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10章 要有吃相

天阿降臨
     末日陰影城外,數萬頭戰獸如潮水般涌來。時時會有一個巨桶在戰獸群頭上爆開,放倒成片的戰獸,然而空白很快就會被后續的戰獸填補。

    在瘋狂的雙A級獸潮面前,就連機械鍵盤和光電鼠標也顯得火力薄弱,對獸潮攻勢只能有很有限的削弱。楚君歸不得不將手中僅存的十幾枚對地導彈都打了出去,再稍稍延遲一下獸潮的攻勢。

    獸潮很快就逼近到千米之內,浮空基地上所有武器站都在拼命開火,將攻來的戰獸成排掃倒。天空中的戰斗也愈發激烈,活體導彈成群結隊而來,轉眼間就讓試驗體把最后的傘和針都打了出去。

    防空導彈告罄,楚君歸壓力驟然變大。他一個人要操控將近300臺武器站,算力早已到了極限,生存戰甲不斷釋放出白色蒸汽,那是冷卻系統正在超負荷運轉,以給體溫急劇升高的試驗體降溫。

    獸潮的前鋒已經沖到了要塞前,試驗體不得不下令浮空基地起飛,讓出后方的一大塊缺口。浮空基地火力很猛,可是防御能力畢竟無法和地上的要塞相比。換了楚君歸來鎮守時,同樣也走上了放獸潮入城,慢慢消磨的老路。

    這時空中又響起一聲鳴叫,一頭小小的信使在獸潮上方飛過。它突然發出數聲短促尖銳的鳴叫,這是在傳達命令,命令特定的戰獸獸群向某個方向進攻。然而它給出的命令是,向后。

    奔涌的獸潮瞬間大亂,許多戰獸緊急剎車,然后嘗試掉頭,結果一下被后面的同伴撞翻在地,同時也絆倒了一片繼續前沖的戰獸。上百頭巨犀獸繼續向前,絲毫不看腳下,結果轉眼之前就將上千頭戰獸踩死踏傷。

    獸潮的攻勢為之一頓,但是要塞的火力一刻不停,短暫的停頓就讓戰獸群有了重大損傷。天空中飛來數頭信使,也在大聲鳴叫,試圖恢復秩序攻勢。然而試驗體對戰場的掌控是全方位的,隨著幾聲槍響,這幾頭信使都被擊落,獸潮剛剛恢復的攻勢再度凌亂。

    楚君歸打開通向開天房間的通訊頻道,迅速說:“讓活體導彈轉向!轟擊外面的戰獸群!”

    開天回復:“活體導彈不受指揮。”

    它接著解釋了一下,楚君歸才明白,活體導彈沒有耳朵,只有眼睛。它們在出發前已經訂好了目標,到了地域后就靠自己的眼睛尋找目標。

    楚君歸立刻說:“繼續干擾獸潮。”

    “盡力。”

    戰場上,十幾頭信使蜂擁而來,撲向空中搗亂的信使。開天的信使東躲西藏,可還是很快就被對手圍住。就在這時,多發子彈破空而至,將所有信使凌空擊落。

    沒有了對手,開天的信使就成了獸潮上空唯一的聲音。它來回飛旋,一群群調動戰獸,漸漸的龐大獸潮居然停了下來,不知道該進還是該退。戰獸的本能讓它們想撲向要塞,可是來自信使的命令又十分明確。

    獸潮不知所措,可是要塞的火力一刻不停。獸潮的損失很快就積累到了臨界點。

    楚君歸松了口氣,到了這個時候,哪怕獸潮恢復正常也無法對要塞造成致命威脅,剩下的就只是收割了。

    他也沒想到戰斗會以這種方式結束,開天引起的混亂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否則讓獸潮大舉沖入要塞,就會對防御系統造成損害,火力會越來越弱,最終轉變成拉鋸戰。

    混亂的獸潮在楚君歸面前就是活靶,光是試驗體自己操控的武器站,就能以每分鐘上千的速度消滅戰獸。

    試驗體很快得出結論,有開天在,以目前要塞的守衛水平完全可以抵擋住4個A級獸潮的沖擊。換句話說,開天的作用比其他人加在一起都大。

    試驗體覺得,有必要好好和開天再談一次。

    戰斗一結束,顧不上清理戰場,楚君歸就來到開天的房間。現在開天待遇自然不同以往,它有一間帶窗戶的獨立房間,需要時還可以飄到外面。房間里擺滿了食物,排得整整齊齊,它可以想吃這片吃這片,想吃那片吃那片。

    楚君歸站在房間正中,看著開天正伏在一片餐杯上努力進食。開天似乎從不需要休息,一個母星日24個小時中,有23個半都是在吃東西,余下半個小時則是從這片餐盤挪到那片餐盤上所花的時間。

    小家伙生活得十分努力,不是在吃東西,就是在吃東西的路上。

    開天終于浮上兩只眼睛,投射出一句話:“有話快說,吃飯是很累的。”

    “你能控制幾個信使?”

    “你是想我控制整個獸潮嗎?那是不可能的。它們的信使比我的要多得多,也更強大。我只能控制一兩只并不是很強大的信使。一旦離開過遠,它就可能被其它信使獵殺。”

    “讓浮空基地跟在信使身后,只要對方信使出現我就殺了它們,這樣呢?”

    “一只信使能夠控制的戰獸就那么多。驅使獸潮是不可能的。”

    楚君歸也沒有失望,開天的作用已經大得不可思議,特別是在防守上。哪怕稍許降低獸潮的速度都有重大意義,而開天甚至可以讓雙A級的獸潮前進得慢如蝸牛。配合楚君歸的精準射擊,對于獸潮的殺傷可謂極其恐怖。

    槍騎兵和海盜旗以萬人規模的守軍應付獸潮仍很吃力,每次都要被破城,并且傷亡慘重。他們就差在一個楚君歸和一個開天身上。

    全力沖鋒的獸潮只需要一分鐘多點就能越過最后的千米距離,守軍真正的時間窗口實際上只有幾分鐘。在時間窗口內不能給獸潮造成決定性的殺傷,就只有在要塞內苦戰,以血換血。

    開天存在的意義就是把窗口期大幅延長,而楚君歸則會使窗口期內的火力殺傷數倍提升。兩相配合,相得益彰。

    楚君歸放棄了控制獸潮的不切實際想法,準備離開。不過他看看餐杯中幾乎沒怎么動過的食物,有些疑惑,問:“你怎么光吃東西不見少?”

    開天頓時沒好氣地道:“要有吃相,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