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188章 為什么要走?

天阿降臨
     看到趕來救援的是人而不是戰獸,聯邦戰士都沒有猶豫,立刻從戰車或機甲爬出來投降。和被戰獸活活吃掉相比,投降所丟失的那點體面已經不算什么了。

    經歷過躲在戰車車艙里,聽著外面戰獸啃咬裝甲板的聲音,默默計算著還能支持多久之后,還能活著就是最大的幸福。

    楚君歸擔心獸潮隨時有可能再出現,便迅速收攏俘虜,讓他們自行攜帶食物補給前往2號基地。余下的工程車只選了幾具損毀最小的機甲拖回基地,其它的暫時都扔在原處。

    基地內,工程師和科學家們把移動基地的動力連接到2號基地,恢復了動力供應。有了動力,基地完好的炮塔還有幾百座,就有了最基本的安全保障。

    俘虜們很清楚自己的處境,并沒有被動等候調遣,而是直接投入到基地的重建之中。現在的2號基地被摧毀了大半,必須立刻補修基本的防御工事,恢復生產能力。

    最終的統計數字讓楚君歸也有些意外,這一戰俘虜了整整1100人,既有槍騎兵,也有海盜旗。聯邦兩大軍團合流,才有如此規模攻勢。

    只是小公主不見了。

    在通訊頻道的呼叫沒有任何回應。楚君歸開始還以為她出了什么意外,但是細想可能性也不大。海瑟薇的戰甲品階極高,防御性能出眾,就是被戰車炮直接命中也不會喪命。而且眾人找遍戰場,也沒有找到她的任何東西。

    楚君歸問了一圈,發現在戰爭開始后就再也沒有人見到過海瑟薇。失蹤的不只是海瑟薇,還有米德爾頓。

    兩人同時失蹤,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隨著來襲的聯邦部隊一起離開了。

    林兮和玫瑰都顯得情緒不高,連例行的會議也不開了。楚君歸很清楚她們的感受,畢竟這段時間以來大家共同生活、共同戰斗,在惡劣之極的環境下不光活下來了,還逐漸發展壯大。用同生共死來評價這段日子,并不為過。

    楚君歸也不知道該說什么,默默忙碌,把這件事有意忽略。反正現在有足夠多的事,比如遍布戰場的破損戰車,以及戰獸尸體。這些都是資源,完全可以回收利用。特別是戰獸材料,2號基地原本的庫存已經快消耗完了。

    而戰俘也是一個不安定的因素,這么多人一旦有了武器,后果不堪設想。眼下他們為了生存,或許會愿意配合,但再過一段時間會發生什么,誰也不知。

    為防萬一,楚君歸要求所有投降的戰士必須交出戰甲和個人終端的底層控制權限。有控制權限在手,一旦他們想要反叛,楚君歸只要停止戰甲呼吸系統的運轉,就能將叛亂戰士滅殺。

    至于余下的海盜旗戰士,同樣情緒不高。海瑟薇也就罷了,米德爾頓也悄然離開,讓他們明白自己已經是被徹底拋棄。

    忙碌之際,楚君歸忽然收到了林兮的一條信息,“我以為,我和她已經是朋友了。”

    “是朋友,以后也會是。”楚君歸回了一句。

    “怎么可能?”

    “她不可能永遠和我們呆在一起的。”

    “是啊,她有家族,是高順位繼承人,有自己的責任和必須去做的事。”

    “正是這樣。如果有一天,我們離開了四號行星,她也會回家族去的。”

    “是的。”

    林兮更清楚大家族的運作機制,也知道遲早有一天小公主要回歸家族。海瑟薇并不是一個人,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她足夠出色,也足夠優秀,更重要的是還很年輕,有無限的潛力。因此圍繞在她身邊,投資于她的人并不少。如果海瑟薇沒能成長,那么這些投資者也會連帶受累。

    再沉默一會,林兮又問:“她是知道這次攻擊的,是嗎?”

    “至少,她并沒有提供我們的準確方位。如果不是這場霧,我們也不會有這么大的損失。”

    “如果她可以早點告訴我們,我們至少能夠帶著移動基地離開這里。”

    “她大概有自己的苦衷,另外,聯邦部隊也許沒有聯系到她。這里的通訊環境你又不是不知道。”

    “嗯。”林兮的聲音顯得輕快了些,看樣子是放下了心結,至少裝作如此。

    海瑟薇和米德爾頓的消失就這樣被遺忘,沒有人繼續提這件事。2號基地重建千頭萬緒,好在突然多了上千的人手,一時之間倒是不愁沒人用了。

    獸潮或許是損失慘重,在接下來的24小時都沒有再出現。而聯邦部隊傷亡過半,在遭遇如此慘重的損失后,不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整是沒有辦法卷土重來的。

    等到基地運轉稍有恢復,楚君歸就來到關押著開天的房間。這時墻壁上的大洞自然已經補好,一名戰士坐在房間里,監視著玻璃罩子里的開天。

    開天把自己展開成一層薄薄的黑氣,蓋在食物托盤上,正在安靜地進食。如果不使用顯微模式,幾乎看不出食物的減少。開天吃得很努力,但也確實慢。不過它吃得雖少,長得卻是飛快。

    楚君歸在桌旁坐下,讓看守的戰士離開房間。等只剩下他和開時,楚君歸說:“說說吧,為什么要留下來?”

    “是你們把我關在這里的。”開天只浮上一只眼睛,透著迷茫。

    楚君歸安靜地看著它。

    開天又出現幾只眼睛,不答反問,“你怎么知道我沒有逃跑?”

    楚君歸指了指玻璃罩,說:“原本這個東西是放在桌子上的,但后來我看到你的時候,它在地上。”

    “爆炸時,它恰好把我扣在里面。”

    楚君歸笑了笑,說:“你已經能打開它了吧?”

    開天沉默片刻,一口氣浮上十幾只眼睛,將幽幽光芒投射在玻璃罩上。玻璃罩居然緩緩浮空,然后挪到一邊。

    “能夠改變力場?你是怎么學的?”楚君歸雙眼微瞇。

    “天生。”

    “好吧,那為什么不離開呢?”

    “外面世界如此可怕,這里有吃有住還有人保護,我為什么要走?”

    一番話讓楚君歸無言以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