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02章 搬東西的

天阿降臨
     一個倒霉的求生艙既沒有打開降落傘,也沒能開啟緩沖引擎,就那樣砸在地上,翻了幾個跟頭才停下。

    求生艙的艙門打開一線,里面的人連踹了好幾腳,才把艙門踹開。從里面陸續爬出三個人,然后再把第四個從艙內拖出來。他們明顯在劇烈沖擊下受了傷,做完這些就癱在了地上。

    然而還沒等他們來得及觀察周圍環境,就聽引擎轟鳴,一輛機車沖了過來,剎停,車輪揚起大片泥土,向他們披頭蓋臉地澆了下來。

    幾人本能地舉手護頭,然后就感覺后頸處劇震,眼前發黑,就此失去了意識。

    楚君歸從灰土中走出,不理會拋在旁邊的機車,向著最近的救生艙落點奔去。近十輛機車此刻也紛紛趕至,所有能走路的槍騎兵都跟了上來。他們拋下機車,拿起武器,跟著楚君歸沖向下一個救生艙。

    只是所有槍騎兵戰士都是正規端槍,而楚君歸則是單手倒握槍管,像拎棒球棍一樣提著突擊步槍。

    下一個救生艙艙門打開,里面只出來一個人。他勉強爬出艙門,然后就癱倒在地,靠著救生艙坐著,不斷喘息。

    楚君歸出現在他面前,向艙內望了望。標準乘員四人的救生艙內還有兩人,只是他們都歪倒在一邊,已經失去了生命跡象。

    楚君歸向地上的人一指,就有一名槍騎兵過來繳了他的武器,再把他捆了起來。

    這時楚君歸早已站在下一處,仰頭等候著空中的救生艙落地。這是一個大型救生艙,里面足能裝下數十個人。一般來說像軍官休息室、醫療室、戰甲裝備艙、作戰指揮廳等重要艙室,本身都可以當作救生艙使用。這個大型救生艙也是如此。

    大型救生艙砰的一聲落地,楚君歸直接站到了艙門前。

    后方的玫瑰大驚,奔了過來,叫道:“小心!他們有武器!”

    她的提醒來得太晚,艙門打開,露出門后一名全副武裝的戰士,槍口已經對準了楚君歸!

    槍聲驟響,子彈如狂風驟雨般潑出,而楚君歸則是瞬間側身,貼著門框進了救生艙。

    救生艙內槍聲大作!

    玫瑰剛剛趕到,恨得一跺腳,提槍就向艙門沖去。她剛到門口,里面忽然呼的一聲飛出一團黑呼呼的東西,差點仰面砸中她。好在玫瑰身手不凡,一個矮身讓過了偷襲。

    她回頭一看,見偷襲的不是東西,而是一個人。只是那人撲擊不中后直接摔在地上,再無其它動作。

    玫瑰愕然,還沒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聽呼呼兩聲,從艙門里又撲出兩個戰士。她趕緊閃避,結果那兩個戰士落地后也是一動不動。

    就這樣,不斷有人從里面飛出,個個人事不省。

    玫瑰終于明白發生了什么。

    這時楚君歸終于走了出來,一手還提著一人。他將這兩人往地上一扔,往身后指了指,說:“里面還有三個,都搬出來。”

    不等槍騎兵們執行命令,楚君歸抬頭看看空中緩緩移動的巨大救生艙,把手中機械鍵盤掉了個個兒,對準救生艙的緩沖引擎就是一槍。

    這一槍引發連鎖爆炸,緩沖引擎熄滅了一半,巨大救生艙終于抵擋不住四號行星的引力,徐徐墜落。

    楚君歸看了看它下墜的軌跡,大步奔了過去。

    玫瑰、林兮和幾名槍騎兵趕緊跟上,生怕楚君歸落單。這個救生艙里面看樣子能裝下上百人,一看就是登陸艦指揮艙,此刻全艦重要人物大部分應該在這個艙里。

    指揮艙依靠僅存的緩沖引擎,不斷調整姿態,好不容易才避免了翻覆的命運,平平地拍在了地上。轟鳴聲中,它往下一沉,將堅硬的地面都砸下去一米。

    楚君歸倒提自動步槍,在手心里掂了掂,就像提著棒球棍的混混,來到了艙門前。

    他用力拍了拍艙門,大聲喝道:“里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我包圍了!想活命的話放下武器,一個個排著隊出來!”

    不遠處,林兮和玫瑰面面相覷。指揮艙內,幸存的軍官戰士也在面面相覷。

    楚君歸的話通過傳感器在艙內播放,而且自動切換成了聯邦語。問題是,這段話他們每個詞都懂,但連在一起就有些弄不明白意思了。

    一個軍官實在忍不住,指著虛擬屏幕上的楚君歸,說:“他就一個人,就把我們包圍了?!”

    “那邊不還有幾個嗎?”

    “加在一起有十個嗎?我們有多少人?”軍官反問。

    “大概是個傻子吧,算了,管他那么多,先把他干掉再說。我們只有應急的物資儲備,得快點把基地建起來。”一名高級軍官上前一步,向左右指了指,說:“你們開門,把他干掉。”

    指揮艙的艙門緩緩打開,開門就是一陣彈雨。

    然而所有人眼前一花,楚君歸已如鬼魅般從彈雨中穿過,進了指揮艙!

    指揮艙內頓時槍聲大作,間中響起一聲聲有節律的砰砰悶響。每聲悶響過后,槍聲就會稀疏一些。

    看著黑洞洞的艙門,就是林兮和玫瑰也不敢貿然進入,更不用說槍騎兵們。

    砰!砰!砰!

    從艙門里每傳出一聲悶響,槍騎兵們的眼角就會下意識地抽動一下,他們已經猜到聲音的來源是什么了。至于間中偶爾響起的慘叫,就是壓抑氣氛的最佳點綴。

    指揮艙內,最后一個高級軍官倒地。

    他掙扎還想爬起來,但楚君歸上前重重一腳,將他踏暈。

    一切都安靜了。

    指揮艙外,一名槍騎兵悄悄對羅蘭德說:“上校,我們是來……戰斗的?”

    “不,搬東西的。”羅蘭德面無表情。

    指揮艙內,楚君歸長出一口氣,剛剛放松,忽然看到艙內一角居然還站著一個人!

    她身穿藏青色的戰甲,做工極致精美,宛然是一件藝術品。重要的是,看到她的第一眼,楚君歸竟有種異常危險的感覺!

    她緩緩抬手,姿勢優雅的無可挑剔,指尖劃過的弧線精準得如同使用主腦測繪,一時之間,連楚君歸都看不透她的破綻。

    在楚君歸眼中,她頭盔兩側忽然有肉眼看不到的波動出現。

    試驗體瞬間如遇見天敵的猛獸,迸發出全部潛力,如閃電般撲了上去!

    “我投降!”

    青甲少女話剛出口,后頸就被楚君歸一把拿住。試驗體隨手一抖,將她抖暈。

    等她暈了過去,楚君歸才想起什么,趕緊問:“你剛才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