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4章 創始者

天阿降臨
     “這張床完全可以睡下四個人。”楚君歸點評。

    林兮驚愕,臉騰地紅透,難以置信楚君歸居然有這么瘋狂的想法。原來這家伙一點也不老實。

    “戰爭時期完全可以擠下六個。”楚君歸眼中,六個如木乃伊一樣的人影出現在大床上,一個挨一個,正好放六個。

    其實六個上面還可以再鋪兩層,就是有點不人道。

    他再向落地窗外看了一眼,說:“水是戰略儲備,那些觀賞植物在必要時可以替換成糧食,這里的戰爭潛力還非常大。”

    林兮總算聽出楚君歸沒有那方面的意思,是自己想歪了。

    可是現在怎么辦?總不能真睡在一張床上吧?要是這家伙干了點啥呢?萬一呢?

    正在林兮胡思亂想之際,門鈴響了一聲,然后傳來林靈的聲音:“兩位休息好了嗎?”

    楚君歸正在想哪有那么快,這才剛剛進來,這就休息好了?然而林兮條件反射式地說:“已經好了!”

    “那請兩位跟我來,領取裝備,然后學習代理人的基本知識。”

    在居住區的一角,就是專門的學習與訓練的區域。這里和倉庫相鄰,方便各種物資的轉運。林靈領著他們一路向上,先是來到一個沒有任何標識的房間前,說:“楚先生進去吧,里面已經有人在等你了。林小姐請隨我來,我們先去挑選基本裝備。”

    楚君歸推門而入,里面是個空曠的房間,好像以前是堆放雜物的,剛剛才匆忙收拾出來。

    當他關門時,面前墻壁忽然無聲無息地滑開,露出門后的世界。

    門后赫然是無盡的深空,一個男人憑空而立,正凝視著前方不遠處一顆淡藍色的巨大恒星。

    他緩緩回身,看著楚君歸。

    楚君歸覺得眼前面容似乎有些熟悉,在意識中搜索匹配,立刻就確定了眼前這人的身份:“您是零博士。”

    男人一點都不驚訝,說:“看來你在新聞中看到過我。以你的能力,能記住我一點也不奇怪。對這里的環境還適應嗎,比研究基地好多了吧。”

    一瞬間,楚君歸寒毛倒豎,如同被毒蛇盯住的青蛙。他身體微弓,處于隨時可以撲擊的狀態。在這個距離上,什么樣的武器也比不上近身肉搏。

    零博士忽然以極快的速度念出一串數字字符,快到像是只發出一個音符:“NJ11YQ207……”

    楚君歸腦中咔的一聲輕響,一個隱藏的開關被啟動,立刻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權,就僵在那里。

    零博士戴上一副特殊的眼鏡,在手腕上點了幾下,房間中景物變幻,所有深空幻景全部消失,變成一間空曠的大實驗室。幾架數據機從墻壁中飛出,將一束束掃描光束照射在楚君歸身上,進行全面掃描。另有一架數據機干脆落在楚君歸頭頂,將一根極細的金屬絲刺入他的顱內,直入大腦,開始讀取數據。

    楚君歸仿佛又回到了太空研究基地時候,那時每做完一次試驗,就要接受掃描、數據采集,然后是數據清零和重啟。

    在過去,這些程序都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呼吸喝水一樣自然。可是這一次,不知為何,他突然感覺到有種不一樣的情緒在不斷滋生、勃發。

    這種情緒叫做憤怒。

    零博士面前,無數數據滾滾而過,他默默看著,神色嚴肅。忽然之間,他注意到角落里的一小塊數據區域有了顏色,逐漸變紅。

    他顯然有些詫異,再看看楚君歸,然后調出一個新的程序,對那片數據區域進行分析。片刻后結果呈現,零博士顯得更加驚訝。

    他抬手一揮,那架釘在楚君歸頭頂的數據采集機就停止讀取,收回探針,然后飛回原處。

    楚君歸瞬間松了一口氣,心情漸漸平復。在他意識中,深藏著一些記憶,有楚博士,有少年的童年,也有楚龍圖,還有一個模糊的從未謀面的女人。她雖然冷冽,可是卻給楚君歸天然的親近感。

    那是他最寶貴的財富,不容奪走,也不容窺探。

    零博士并沒有停止對楚君歸身體的掃描,他又調出三臺手術機,緩緩切開楚君歸的肌膚,將里面植入的個人芯片取出。

    零博士接過個人芯片,隨意看了一眼,就拋進盛放垃圾的托盤,然后吩咐:“取一片四級代理人的芯片來。”

    轉眼之間,一臺浮空機器人就取過來一片豆粒大小,閃著銀色光芒的芯片。

    檢測之后,零博士吩咐:“給他裝上。”

    手術機只用了一分鐘就將芯片植入,然后處理好傷口。

    零博士又念了一段口令,楚君歸忽然就得到了自由。

    所有的浮空儀器都回到了墻壁里,房間內的設施再次更改,兩個沙發和一張小幾從地面升起。

    零博士向對面的沙發一指,說:“坐吧。”

    楚君歸以試驗體標準的姿勢端坐。

    零博士看上去有了一絲疲憊,靠在沙發里,說:“要一杯高能咖啡。”

    一架侍應無人機飛了過來,將杯子和杯墊放在博士面前,然后在里面注入一杯咖啡。零博士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精神有所好轉,說:“看來有些地方的機能已經落后了,看的數據多了點,就有些累了。”

    他將咖啡杯放下,看著楚君歸,說:“你應該知道,我就是你最高權限的擁有者。你叫我零博士就好。”

    楚君歸起身,以過去面對研究員的姿態行了一禮,姿勢標準得無可挑剔,說:“零博士好!”

    零博士揮了揮手,說:“行了行了,坐下吧,用不著這么多規矩。有些家伙研究水平不行,就喜歡搞這些東西,美其名曰行為規范,我看不過是想在試驗體身上找存在感罷了。我們之間不需要這個。”

    楚君歸安靜聽著,一言不發。

    “隨意談談吧,我知道,或者說數據已經告訴了我,你已經形成了自由的思想,行為中幾乎所有控制都被解除了。”

    楚君歸還是不動。過往時刻,他親眼看到有試驗體被類似的陷阱詐出擺脫控制的事實,然后被銷毀處理。

    零博士似是看出他的想法,微笑道:“不用擔心,我和他們不一樣。重新介紹一下,你可以叫我零博士,現在我的身份是盛唐國防部首席研究主管。創造了你的深空戰士計劃就是我提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