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30章 戰前準備

天阿降臨
     赤瞳將行星影像撥了一下,讓它轉了幾圈,繼續說:“當然,哪怕是再惡劣的環境,我們也有辦法將人送進去。只是這樣做的結果往往得不償失,所以過去它根本不會進入我們的視野。”

    無盡深空中,有無數星系和更多的行星,不是每顆行星都值得開發,甚至大多數星系連去實地探索一次的價值都不存在。

    星際開拓和殖民需要海量經費,從前期探索到后期殖民,往往要經歷上百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派一艘船和幾個人前往陌生星系是毫無意義的。而那種動輒運載十萬人的移民星艦,盛唐傾舉國之力產能都是有限,必須要有明確且足夠的回報前景,盛唐才會發出一艘移民星艦。

    像四號行星這樣天然環境惡劣的地方,人類通常的做法是發現之后在星圖上標記一下了事。或許幾百年后,也不會有人有興趣過來探索一下。

    這一次若不是監視到聯邦的異動,恐怕赤瞳還不會注意到這顆行星。

    “你們的任務,就是登陸四號行星,看看聯邦那些家伙都在上面干了些什么。”

    這是探索和戰斗合一的任務,應該是最常見的任務類型之一。對任務本身楚君歸并無異議,只是問:“我們要怎么登陸?靠單兵戰甲推進器嗎?”

    赤瞳自然知道楚君歸的擔憂,說:“不用擔心,任務會提供專門用于高危險度行星的登陸艦,艦上也會配有專門用于危險環境生存的生存包。這次任務所配備的都是最高等級的生存包,所以只要行星表面不全是流動巖漿,你們就不用擔心會活不下去。就算真的都是巖漿,也能讓你們支撐到救援到來。”

    “那么費用怎么計算?”這是楚君歸真正關心的問題。

    “登陸艦和生存包都屬于任務范圍內免費提供的物資,根據你們的需要,前兩次的物資空投也是免費,從第三次才開始計費。如果你們中途感覺任務無法完成,也可以呼叫回歸,我們會派專門的穿梭星艦來接你們返回基地。任務成功,接回服務就是免費的。如果任務失敗,那么接回服務將收取成本的一半,而且是事后收取,不管你賬戶上欠了多少錢,都不用擔心會沒有接回服務。”

    聽起來非常美好完善,不過越是如此,往往就意味著風險越大。楚君歸自己倒不怕死,他擔心的是林兮。

    但是還沒等他再細問,林大小姐就道:“任務酬勞是多少?”

    赤瞳微微一笑,說:“最基本的酬勞是五百萬,外加一架七級星艦,當然是基本款。”

    一聽有星艦,林大小姐立刻道:“我接受!”

    “等一下……”楚君歸還沒來得及反對,任務信息已經傳送過來了。

    “行程很快就會安排,祝你們好運。”赤瞳微微一笑,從旁邊柜子里拿出一個盒子,遞了過來,說:“對了,這算是我個人送給你們的一個小小禮物。”

    楚君歸臉色難看,也不客氣,接過盒子打開一看,頓時一怔。

    盒子中是楚龍圖送給他的那把老式手槍,此刻閃閃發光,顯然被精心保養過。此前楚君歸來到移動基地時,全身物品都被收走。他身上也沒什么值錢的東西,只有這把手槍還有些紀念意義。不過既然楚龍圖還健在,那么一把槍也就不算什么,真要不回來也不是大事。

    楚君歸本想等過段時間去試著要一下,沒想到赤瞳居然把這把槍親手送了回來,還當成送給自己的禮物。

    這把槍里面有什么古怪嗎?

    楚君歸拿起手槍,一入手就發現重量幾乎增加了一倍。

    “這把槍你一直帶在身邊,看得出來有特殊的意義。為了讓它能夠在任務過程中也一直陪伴你,我讓人對它進行了特殊的改造,專門強化了槍身結構。在必要時,你甚至可以把它當裝甲塊來用。”

    赤瞳再指了指盒中的子彈,說:“這些子彈足以匹配你日常的任務需求,不過使用時千萬要小心。”

    看著這些被漆成幽藍色的子彈,楚君歸本能地感覺有些不妙。

    果然,赤瞳說:“它們都是小型裂變彈,大致相當于1噸左右的高性能炸藥。換算成傳統當量的話,大約是100噸。所以請不要在室內使用,也不要向就站在你對面的敵人開槍。”

    赤瞳開了句玩笑,可是楚君歸卻絲毫不覺得好笑。這個時代通用軍用高能炸藥的威力相當于TNT的百倍以上。但不管是1噸高能炸藥也好,還是100噸普通TNT也好,楚君歸都不愿意站在爆心100米的范圍內,500米內也不想。

    如此威力巨大的子彈,偏偏要做成手槍彈,楚君歸很是懷疑赤瞳的用心。

    赤瞳似乎沒想那么多,繼續說:“這10發裂變彈算是我私人贈送,更多的就需要收費了。”

    楚君歸默默將盒蓋蓋上,和林兮離開了赤瞳的辦公室。在返回居住區的路上,楚君歸忍不住說:“你不該答應的。”

    “為什么?這不過就是個探索任務,酬勞也不錯,還有星艦啊!”林兮倒是一臉雀躍。

    “那顆行星的情況可能比預想的還要糟糕,沒人知道在行星表面會遇到什么。而且聯邦人還在不斷向行星內投放兵力,我們根本不清楚他們在上面經營了多久,已經囤集了多少兵力。這次任務,有很可能會死!”

    “你怕死嗎?”

    “我當然不怕。”

    “我也不怕。”

    “可是……”

    “沒什么可是,我就是要跟你在一起。你到哪里我到哪里!怎么,不歡迎嗎?”

    試驗體再怎么單線條,也不能真的說不歡迎,盡管他心里就是這么想的。

    但是此刻玄學組件一次又一次地提示,此行必有風險,他也不能完全無視。

    等回到房間,關上房門之后,楚君歸才嘆一口氣,說:“你知道我不想讓你一起去。”

    “如果不想我跟著,那當初你就不應該攪了我的婚禮。”

    “那是……任務。”

    “什么見鬼的任務,誰下的?”

    楚君歸一時語塞,他自己也說不清楚為什么任務內容變了,又要如何向林兮解釋?

    見楚君歸答不上來,林兮一副了然于胸的樣子,說:“我也不逼你了,反正你別想拋下我。現在做任務前的最后準備:吃飯,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