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27章 風暴

天阿降臨
     戰甲上身,楚君歸只向前走了一步,就差點摔倒。

    戰甲重心又高又偏,動力輸出角度奇特,不過這些都不是讓楚君歸差點摔倒的原因。

    又是轟的一聲,星艦再次劇烈震動,這一次楚君歸瞬間調整了姿態,穩穩站住。但是旁邊引導的艦員沒有抵擋住震蕩,直接摔在地上。

    楚君歸一把將他提起,沉聲道:“戰機在哪?”

    艦員不敢耽誤,直接將楚君歸帶入機庫,然后在控制臺上一按,一架線條剛硬、翼板縱橫交錯的戰機就從地面徐徐升起。

    “控制戰甲上有風暴的使用說明,不過……”艦員沒有說下去。

    楚君歸在戰甲中搜索,果然找到了風暴的使用說明。這不光是使用說明,還包括維修手冊,甚至還有各種武器彈藥的說明與維修手冊。看到這份說明,楚君歸就明白那艦員的神情為何如此異樣。這份文件如果變成紙質版本,大約有10萬頁左右。

    好在一切數據文件對于楚君歸來說都不是問題,他直接將說明書加載,開始迅速瀏覽。5%,10%,15%……

    當風暴戰機完全升出地面時,楚君歸就以艦員無法理解的速度看完了全部說明書。他大步走到戰機前,戰機艙蓋便自動打開。楚君歸直接跳了進去,艙蓋又自行合攏。

    風暴戰機表面開始流轉光芒,原地旋轉180度,彈射通道前端的艙門剛剛打開,戰機就猛地彈射出去。還沒有完全射出星艦引擎就已點火,出艦之后便是劇烈轉向,倏忽遠去。

    艦員看得目瞪口呆。

    沖出星艦,楚君歸忽然將戰機猛地向上一拉,劇烈的動量讓他都有些喘不過氣來。一團高溫高速的離子團幾乎是貼著戰機機腹飛過,轟在星艦的側壁上,在星艦護盾上炸起道道能量漣漪。

    遠方一架聯邦戰機呼嘯而過,將尾噴管對著楚君歸晃了晃,然后向外空飛去。這是空戰中通行的羞辱對手的機動動作,類似于街頭打架時沖著對手拍屁股。

    那架戰機涂裝猙獰兇狠,顯然是王牌機師。只有王牌機師才有資格給自己的戰機加上不一樣的涂裝。

    它一擊不中,就將楚君歸扔下不管,順勢撲向另一架星艦戰機。

    楚君歸哪能放過這種機會,隨手就是兩道高能光束,照準對手那晃得風騷的尾噴管射去。哪知道對方戰機忽然一個躍動,機尾騷氣十足地一搖,就將楚君歸的攻擊給避了過去,宛如屁股上也長了眼睛一樣。

    如此堪稱驚艷的規避,在對方機師眼中似乎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壓根不理楚君歸,繼續追著眼前的獵物猛攻,轉眼間就將那架星艦戰機打得火光四濺。

    試驗體默默地從記憶角落中翻出《戰機駕駛基礎0.1a》版,默默地加載。

    風暴突然跳了一下,然后橫移,再橫移,一頭撞在星艦的護盾上,再被彈了回來,一路翻滾,宛如宿醉的酒鬼。然后戰機突然凝停,震顫不已,每個引擎噴口都在出火,仿佛下一刻就要爆炸一樣。

    數架聯邦戰機從不遠處掠過,它們似是關注了這架式樣獨特的戰機一下,但瞬間遠去,甚至連補一炮都覺得多此一舉。

    風暴突然靜止,靜默數秒,才徐徐轉身。

    砰的一聲,激波四溢,風暴如同被人狠狠踢了一腳,瞬息遠去。

    僅僅一秒鐘,它就加速到一個不可思議的速度,剎那間追上前方三架聯邦戰機,一掠而過。

    那三架聯邦戰機如同喝醉了酒一樣,忽然間四處翻滾,從機體縫隙中不斷噴出火焰。三名駕駛員不斷驚呼,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擊墜的。然而戰機內的火勢已經無法控制,他們只得彈出救生艙,在宇宙中飄浮,等待救援或是俘虜。

    風暴內,楚君歸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平復爆炸般奔流的血液和心情。

    這還是他初次駕機進行真正的戰斗,瞬間暴發的數據需求差點讓他熱血沸騰。這里的沸騰是真正的沸騰,試驗瞬間體溫已經升至120度,現在正靠戰甲和戰機內的冷卻系統強行降溫。

    戰機基礎駕駛0.1a繼承了這一特殊版本號的優良傳統,初次加載就讓楚君歸覺得自己一舉一動看起來都像個戰場老鳥。組件里甚至還包括了平時應該怎么行動說話,和其他人交流時頭應該仰起多少度,以便用俯視的角度審視別人,同時在心理上暗示和提醒對方菜鳥的身份。

    風暴戰機也是朵奇葩。

    它的綜合性能沒得說,動力、加速、防護、火力乃至駕駛和操控的精準,都是上上之選,更是把楚君歸駕駛過的寥寥幾款飛行器甩到不知道哪條街去了。唯一的問題,就是它太過狂暴原始,根本沒有溫柔可言,有如一輛沒裝任何輔助駕駛的賽車。

    楚君歸現在明白了,為何配套戰甲會比重型還要重型。不是這樣,一般人根本開不走風暴。

    楚君歸活動了一下身體,然后重新和戰機對接。咔嚓聲中,戰機內伸出大大小小的機械臂、管線和卡槽,與戰甲連接在一起,各種連接點足有上百個,然后一道光幕從上而下,將戰甲整個籠罩在內。

    楚君歸吐了口氣,做好了準備。

    風暴產生的數據量足足是普通戰機的上千倍,絕大多數數據都是原始狀態,根本沒有經過預處理。楚君歸甚至有些懷疑這玩意不是給人開的,而是給主腦用的。

    不過就算這東西真是給主腦用的,楚君歸也不在乎。

    風暴小范圍地盤旋了兩圈,這次動作忽然輕盈而精準,有如頂級的舞者。盤旋之后,風暴徐徐加速,就像一架尋常的戰機,向戰斗最激烈的地方飛去。

    楚君歸嚴格按照盛唐戰機駕駛員初級培訓飛行手冊的要求去飛,滿足了所有訓練規范要求,沒有絲毫逾越和出格的行為,飛得端莊刻板,一看就是只非常合格的菜鳥。

    一架聯邦戰機立刻盯上了這個新出現的獵物。

    然后它就被擊落了,莫名其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