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51章 陰險

天阿降臨
     既然是戰術欺騙,那么楚君歸當然沒說實話。以他的消化系統,基本可以將有機物全部消化干凈,無機物也能吸收小半,這樣余下的就沒剩什么了,別說才過了兩天,就是一個月也不會有處理人體廢棄物的問題。

    楚君歸站在原地靜地,片刻之后林兮返回,已是一身輕松。

    她跳上丘陵,說:“這個地方比我們那里高了14米。”

    楚君歸點頭。

    “我想在這里建造一個據點,這樣控制區域可以更大,而且沒有死角。遇襲時可以構成交叉火力,給敵人更大的殺傷。”

    楚君歸皺眉,說:“可是這樣防御壓力增加的不止一倍。”

    “所以我們要把防御圈向這里傾斜。”

    “好像沒有必要。”這句話只是在楚君歸心里過了一下,并沒有說出來。他說出來的是,“很好的想法,等應付過下一波攻擊就考慮。”

    “嗯!”林兮很是高興。

    兩人返回基地,楚君歸繼續完善防御陣地。他連續修建了四五個單兵掩體,各個方向都沒有死角,這才罷休。這些物資本來可以用來生產更多的設備,擴大生產規模,但是全都被楚君歸挪用作增強防御。

    林兮也不反對,跟著楚君歸忙碌,他讓干什么就干什么。

    楚君歸心中的危機感則是越來越濃。敵人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這并不是什么好事。

    林兮也漸漸感覺到緊張氣氛,臉上笑容消失,拎著一大包的材料和零部件四處游走,布下一個又一個地雷。布到后來,連楚君歸看得都有些心里發毛,有些不想到那片區域走動,以免不小心踩到點什么。

    林兮和楚君歸的防御思路其實是不同的。楚君歸喜歡主動和機動防御,而林兮則是選擇了陣地戰和被動防御。這也和兩個人思維方式有關。

    楚君歸射術出神入化,一槍在手抵得上一個排的戰士。而林兮的防御則是普通戰士人人能做,且能大規模在戰場上推廣使用的,畢竟埋雷人人都會,不需要什么試驗體。

    但此時此刻,兩者結合,就造出了一個堪稱恐怖的防御體系。楚君歸都有點盼著獸群快點到來,好把林兮埋下的地雷踩掉一些。那么多雷圍在周圍,總讓人有些毛骨悚然,連夜路都不好走了。

    于是在楚君歸的期盼中,獸群終于出現。

    高空中出現了一只信使,它用尖銳的聲音嘯叫著,不知道在說些什么。緊接著大地震動,數以百計的異獸沖上高坡,排成一條松散的陣線,蓄勢待發。大量的棘背獸緊跟著出現,看上去足有四五十頭。它們本能地想往左近地勢最高的高坡聚集,但被空中的信使嚴厲吼了幾聲,于是四下散開,散落分布。

    獸群的異動讓楚君歸和林兮都十分意外,它們居然懂得分散隊形了?是從前幾次戰斗中汲取的教訓?可是明明沒有什么東西幸存逃走啊。

    楚君歸和林兮都盯住了空中的信使,若有所思。

    “有把握嗎?”楚君歸問。

    “不大。”林兮老實回答。在近2000米距離上打一個手掌大小的目標,確實有些難度。

    “那我來。”楚君歸拿起生存步槍,槍里還有兩發子彈。

    他穩穩地瞄準了信使,等待著最佳時機。

    信使似乎沒有覺察到危機,繼續大吵大鬧。三頭巨犀依次出現,中間一頭體型明顯比其它兩頭大些,而且肌膚上有奇異的銀色條紋。它抬起頭,打了個響鼻,有些不屑地和信使說著什么。

    信使體型小聲音大,巨犀則是天生聲如雷鳴,它們彼此之間的交談被楚君歸和林兮生存戰甲的定向信息捕捉系統全部截獲。

    它們使用的是聯邦與盛唐的混和語種,前后語序顛倒,邏輯混亂,不乏‘給他們點color see see’這樣的表述。

    楚君歸和林兮都是聰明人,在忍住笑之后,大致也能聽懂它們在說什么。

    巨犀的意思是,你這是在作死。

    信使則表示自己就是要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好掩護另一隊的行動。那兩個金屬爬蟲沒有這么好的準頭。

    巨犀:你這是在作死。

    信使:我……

    巨犀:你這是在作死。

    在從來沒有出現過異獸的方向上,地面紋路隱約有所變化,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就看不出什么。這一大片暗流,悄悄向著楚君歸的基地涌去。

    楚君歸和林兮都背對著這個方向,似是一無所覺。然而他們的顯示器上早已亮起成片的警報,在周圍地形示意圖上,有一大片紅點正在緩慢接近。

    兩人不需要回頭,戰甲自然有捕捉后方影像的感知器。

    “一群蜥蜴獸,居然還能掩護異獸,真是沒想到,不過,它們從那個方向來,是認真的嗎?”楚君歸感慨。

    “來都來了。這些家伙居然也懂得抄后路,實在是出乎意料。”

    “它們還會說話呢。對了,我看你昨天在后面忙了很久,究竟埋了多少地雷?”

    “我也有些忘記了,好像不是很多,也就五六十個的樣子。”林兮有些不確定。

    “覆蓋范圍呢?”楚君歸繼續問。現在地雷早就不按個數計算了,看的是殺傷覆蓋范圍。

    “大概能夠把那個方向上所有區域覆蓋三遍吧。”

    楚君歸只想翻白眼,政治組件不甘寂寞地自動激活,想要吐槽,但被楚君歸強行按了回去。

    楚君歸端起生存步槍,瞄準還在那里喋喋不休的信使,扣下扳機。

    生存步槍的子彈初速和彈道都不是生物質素步槍可比,子彈出膛一秒就到了信使面前。

    信使反應速度幾乎超出生命體的極限,瞬間上浮,居然避過了必殺的一槍!

    然而第二發子彈幾乎同時到來,瞄準的就是第一發子彈的上方。信使上浮,正好撞在第二發子彈上。

    它小小的身體驟然爆開,連塊大點的殘肢都不剩。

    楚君歸放下生存步槍,長出一口氣,道:“這小東西倒也奸滑!”

    林兮白了他一眼,“沒你陰險。”

    此時后方偷襲的獸群終于進入林兮所布的雷區,地面上突然好幾個洞口,從里面彈出一顆顆合金球,躍到半空后突然炸開,無數鋼珠如雨般灑落,瞬間在地面上砸出無數血花!

    這只是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