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83章 意外的決定

天阿降臨
     “你的機甲被人開跑了啊!”威廉的微笑永遠是那樣的優雅。只是現在這種優雅從每個角度來看都像是諷刺。

    約瑟夫呼吸變得粗重,好不容易才忍住咆哮,大步向外走去。

    “等等!”威廉叫住了他。

    “還有什么事?”約瑟夫的聲音冷得像冰,眼神卻好似冒出火來。

    “戴上頭盔,這里可不是基地。我可不想你變成這里第一位因為呼吸毒氣太多而隕落的將軍。”

    約瑟夫接過頭盔,又是一怔,“我的頭盔呢?”

    威廉的微笑更加迷人了,“你的頭盔同樣被那個家伙拿走了。不然他可開不走你的機甲,而且,我們得留下來救你,沒有辦法追擊。”

    約瑟夫的臉慢慢泛起紫色,雙手都在微微顫抖。他一言不發,扣上頭盔,把面具切換成不透明的模式,冷道:“我出去走走。”

    “啊對了,雖然讓那個家伙跑了,但是我們抓到了另一個代理人,也許你有興趣見見。”

    約瑟夫一言不發,跟著威廉離開了醫療帳篷,然后走進另外一間被整整一個班戰士守衛著的簡易房。

    約瑟夫和威廉推門而入。

    房間中靠墻放著一把椅子,上面坐著林兮。她的頭盔被摘去,雙手被扣在座椅扶手上,雙腳也被鎖在椅腳。

    看到她,約瑟夫又是一怔,“林兮?”

    “是我。你認識我?”林兮反問。

    “在皇室婚禮上被搶走的新娘,整個人類星域大概沒有人不認識你吧?盡管我覺得自己很有名,但不得不承認,你現在的名氣還是比我大不少的。”約瑟夫一邊說,一邊拉過一張椅子,在林兮面前坐下。

    威廉則拉過另一張椅子,坐在旁邊。

    約瑟夫雙手交叉,放在身前,說:“自從那場搶婚之后,就完全沒了你的消息。沒想到你變成了特別行動處的代理人,還被投放到這個見鬼的地方。我倒是有些不明白,他們想殺你的話似乎不用這么麻煩吧?”

    林兮平靜地說:“這只是個意外。”

    “意外?那你知不知道,在你之前已經有一個四級代理人登陸,然后沒過多久就被這里的獸群給消滅了?”

    “知道,不過是從你們的人那里知道的。”

    約瑟夫說:“你們能活下來,而且還過得不錯,確實讓我很驚訝。畢竟這里是能夠覆沒四級代理人的星球,兩個初階代理人不光擊退了獸潮,還能夠擊潰玫瑰的兩次進攻,最后還活捉了他一次,實在是讓人刮目相看。你說,我要怎么樣評估你的價值呢?”

    “隨便。”林兮淡淡地道。

    “隨便可不是一個很好的詞。我要是真的隨便了,你一定不會喜歡。”約瑟夫起身,走到林兮面前,再慢慢俯身,直到離她的臉非常近。

    他伸手托住林兮的下巴,往上一挑。

    林兮用力掙扎了一下,可是手腳被捆,戰甲的動力也被關閉,完全沒可能脫離束縛。

    約瑟夫的手沉穩有力,怎么都擺脫不了。

    林兮停止了掙扎,閉上眼睛,變得非常安靜。她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已經有所預料。

    約瑟夫沒有進一步的動作,說:“不害怕就有點沒味道了。”

    “林家一旦知道你做過什么,定會百倍千倍地報復回來。我又怕你什么?”

    約瑟夫看著她,嘆了口氣,說:“真是完美無瑕,完全是盛唐皇室的絕配。如果再多看一會,說不定我會真的做點什么。”

    林兮不說不動。

    她并無畏懼,但在這個時候,刺激對方并不是明智之舉。

    約瑟夫站直身體,在林兮面前來回踱了兩圈,然后說:“林小姐,其實我有一個非常好的策略可以讓你就范。你想不想聽一聽?”

    不等林兮回答,約瑟夫就說:“如果我沒有猜錯,這次和你一起登陸的另一名代理人就是在婚禮上帶走你的年輕人吧?你說,如果我把你綁在外面,限時讓他自己出現,束手就縛,否則的話我們就要對你做些不那么美妙的事,你說他會不會來呢?”

    “沒用的,他絕不會來。”林兮斬釘截鐵地道。

    約瑟夫放聲大笑,“你這么說我就知道了,他一定會來!”

    林兮臉色微變,怒道:“我一直聽說機械公敵是個非常紳士的軍人,但沒想到你竟是如此卑鄙!”

    約瑟夫笑得更加歡暢了,“策略不分好壞。只要能夠戰勝對手,那就是好策略。”

    旁邊一直沉默的威廉這時咳了一聲。

    約瑟夫轉頭,冷道:“怎么,在這顆行星你也會感冒嗎?”

    威廉淡淡地道:“天氣還算好。不過,如果我想要找到一個剛剛在我臉上踩了一腳的家伙報仇的話,不會像你一樣廢這么多話。”

    約瑟夫的臉剎那通紅,然后由紅轉紫。

    林兮立刻明白了一切,放聲大笑。

    約瑟夫被她笑得惱羞成怒,咆哮道:“笑什么!?”

    林兮哪會怕他,說:“我剛想到一個笑話。”

    約瑟夫很有種要抓狂的沖動,用力揮動手臂,大聲道:“他那是偷……也不算是完全偷襲。但確實是因為我大意了!對,我如果認真一些的話,絕對不會被他踩昏。”

    話一出口,約瑟夫就知道又說錯了。

    林兮還是覺得不能太刺激他,努力忍笑。

    威廉坐得更加舒服了些,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約瑟夫閉上了嘴,知道現在自己太激動了,在老對手面前,這樣只會讓對方看更多的笑話。

    威廉站起,拍了拍約瑟夫的肩,將他拉到一旁,對林兮道:“林小姐,現在你是我們的俘虜,我們只需要對你稍加折磨,那位年輕的騎士想必就會自投羅網。”

    林兮剛要說話,就被威廉制止。他保持著迷人的微笑,繼續道:“你不必急著說話,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你也知道那是沒有用的。你先冷靜一下,對,就是這樣。好了,現在你可猜猜,我們會怎樣對你?”

    林兮一言不發,并不打算配合。

    威廉似乎從來都不會生氣,說:“我們會放了你。”

    “放了我?”林兮顯然不信。

    “對于能夠正面擊敗約瑟夫的騎士,我們應該給他與實力相稱的尊重。我們不會使用陰暗手段來擊敗他。但是,我有一個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