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84章 別無選擇

天阿降臨
     威廉還沒來得及說條件,忽然地面震動,轟鳴聲中,整個簡易房都開始晃動。

    敵襲!

    約瑟夫和威廉瞬間做好戰斗準備,約瑟夫看了眼林兮,將手中的頭盔遞給了她,同時戰甲手臂上射出一道高能激光,切斷了她手腳上的束縛。

    “一會如果有危險,自己躲好點。”約瑟夫叮囑。然后從下屬那里拿過一個新頭盔。

    簡易牢房是可呼吸環境,進來是不用戴頭盔的。但這原本不是為了舒適,而是防止逃跑。沒有頭盔的話,林兮在外面只能存活幾分鐘。

    威廉不像約瑟夫這么啰嗦,已經沖了出去,約瑟夫則交待完林兮后,緊跟著沖出。

    林兮戴上頭盔,活動了一下身體,一名戰士就走過來,說:“兩位將軍說把這個交給你。”

    林兮一看,正是自己這具生存戰甲專用的能源包,此前被俘時被拆走,失去動力的戰甲就變成了單純的盔甲,也是束縛行動的鎖鏈。

    林兮默默將能源包裝上,戴上頭盔,啟動了生存戰甲,試了試沒有故障,就走出簡易房。

    外面出奇的安靜,最初的爆炸之后就沒了聲息。約瑟夫和威廉離開后也不再有動靜。

    林兮出門,左右看看,就見一名聯邦戰士走過來,指了指一個方向。

    林兮有些疑惑,只覺得這些聯邦戰士都變得有些奇怪。不過她現在至少有了戰斗和逃走的能力,只要不遇上約瑟夫或是威廉,其他人一般不是她的對手。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順著戰士指的方向過去,繞過兩排帳篷之后,忽然全身一震。

    在遠方空地上,立著約瑟夫的機甲。機甲旁邊則是數輛戰車和一具重型機甲殘骸。戰車都是空的,也就罷了。那具重型機甲此刻卻是手腳盡斷,趴在地上,動彈不得,就連駕駛艙蓋都打不開,也不知道是怎么弄成這樣的。里面的駕駛員已經不再掙扎,顯然是認命了。

    威廉已經開來了他那架銀黑涂裝的機甲,而約瑟夫站在旁邊,有些不知所措。

    “你是來自投羅網的嗎?”威廉問。

    灰色機甲駕駛艙逐漸透明,露出里面的楚君歸,他的面具也透明化。然而,從他的臉上依舊看不出任何情緒上的波動,聲音也是如此。

    “我是來談條件的。”

    約瑟夫指了指地上的戰車殘骸和重型機甲,冷笑道:“這就是你來談條件的方式?”

    “只有這種方式你們才會坐下來談,不是嗎?”

    約瑟夫雙眼微瞇,說:“用這種方式給自己積累不了多少籌碼。”

    “我的籌碼遠不止此,我想你比你身邊這位先生更加清楚。”說著,楚君歸拍了拍座下的機甲。

    約瑟夫臉上頓顯殺氣,喝道:“你找死!”

    “夠了,約瑟夫。”威廉攔住了約瑟夫,然后對楚君歸說:“也許我們看到的籌碼還不是全部。別浪費時間,你直接說吧,都有什么籌碼。然后我們就可以談了。”

    “我可以不斷偷襲騷擾,讓你們永遠不得安寧。”楚君歸道。

    “笑話!”約瑟夫又忍不住了。

    楚君歸操縱機甲,踢了踢地上被打殘的機甲,平靜地說:“這不是笑話。想想你們到目前為止的傷亡,我可以保證,未來因我而起的傷亡會遠遠超過目前的數字。作為兩名優秀的將軍,這種程度的傷亡是你們無法接受的。”

    約瑟夫又想說話,但被威廉拉到一旁。

    “你的籌碼我們已經知道了,不算夸張。那么現在,你可以說說你想要的是什么了。”威廉道。

    “放了林兮。”

    約瑟夫還想說話,而威廉操縱機甲橫跨一步,完全把他擋在身后,同時機甲后部排出一團廢氣,徹底淹沒了約瑟夫。

    威廉保持不變的禮貌微笑,說:“這個要求有點高。為確保林兮在我們手中,所有在四號行星上的部隊都可以犧牲,包括我和約瑟夫。不過我還是愿意聽聽,為了實現這個要求,你打算付出什么。”

    楚君歸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我要的并不是簡單的放了她,而是要送她離開這顆行星,然后以秘密且快速的方式送她回盛唐,并且必須給出一個合理的回歸理由,不能讓她回去后有任何后患。”

    “你的要求我知道了,那么,代價呢?”

    約瑟夫從廢氣中逃出,聽到這番話也安靜下來,等候著下文。

    “代價是我自己。”楚君歸十分平靜。

    “不行!”遠處的林兮一聲大喊,沖了過來。然而周圍的聯邦戰士一擁而上,撲倒了她,將她牢牢按在地上。

    林兮勉強抬起頭,拼命地叫:“你快逃!離開這!只要你不被他們抓住,他們就不敢把我怎么樣!快走啊!”

    楚君歸靜立不動。

    “你快走!不用擔心我,林家必然會為我復仇,將來你……你也可以為我報仇!”

    楚君歸還是不動。

    林兮幾句話嗓子就喊啞了,聲音漸輕,然后怔怔地看著楚君歸。

    啪啪啪!威廉鼓掌。

    他揮手示意聯邦戰士們散開,自己走過來,俯身將林兮拉了起來,轉身望向楚君歸,說:“真是精彩的愛情。但你就不怕投降之后,我們食言,把你們一起抓回聯邦嗎?畢竟你的那些籌碼,在你束手就縛的一刻起就沒有用了。你就這么相信我們?”

    “我相信他,并不相信你。”楚君歸向約瑟夫指了指。

    約瑟夫大為意外,然后瞬間滿心歡喜,上前一大步,含笑道:“想不到你眼光還挺好的!說說,你為什么會相信我?”

    “因為一個蠢到敢走出機甲和我單挑的家伙,再壞也壞不到哪里去。”

    約瑟夫笑容瞬間凝固。

    “哎,你,我……這個……”約瑟夫只覺一口氣憋在胸口,連話都不會說了。

    “啊哈哈哈哈!”威廉放聲狂笑,長久以來保持的高冷矜持形象全都毀了。

    約瑟夫氣得跳腳,兩眼充血,怒道:“枉我對你們那么好!真是他@#¥%的!”

    威廉笑得機甲都在搖晃,好不容易平靜一點,才問:“既然你不相信我們,為什么還要這么做?”

    楚君歸淡道:“我別無選擇,只能如此。”

    威廉起先還不明白,但想了想后,忽然就笑不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