著林兮離開。

    當然還有許許多多其它的可能,比如說李若白只是酒后胡說,比如說林兮可能只是隨口抱怨,其實并不想逃婚,等等等等。只是這些可能性全都被試驗體賦予權重0,然后綜合所有選項,就得出結論:林兮不想結婚。由此推論,要帶她走。

    試驗體還直接跳過了回顧總結,或者說是review的步驟,以避免發現自己決策過程中的錯誤。

    賦與權重0和有意忽略還是有區別的,至少試驗體這樣認為。

    不過政治組件還是頑強地給楚君歸的做法找出現實中最常見的版本:選擇性執法。

    “任務……”林兮無奈地嘆了口氣。

    她有些懊惱,都這個時候了,兩人時間所剩無幾,說句愛你有那么難嗎?

    這個家伙,怕不是超合金打造的直男吧?

    林兮實在是恨鐵不成鋼,就想一拳砸下去,忽然想到楚君歸背上的傷口,心中一顫,手就落不下去。

    她心里想,既然這個笨蛋說不出口,那就我來說吧,反正……已經不會有以后了。

    “君歸……”她輕聲喚。

    “嗯?”楚君歸沒有回頭,只是盯著窗外。戰機控制系統受損嚴重,稍有不慎就會墜毀。

    不過等了半天都沒有等到林兮的下文,楚君歸有些奇怪,回頭問:“怎么了?”

    林兮瞬間轉頭,道:“沒事!”

    “哦。”楚君歸繼續盯著窗外。

    此時此刻,林兮恨不得抽自己一個耳光,馬上就是生命終點了,說句愛你有什么大不了的?連生死都不怕了,還怕什么?

    于是她再拍了拍楚君歸的肩,道:“君歸……”

    “嗯?”楚君歸回頭。

    林兮笑顏如花,道:“那個……你今晚吃的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