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48章 再沒回頭

天阿降臨
     殘存的重裝部隊借助攻擊機打開的通道,護送著中央車隊沖過封鎖線,前方就不再是廢墟區,而是可以高速行進的曠野。到了這里,地面部隊就可以快速行進,擺脫被全殲的風險。

    地面還在燃燒的攻擊機艙門打開,幾名機組成員從里面跑了出來。幸存人數不多,大部分機組成員都已經遇難。

    僅存的堡壘攻擊機懸停空中,由打頭變成了墊后,掩護地面車隊撤退。運輸機依舊地面部隊上空徘徊,利用火力掩護車隊兩翼。

    楚君歸躲到了一塊巨石后,看著一輛輛卡車呼嘯著從身邊駛過,開向南方。

    所有重裝部隊都留在后方,拼命阻擋著追兵,直到所有車隊都穿過封鎖線,他們才開始撤退。他們且戰且退,一輛輛戰車被不斷摧毀。

    一名落單的戰士從泥土中鉆出,他有些茫然地看著四周,似乎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一輛行星守衛部隊戰車的炮口對準了他,一炮轟出!

    爆炸之后,那輛戰車意外發現面前空空如也,那個戰士已經不知去向。它搜索一圈未果,就繼續向南,追擊突圍的盛唐部隊。

    片刻之后,地面泥土松動,楚君歸從里面鉆了出來,他看看周圍已經沒有敵人,俯身又從土下拎出一個人。

    這個人身體軟軟地垂著,已經失去了意識。楚君歸打開他戰甲肩部的開口,啟動了自檢和緊急救生系統。系統顯示這個人只是受了沖擊震蕩,身體并無大礙。楚君歸將手放在戰甲的數據接口上,利用自身的強大算力直接破解了戰甲的安全系統。

    戰甲的面具變得透明,赫然是李若白。

    急救藥生效很快,沒過兩分鐘李若白就悠悠醒來,看到楚君歸時一怔,叫道:“君歸?”

    他騰地坐起,四下望望,說:“我不是在做夢吧?真的是你?難道我們已經死了?”

    “你活得好好的,也沒受什么傷。別發呆了,起來吧!”楚君歸將他提了起來。

    李若白還有些站不穩,靠楚君歸扶著才沒有摔倒,隨著記憶逐漸恢復,他也想起了昏迷前的事:“我的機甲好像被打爆了,然后……就變成了這樣了。你救了我?你怎么會在這里?你真的是楚君歸?”

    李若白忽然一聲慘叫,原來楚君歸啟動了他戰甲里的救生系統,給他來了一針興奮劑。

    “先離開這再說。”楚君歸拖著他向南方走去。

    “等等,你在流血!”

    楚君歸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腰部嵌了一塊彈片。彈片直接切穿了戰甲,沒入腰部,只留了短短一截在外面。他一直忙著救治李若白,完全忘了自己還受了傷。

    楚君歸伸手抓住彈片,一用力就拔了出來,一股鮮血隨著飆出。楚君歸的臂甲上彈出一個噴口,噴出大量生物凝膠封住傷口,然后拖著李若白就走。

    此刻整片區域都是空蕩蕩的,大部分行星守衛部隊都去追擊突圍部隊,少部分則已撤退。

    楚君歸搜索區域,發出了識別碼,片刻之后,他的地圖上就出現了一個據點標記。楚君歸看了看,說:“我們運氣不錯,只要走50公里就可以休息了。不過,你挺得住嗎?”

    “你傷得可比我重。如果撐不住的話,我可以背你。”李若白拍了拍楚君歸的肩。

    “那就走吧。”

    50公里不短也不長,半日之后,兩人就抵達了目的地。

    從外表看,這是一輛廢棄的房車。楚君歸來到銹蝕的車門前,個人終端射出掃描光束,掃描了整輛廢棄房車。

    這輛不知道廢棄了多少年的房車車壁忽然打開,內部光亮整潔,墻壁上有四個凹槽。楚君歸和李若白走進秘密補給點,各自找了一個凹槽站好。

    補給點的大門合攏,凹槽自動鎖定戰甲,連上接口,開始補給能量、氧氣和藥品。

    補給過程大約持續了30分鐘,同時給兩人身體進行了簡單的修復。楚君歸和李若白就象睡了一個短覺,醒來時身體煥然一新。

    李若白切斷連接,從凹槽中走出,長出一口氣,說:“受傷真是難受。”

    楚君歸也離開了凹槽,檢視了一下身體。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有十余處,目前大部分恢復良好,綜合狀態恢復到了90%以上。

    楚君歸順便看了下李若白的數據,目前只有65%,也就是剛剛能夠自由行動。

    楚君歸連接上補給點的頻道,再次發射識別碼,片刻后收到回應,得到了盛唐后方基地的位置坐標。

    看到坐標,楚君歸攤手,說:“270公里,有的走了。早點出發吧,別指望能找到交通工具。”

    “走吧。”

    楚君歸打開儲物柜,看到里面放著四把槍和一些彈藥,就和李若白一人拿了一把,離開了補給點。

    兩個人默默的走,默默的走。

    終于還是李若白忍不住,問:“你為什么不問問我這么長時間不說話?”

    楚君歸看著遠方,腳下不停,說:“是和你剛剛收到的消息有關嗎?”

    “你看了?”

    “沒有。”

    “不可能!別告訴我你沒辦法看。”

    “能看,但不想看。”

    李若白嘆了口氣,停下,說:“你先回去吧。”

    楚君歸也停下,說:“你知道這不可能的。”

    “我要去救個人。”

    “我知道。”

    “現在就得去。”

    “知道。”

    李若白忽然暴躁,“知道你就走啊!還呆在這里干什么?”

    “我為什么要走?”

    “你真不知道我要去救的是誰?”

    “不知道。”

    李若白拿出一瓶水,默默喝干,問:“君歸,我們算朋友嗎?”

    “當然。”

    “能不能替我做件事?“

    “可以。”

    “告訴林兮,我是怎么死的。”

    “笨死的?”

    李若白愕然,看著楚君歸,楚君歸也看著他,試驗體的笑容特別的完美,也特別的標準化。

    “我……”

    李若白一句話沒有說完,就見楚君歸把一支針筒插進自己的頸側,然后他的意識漸漸變得模糊。

    楚君歸回到補給點,搬出一套單兵飛行裝備,綁在李若白身上,設定了坐標點,然后按下開關。

    咻的一聲,李若白飛上高空,然后向盛唐基地飛去。

    楚君歸站在原地,看著李若白遠去,輕笑自語,道:“不就是李玄成嗎?”

    他向北而去,再沒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