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03章 麻煩之源

天阿降臨
     “我是伊莎貝爾.奈.海瑟薇!我要求得到與我的名望與地位相稱的待遇,并且,我需要見到那個敢于侵犯我的家伙,要他親自、當面、以最隆重和誠懇的方式向我道歉!立刻!馬上!現在!否則的話……”

    房門外的兩名槍騎兵守衛面面相覷。左邊的守衛無奈地道:“這都第幾遍了?怎么沒完沒了。”

    “第29遍。”

    “你怎么知道?連這個你也數?”

    “我處女座。”

    “……”

    房間里面慷慨激昂的審判宣言終于結束,照例應該有重重的一腳踹門,但是并沒有。

    兩名守衛平心靜氣地等了好一會,都沒有等來那砰的一聲,一時之間說不出的別扭。

    右邊的守衛說:“我再去跟老大匯報一次吧,這樣不是辦法。”

    說罷,也不等左邊的守衛意見,他徑自跑了出去。

    左邊的守衛叫都叫不停他,哼了一聲,道:“當我不知道你?不就是覺得聽不到第30遍感到別扭嗎?”

    此時此刻,楚君歸正駕著牽引車,指揮著一眾槍騎兵往回搬救生艙的殘骸和各種求生物資。

    玫瑰緊緊跟在他身邊,大聲道:“你現在還有心思弄這個?你惹下大麻煩了知不知道?我要是你,現在就要開始考慮應該怎么處理那位大小姐!”

    她不知道說了多少遍,楚君歸終于有了反應,“我會去處理的。”

    玫瑰倒是一怔,問:“你怎么開竅了?”

    楚君歸說:“同樣的話你已經重復了17次,說明這件事非常重要,我需要認真考慮。”

    “為什么是17次而不是16次或是18次?”玫瑰追問。

    旁邊的林兮也豎起了耳朵。

    “秘密。”楚君歸一句話把兩個女人堵了回去。

    林兮狠狠瞪了楚君歸一眼,對玫瑰問道:“我們的臨時監獄沒有問題吧?”

    “當然沒有。那些房間都是槍騎兵專門設計的戰場監獄,堅固程度都是戰艦級的。別說普通人,就是穿了戰甲,也別想從內部破壞。更何況我們還把他們的戰甲全都給脫了。不過要說問題,也不是沒有。”

    “什么問題?”

    玫瑰嘆了口氣,說:“你不覺得那么小的房間塞進去一百多個大男人,有點太小了嗎?”

    林兮立刻想起了母星時代的一味名產:沙丁魚罐頭。

    “那個海瑟微,真的就是那個海瑟微?”林兮皺眉問。

    玫瑰說:“是的,就是薔薇之環的名門,位列內壁青之環的溫頓家族的小公主海瑟微。這次她帶來的是著名的海盜旗軍團。這可是絲毫不比槍騎兵差的特殊軍團。溫頓家族在薔薇之環的地位也遠不是約瑟夫和威廉兩家可比的。”

    “那你的建議是?”

    “很簡單,放了她,或者最好是直接把她交給陰影要塞的約瑟夫和威廉。作為回報,溫頓家族的友誼什么的估計你們也不感興趣。但是至少可以讓海盜旗用穿梭艦將你們從這里送出去。你們不是代理人嗎,以海瑟微的身份,完全可以向海盜旗軍團要一艘主力戰艦,作為你們起家的資本。”

    這一下連林兮都有些驚訝了,“她這么值錢?這豈不是比我還要值錢得多?”

    這回輪到玫瑰白了她一眼,“你們林家一向講究什么鐵血報國,在贖金上是出了名的摳門,歷史上都沒付過幾回。就這樣你還想和小公主比?連約瑟夫那個笨蛋的贖金都比你高個十倍八倍的。”

    林兮怒了,“我們林家清正廉潔,哪來的錢支付那么高的贖金?”

    “所以你們林家子弟傷亡高啊!一看到是林家的部隊,誰都不會費事去抓俘虜。”

    這一下林兮無話可說,確是事實。在邊境的小規模沖突中,一些盛唐的屬國部隊遇到聯邦艦隊,都是盡可能的生擒,為的就是想要贖金。為此而打輸的冤枉仗也有不少。

    林兮哼了一聲,一時怒氣無處發泄,對楚君歸道:“你抓來的麻煩,你自己去處理!”

    楚君歸愕然,“我怎么處理?”

    “你想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林兮鼓著嘴道。

    楚君歸無奈,只好建了個任務,扔給政治和戰術欺騙兩大組件去分析。藝術組件照例蠢蠢欲動,什么都想摻上一腳。

    三人返回基地,就見一名守衛跑了過來,道:“老大!那個女人把她的話已經重復了29遍了,然后她不肯重復第30遍!”

    楚君歸嘆了口氣,說:“我知道了,現在帶我過去。”

    “是,老大!”

    自從目睹了楚君歸一人包圍對方全體的英勇后,所有槍騎兵一夜之間全部改稱老大,連上校羅蘭德也不例外。

    事后楚君歸在細問之下,才從玫瑰那里得知,在聯邦內部槍騎兵和海盜旗一向不對付,在諸多方面都有競爭。兩大軍團又都是半公半私性質,在私底下都有許多見不得光的行動,利益交叉之處不少。在某些灰色星域,雙方甚至打過不止一仗。

    因此看到楚君歸在槍林彈雨中如入無人之境,一人放翻上百海盜旗,還生擒了小公主海瑟微,所有的槍騎兵老兵都是瞬間歸心。他們都沒想到,都是35世紀了,在戰場上居然還會出現這種如鬼如神般的人物。

    海瑟微被關在一間單獨的房間里,這間其實也是楚君歸和林兮休息的地方。沒把海瑟微跟其他人關在一起,并不是楚君歸好心,而是海盜旗其他成員跟見了鬼一樣,寧可當場造反也不肯觸碰到海瑟微一點。也是由此,試驗體認識到了海瑟微的身份特殊,把她單獨關押,連自己的臥室都拿了出來。

    楚君歸打開房門,走進房間。

    海瑟微還是有優待的,并沒有脫去她的戰甲,也沒有取走戰甲的能源包,只是摘了她的頭盔而已。

    看到楚君歸進來,海瑟微轉身,頭微微仰起,帶著一點人為俯視的角度審視著楚君歸,深碧色的雙眼燃燒著怒火。

    不過她盡可能地壓抑著,不讓自己失態,以冰冷且傲慢的聲音說:“野蠻人,你是來道歉的嗎?”

    楚君歸一怔,“道歉?不,我只是來問一個問題。”

    海瑟微說:“如果你肯誠心道歉,那么作為博學的溫頓家族一員,我不介意回答你的問題,只要不敏感。”

    “你最后那一式的后招是什么?”

    “什么最后一式?”小公主一臉呆懵。

    “就是你最后的那個動作。”

    海瑟微抬手,問:“是這……”

    她話未說完,楚君歸已經出現在她身后,下意識地捏住她的后頸,將她抖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