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90章 過關

天阿降臨
     “以前?我并不認識你。”林兮板著臉。

    玫瑰也不生氣,說:“我們是不熟,所以我是在跟他說。”

    房間里除了她們之外,就只有楚君歸。

    林兮有意無意地看了楚君歸一眼,似有殺氣。

    楚君歸一臉無辜和茫然。看了他的樣子,林兮只覺得氣也不是,不氣也不是。

    而試驗體則暗自慶幸,好在這次政治組件沒有掉鏈子,給出了靠譜選擇。

    林兮看著玫瑰那張精致得挑不出什么瑕疵的臉,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她坐得端正,雙手置于膝上,掛著久經訓練而成的優雅微笑,說:“既然你這么說了,那我就叫你玫瑰吧。玫瑰小姐的稱呼,好像有些不恰當。”

    玫瑰依舊是一副什么都無所謂的樣子,說:“怎么就不恰當?物理上嗎?這點你可以放心,我身上改造的器官雖然多了點,但肯定是女人。這一點我想他同樣很清楚,畢竟我的傷是他治好的。”

    林兮的戰甲里忽然響起了有些刺耳的摩擦聲,好像是有什么結構在大力擠壓下變形扭曲了。不過表面上,她完全沒有動作。

    林兮望向楚君歸,保持著不變的微笑,問:“是這樣的嗎?”

    楚君歸沉思了一秒鐘,然后說:“治療中我看到的只是角質、真皮和肌肉層,并不足以形成判斷。如果需要的話,基因檢測會是最好的方式。不過,既然她這么說了,我選擇相信。”

    無形的殺氣頓時有所緩和,林兮點頭,說:“好,我也選擇相信。”

    玫瑰似笑非笑地看了楚君歸一眼,說:“謝謝你們的信任。現在來說說我的任務吧,還有,我今后睡在哪里?”

    林兮早有準備,立刻拿出一份文件傳送過去,說:“這里2號基地的整體規劃圖,里面主體的建設任務已經完成大半,現在剩下的是最后的完善與收尾工作。不過我們現在物資有些不足,同時還面對獸潮的威脅。我的建議是,你的任務重心可以放在警戒和戰斗方面,有空的時候再來幫忙建設。你看怎么樣?”

    “沒問題。不過,在這個方向上似乎還有些死角,我覺得應該增設幾個陣位,或者增加陷阱和地雷等被動防御措施。”

    “啊,這個我確實沒有想到。你看這幾種地雷怎么樣?”

    看著開始熱烈討論、氣氛迅速升溫的兩個女人,楚君歸完全沒有弄懂是什么狀況。

    他手上還有大把的事要做,既然看樣子玫瑰已經成功加入,他就準備繼續去干活。還有數量眾多的設備需要芯片一一改進升級。

    林兮只說了一句:“一會我來找你。”就繼續和玫瑰討論。

    楚君歸離開休息室,來到位于基地中央的生產區。在這里幾名戰士正用手持工具不斷挖掘,拓展地下空間,以便容納更多的生產設備。

    楚君歸來到一個工作臺前,輸入設計圖,準備生產一個普通版的進階工作臺。這種進階工作臺是生產無機質編輯器的必要前置。只是以前總是缺乏幾樣必要的稀有金屬。但是在收獲了一批聯邦戰車和機甲殘骸后,就備齊了所有的稀有金屬。

    無機質編輯器可以直接生產許多高性能的金屬材料,無需提供一些極端的生產環境,它就可以直接編輯分子結構而得到具備某些突出物理特性的合金材料。唯一的缺點就是能耗大,產量低。

    有了基本版的編輯器,才能開始設計異星版的編輯器。

    楚君歸剛在芯片里排列好了后續的一系列任務,通訊頻道中響起林兮的聲音:“5分鐘后在房間里見。”

    不知為什么,楚君歸莫名的感覺到有點寒意。

    楚君歸和林兮的專屬休息室位于基地一層,與休息室稍有些距離。

    楚君歸放下手中工作,從地下生產區上樓,來到自己房間,經過氣密艙后,就摘下頭盔,推門而入。

    房間不大,兩張床分別靠在兩邊墻上。除此之外,房間里只有兩把單人沙發、一張小桌子和一個儲物柜。

    林兮坐在沙發上,似笑非笑,向對面沙發一指,說:“坐。”

    楚君歸老老實實地坐下,身體挺得筆直。

    看到他的樣子,林兮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立刻把笑容壓下,變得一臉嚴肅。

    “君歸,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好好聊一聊了。”

    楚君歸感覺莫名其妙。這段時間不是忙著戰斗就是建設,拼命和時間賽跑,哪里有空余時間停下來聊天?這可是事關生死存亡的。要不是約瑟夫他們留下來幾間簡易房,楚君歸連氣密室都不打算建。

    有生存戰甲,還要氣密室干什么。浪費時間浪費材料。

    說到聊天,兩人不是天天都在通訊頻道里聊嗎?聊天內容似乎有些枯燥,全都是圍繞著材料和設計圖轉。不過這段時間的生活就是這樣,林兮對建設的投入程度絲毫不比楚君歸對火力的態度差。

    但林兮既然這么說了,楚君歸就只有點頭。政治組件一再地提醒他,不要在這種時候試圖和林兮講理。

    見楚君歸點頭,林兮就說:“那我們就來聊聊吧。對了,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給她治傷的?她傷在哪里啊?嚴重不嚴重?都是怎么治的,效果如何啊?”

    楚君歸認真地想了三秒鐘,然后在所有組件給出的上百個不同選擇中進行了全面的分析比對,說:“當時治療的目的僅僅是不讓她傷勢惡化。其實直到剛才,我都不知道她是女人。”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是女人。”

    “事實確實如此。在治療過程中無法分辨她的性別,僅從主觀判斷的話,我會認為她是男人。”

    林兮明白過來,瞪了楚君歸一眼,哼道:“占了便宜還裝傻!算了,這次就勉強原諒你了。”

    楚君歸松了口氣。

    林兮忽然湊過來,用手劃出一道筆直水平的線,一臉好奇地問:“真的完全看不出嗎?”

    楚君歸點頭,說:“除非當場檢測基因。”

    “那你為什么不檢測?”

    “沒必要的。她給出的條件不好就直接處死,給出的條件好就釋放。檢測基因干什么?”

    “算了,那就這樣吧。”林兮十分遺憾,不過終于放過了楚君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