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29章 空間跳躍

天阿降臨
     空戰一直在持續,就連楚君歸都有點記不得自己究竟出擊了多少次。

    星艦就如一條受傷的巨鯨,在大海中不斷加速,周圍全都是嗜血而來的鯊魚。而返回星艦以及從星艦放出的戰機則是越來越少,現在和楚君歸并肩作戰的戰機已經不足20架。

    楚君歸對于風暴駕馭得越來越是得心應手,盡管風暴的數據處理量有些恐怖,但是試驗體關閉了座艙內的恒溫系統,讓環境溫度降到零下100度以下,如此就將他散發出的熱量大量吸收,讓體溫保持在正常范圍。

    風暴的結構設計獨具匠心,微支撐更是大師之作,使得它的整體結構出乎意料的堅固。機體外那些縱橫交錯的襟翼并不光是為了好看或是機動,在高速運動狀態下,它們同樣會成為可怕的近戰武器。

    試驗體發現這一點后,就時時對著聯邦戰機撞過去。風暴的瞬時加速和變向能力無以倫比,許多聯邦戰機猝不及防,被直接撞毀。另外一些躲避的不夠及時,被風暴擦身而過,然后機體被整個剖開,同樣被毀。還有一些勉強躲開的,則逃不掉被貼臉糊一頓能量光束高能粒子的命運。

    楚君歸來不及統計多少戰果是50米之內取得的,反正印象中不少。

    這種打法下,風暴那些頂級工藝制造的襟翼也快速消耗,不斷損毀,導致機動性下降。這個時候,楚君歸才不得不打幾場標準的中距離戰斗。這才是正統的太空戰機格斗。

    當楚君歸再一次停在固定泊位上補充彈藥能量時,下意識地向左右看了看。視線范圍內的十幾個泊位上,此刻只停著一架完好戰機,正在補充能量。另外兩個泊位上的戰機損毀嚴重,十余個修理機器人圍著戰機上下翻飛,正在緊急搶修。

    其余的泊位都空著,但大部分泊位上的戰機并不是在外征戰,而是永遠都回不來了。

    星艦依然在不斷加速,但是失血也越來越嚴重。多處艦殼破損,一個個大洞不斷向外噴著火與零件。星艦內部警報早就響起一片,損管隊員已經忙到飛起,所有不是那么重要崗位的人員全都操起工具,參與到損毀修補當中。

    楚君歸的視野中亮起綠色的可起飛信號,意味著彈藥和能量已經補充完畢。在信號亮起的瞬間,風暴就已經彈射出去。每多耽擱半秒,星艦都會受到更多的攻擊。

    此時此刻,在戰場態勢圖上聯邦的戰機不減反增,已經超過了700架。

    楚君歸正要再次投入戰斗,耳邊突然響起急促的電子音:“即將進行空間跳躍,所有在外戰斗單位立刻返回!”

    隨即楚君歸的視野中就出現了一個引導標記,指向的并不是星艦泊位,而是艦體表面的特定區域。此刻星艦所有泊位的通道艙門都已關閉,在外戰斗的戰機已經來不及回歸固定泊位,而是要吸付在艦體表面,隨著星艦一起進行空間跳躍。

    這在戰時是常見的行動,楚君歸也不驚訝,再看看其它戰機的位置,卡著時間再擊落一架聯邦戰機,才趕往星艦,最后一個吸附在戰艦表面。

    星艦此刻已經加速到亞光速,此刻引擎猛然加大出力,曲速引擎更是超負荷運轉。劇烈震動之際,楚君歸回頭看了一眼,就在遠方太空中光芒點點閃爍。他忽然想起,那三艘攔截聯邦追兵的小型星艦怎么辦?

    它們可沒有星艦這樣強悍的性能,在重重圍堵下還能殺出重圍。那三艘星艦此刻還不加速,那就多半無法進行空間跳躍了。

    三艘小型星艦似乎不知道最后的逃生機會正在流逝,死戰不退,壓根沒有撤離的想法,將過半聯邦星艦死死拖在原處。

    楚君歸忽然明白他們想干什么。

    就在這時,黑暗籠罩了一切,劇烈的震動就此消失,舷窗外出現大片絢爛光帶,時而靜止,時而流動。周圍完全沒有聲音,也感覺不到動蕩,楚君歸甚至有種時光逆流的錯亂感,對自身的一切感知也都變得紊亂。

    他知道星艦已經打開空間通道,進入蟲洞,開始進行空間跳躍,在蟲洞中所有時空感覺都是紊亂的,也許看到的一段緩緩飄過光帶,實際上蟲洞外的空間已經跨越了以光年計的距離。

    楚君歸向四周張望,試圖尋找那三艘星艦的蹤影。但是無論向哪個方向看,最終看到的都只是片片凌亂光帶。他也知道這是徒勞,只不是抱著最后一絲僥幸而已。其實就算一個艦隊整體進行空間跳躍,每艘星艦也都會構建自己專屬的蟲洞,不可能使用同一個蟲洞進行跳躍。

    而他所看到,所聽到的,所感知到的,也都是雜亂扭曲的信息,毫無意義。畢竟人類到目前為止還是穩定三維空間下的生物,所有的感知器官都不是為高維空間而生,無法自然解析在復雜時空環境下接收到的信息。

    試驗體雖然有這種能力,但也需要足夠多的經驗和數據積累才行。到目前為止,這方面還是一片空白。

    也不知過了多久,時間在這一刻已經變得毫無意義,可是楚君歸的意識卻奇跡般地保持著清醒。一般人類在空間跳躍過程中意識往往會陷入渾渾噩噩的狀態,等到清醒時發現空間跳躍已經完成。早期紀錄蟲洞數據全是靠各類設備收集,缺乏直觀認識。

    楚君歸靜靜地等著空間跳躍的完成,忽然間對自己有了一些好奇。他雖然是以人類形態出現,并且具備一個正常人類應有的一切功能。但是無論從微觀還是系統整體層面似乎又不是這樣。

    從理論上說,試驗體類似于一臺集成了消化和運動功能的生物智腦,從微觀角度看,他的每個細胞都具有一定的獨立性,可以視為某個微型生物集合體的變種。

    或許這種獨特的結構就是試驗體此刻還能保持清醒的原因。

    就在這時,本來寂靜之極的時候,楚君歸忽然聽到了一段歌聲,凄美而哀婉。

    那不是歌,而是一段信息。

    楚君歸不及細想,立刻把所有歌聲全部記下來。可是才聽到幾句,猛然星艦劇烈震動,周圍的光影如潮水般褪去,重現太空。

    空間跳躍已經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