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05章 對戰

天阿降臨
     要塞上空一朵朵巨大絢爛之花不斷綻放,將要塞上空牢牢護住,生物導彈不斷在防空網上撞毀,激蕩起一層層波浪。中心處爆裂開來,詭異的深綠暗紫瞬間迸發,猶如盛開的地獄之花。

    絢爛的背后是兇險,只要幾百枚導彈中有幾枚穿過防空網,就會對要塞造成巨大損失。許多活體導彈連續穿過數道攔截網,最后才被針式防御系統攔截。

    楚君歸手上已經有好幾套傘和針防御系統,自然熟悉這兩套系統的各種參數。以前的生物活體導彈不可能連續穿過兩道攔截網。而現在新的活體導彈表面全部覆蓋著深色鱗片,防護力成倍上升。

    槍騎兵似乎對獸潮攻勢早有預料,空中防御網一層接著一層,最多時連續布下七八層攔截層,整個要塞上空被守得滴水不漏。

    地面戰場,要塞上每隔一段距離就會布置一門裝甲速射炮塔,每座炮塔都是一個生命收割機,以每分鐘數百發的速度噴吐著炮彈。獸潮被一批批收割著,就算攻破了城墻,沖入要塞內,也會發現要塞內部也完全裝甲化,根本無從下嘴。

    末日陰影要塞的指揮樓內,威廉和萊特納并肩而立。威廉不斷下著各種命令,而萊特納則只是靜靜地看著,偶爾威廉詢問意見時,才會說上幾句。

    獸潮已經接近尾聲,在一整天的攻勢中,威廉的神情始終如一,指揮滴水不漏。就連萊特納也暗自佩服。

    這時威廉面前的屏幕上突然跳出一個信號,他看了一眼,立刻將信號放大。那是寒武紀自動捕捉和鎖定的目標,一個隱藏在獸潮后方的龐然大物。

    “這是什么?”威廉愕然看著放大后的那個長刺的大方塊。這東西怎么看怎么都跟戰獸沒什么關系。

    “難道是那兩個小代理人?”萊特納比威廉反應快了一點。

    威廉和戰獸打了太久,一時之間腦子還轉不過來,什么東西都會下意識地往戰獸上靠。聽到萊特納的話,才猛地意識到這么大一個金屬造物不太可能跟戰獸有關系,而更像是人工產品。只不過都35世紀了,誰還會造出一個長刺的大方塊?

    不過遲疑只是一瞬間的事,威廉即刻向方盒子發射了幾枚導彈。不管那是什么東西,都先摧毀了再說。

    幾枚導彈將將飛到方盒上空,就被凌空擊爆。

    威廉目光一凝,說:“看來真是那兩個小家伙。居然能造出這種東西,還真是讓人吃驚。”

    他手指在屏幕上彈動,又調了十幾枚導彈鎖定目標。掃描結果顯示,這個大方塊防護能力并不怎么樣,這批導彈都是突防能力強的新型號。戰獸沒什么導彈防御能力,因此威廉慣性思維,順手用的是大威力、高可靠性但是基本沒有突防能力的型號。

    然而威廉隨即發現低估了對手。導彈還沒有發射,楚君歸的反擊已經開始。

    第一波反擊就是火力全開,所有射程夠得著的武器站都同時開火,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炮彈呼嘯著飛向要塞,在空中聚集成十幾個炮彈團,然后彈團因為速度不同而拉成長條,砸在要塞上。

    要塞有導彈防御,可沒有炮彈防御。特別是一連串如雨點般砸下來的炮彈,更要命的是炮彈的落點奇準,全部瞄準著要塞導彈防御體系的發射模塊。

    一連串猛烈的爆炸瞬間將要塞多個重要區域淹沒,令要塞的防空火力驟減。戰獸難以威脅這些重重防護的模塊,可是試驗體的遠程打擊卻可以。

    威廉瞬間頭發飛揚,落指如風,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完成了所有的調整和操作。在爆炸中,一枚枚針或傘防御導彈強行發射,防空網前推十公里。

    所有速射炮全部切換到最高射速,一些大威力的對地導彈也升空,它們原本用來打擊遠程集群目標,但現在全部落到要塞外的獸潮中。

    剎那之間,末日陰影要塞火力全開,瞬間就給所余不多的獸潮以沉重殺傷。而這一切,都是在承受著浮空基地持續不斷的炮火轟擊情況下進行的。

    威廉瞬間反應,第一時間削弱了當下最大的威脅,反應可謂神速。然而對面的試驗體反應也一點不慢,幾乎同時全速向前,同時加大了火力輸出,全力炮擊要塞。

    轉眼之間,威廉就知道自己犯了錯誤。

    要塞的速射炮塔幾乎以幾秒一個的速度被摧毀,而且哪處防御模塊發射了防空導彈,下一秒就會招致重炮轟擊,差點都來不及關閉發射口。末日陰影要塞的防御能力就這樣直線下降。

    損失還未被匯總上報,威廉就憑直覺有了判斷。他立刻切換目標,數枚高速導彈升空,直射浮空要塞。

    這一招果然奏效。面對突防能力倍增的高速導彈,試驗體也不敢只用單臺的狙擊槍應對,而是以十個武器站對付一個目標,以確保摧毀。

    最后一發導彈凌空爆炸的瞬間,浮空基地所有炮口又都指向要塞,這一次是集火指揮大樓。

    要塞指揮大樓防御極為堅固,然而弱點還是頂層的那一排落地窗,也就是威廉和萊特納所站的地方。在面對獸潮時這根本不是弱點,畢竟戰獸爬不到那么高的地方,也不理解窗戶的意義。

    落地窗上亮起成排的紅框,足有上百個!這是指揮大樓的防御系統自動偵測并鎖定了威脅目標。紅框則意味著無法防御。

    其實這只是一瞬間的事,萊特納將軍下意識地向后躍出撲倒在地。威廉也不自禁地退了兩步,然后才反應過來,撲向指揮臺。

    窗外轉眼間被硝煙和火焰填滿,整個指揮廳劇烈震動,爆炸聲震耳欲聾,下層指揮室內許多人都被震得跌倒在地。

    這一波炮擊彈無虛發,結結實實地全部轟在指揮大樓的上層。

    落地窗上出現大片龜裂,居然沒有在這一波轟擊中破碎。當爆炸稍息,威廉已經在指揮臺上輸入后續反擊的方案。

    萊特納也爬了起來,看到落地窗并未破碎,立刻有些羞愧。他正想解釋幾句,威廉已經沖了過來,一把把他拉走,大吼一聲:“快逃!”

    第二波炮擊接踵而至,烈焰與沖擊波摧毀了落地窗,并席卷了整個頂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