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35章 不是安慰

天阿降臨
     第二幅影像同樣是這處山谷,開頭和第一幅影像沒有什么不同,信使的關注點始終在那個石臺上,其它都是一片模糊。忽然之間,影像中出現陣陣短促刺耳的聲音,信使迅速抬頭,望向遠方。

    在天際線上,貼著云層飛來一群黑點。黑點速度極快,幾乎才在天邊出現,轉眼間就到了谷地上空。在這一瞬間,所有人都看清了來襲的究竟是什么。

    “標槍導彈!”米德爾頓話一出口,影像已然被強光和烈火所充斥,然后就是一片黑暗。

    還是海瑟薇打破了沉默,問:“你確定嗎?”

    “沒錯,雖然很模糊,但我確定那就是標槍系列導彈。在緊急運送物資清單上,就有這種落后的導彈。從爆炸瞬間的威力看,也符合這一系導彈的標準。”米德爾頓說。

    玫瑰說:“只有落后的東西才能在這里使用。”

    海瑟薇沉吟道:“看來是陰影要塞那邊發動的襲擊。槍騎兵們已經在這里發展得這么好了嗎?”

    米德爾頓眼中閃過危險光芒,說:“我們海盜旗也不會差到哪里去。”

    “希望盧尼的指揮水準能和內斗一樣厲害。”海瑟薇冷笑。不過她這句話就沒人敢接了。

    還有最后一段影像,玫瑰直接放了出來。

    這段影像很短,山谷已經是一片狼藉,到處都是焦尸,死傷的戰獸遠遠超過此前影像中所看到的,也不知道是從哪里來的。山谷中央正冒出縷縷黑氣,重新組成一團黑霧,只是這團黑霧比原先要小得多,恐怕還沒有百分之一大。

    信使掙扎著爬起,躍上石臺,看到上面的影像只剩下一團,就是那群異獸。隨即它用力飛起,沉沉伏伏,向著遠方飛去。在它的視野中,遠方某個地方有一群異獸,正是在石臺上顯示出的那群。

    影像到此為止。

    海瑟薇一臉好奇,問:“這是怎么辦到的?”

    “原理很簡單,給它看不同的典型影像,記錄下它大腦的一切波動,就能找到它的記憶區,以及這些影像在它大腦中的表現特征。然后搜索它的記憶區,與影像匹配的,就可以自動重現出來。所以典型影像越多,積累的數據越多,我們就越能掌握更小的像素在它們記憶中的呈現方式。到了最后,就可以完全把它的記憶以影像的方式重現。”

    “真是奇妙的想法。”小公主贊道。

    玫瑰笑了笑,說:“傭兵的世界里有意思的東西還有很多。我們要面對眾多不同的困難局面,有些行星上的環境完全超乎想像。時間久了,積累下來的各種小經驗小技術就多了。”

    小公主聽得兩眼發亮,米德爾頓則是一臉憂色。

    林兮凝思片刻,問:“能不能再分析出更多的記憶影像?我們需要知道更多。”

    玫瑰搖頭,“數據是有,但是不夠。我們需要抓到更多的信使,也需要能夠讓它們活下去的藥。這只太不經折騰了。”

    眾人顯然沒有怪她下手粗暴的意思。能夠直接從記憶區讀取數據,可比常規拷問手段強太多了,收獲也要大得多。

    林兮投射出一幅全息地圖,上面有一條狹長的發亮區域。發亮區域內地形數據一應俱全,一端是2號基地,另一端則是陰影要塞。陰影要塞周圍近100公里的范圍內也都有詳細地形數據。

    2號基地之外的地圖,都是得自槍騎兵和玫瑰。玫瑰第一次前出探索,就誤打誤撞地沖到了林兮和楚君歸面前。

    林兮問:“標槍系列導彈的射程是多少?”

    米德爾頓說:“這款導彈有非常多的型號。不過我想他們用的是緊急調運過來的2A型,那么在這里最大射程應該是700公里。

    林兮伸手在地圖上劃了個圈,說:“我們就按最大射程算,信使記憶中的山谷應該就在這個范圍內。另外我們發現信使的路線與陰影要塞的夾角為31度,也就是說,這個山谷有可能在這條路線的延伸線上。”

    林兮又劃出一條線,切入了剛剛畫下的圓里。

    “再考慮到信使的飛行速度,以及影像中異獸群的方位,那么山谷的位置很可能在這一帶。”林兮在地圖上畫了一個圈,雖然這個圈的直徑接近100公里,但是范圍已經大幅縮小,至少有火力偵察的可能。

    “要做一次火力偵察嗎?”米德爾頓問。

    “不,我們人手不夠,在野外的戰力不足。剛剛影像里,山谷中光是死去的戰獸就有成千上萬,遠遠超出B級獸潮。我們萬一遇到大規模的獸潮,那就是送死。所以我的想法是,多造幾架無人偵察機,固定在這幾個點偵察,一到就返回。希望這一次我們的運氣能好一些。”

    “無人偵察機不是問題,我手上還有好多設計圖。不過我希望用‘生存’級復合材料制造,這樣它們能夠與環境融為一體。金屬材料太多的話磁場會很明顯,這里的生物們應該對磁場變化都特別敏感。”海瑟薇說。

    “沒問題,你想用多少就用多少。我們需要至少八架。”

    “給我一天時間。”

    會議結束,楚君歸就走向生產區域。林兮從后面趕上,叫住了他。

    “最近在忙什么?”她問。

    “在設計四階代理人工作臺的異星版。嗯,讓我看看,還有兩天就能完成了。”

    “是啊,你和我說過的。”

    楚君歸停步,看著她,問:“怎么了,有不開心的事?”

    “我很不喜歡這種和時間賽跑的感覺,太緊張也太累了。而且有這么多人的責任在我身上,我每天都看著他們,每少了一個,都像是在我心上插了一刀。然而這些事又不能和別人說,只能埋在心里。”

    楚君歸嘆了口氣,說:“大家都是精銳戰士,都知道只要上了戰場生死就由不得自己,所以不會有人怪你的。而且你已經做得非常好了,如果不是你,我們的傷亡還要大得多。”

    “真的嗎?”

    “當然!”楚君歸認真且真誠。

    “不過基地能夠撐下來,全是因為你。”

    楚君歸微笑著說:“我的作用有限,而且會越來越有限。就是在開始階段我有些用,但是我們想要活著離開,就需要你的規劃和指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