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51章 不錯的對手

天阿降臨
     接收到楚君歸回復的識別信息后,水泥高樓表面射出兩道燈光,照在全地型車上,然后全金屬的大門緩緩打開。

    楚君歸發動全地型車,駛入大門。

    門后是空曠的大廳,靠著墻邊停放著寥寥幾輛裝甲車。楚君歸將車停到墻邊,然后走入旁邊的一個小門。

    房間里充滿空氣后,另一側的氣密門打開。楚君歸摘下頭盔,隨意甩了下頭發,不經意間將側面對準了識別掃描器。

    掃描器通過了身份驗證,開啟了安全門,天花板上的武器站也收了回去,不再鎖定楚君歸。

    楚君歸穿過安全門,迎面出現了一名軍官。他看了看終端,問:“你怎么回來了?前方發生了什么,你的部隊呢?”

    “我們不幸遇到了敵人的伏擊……”話說到一半,楚君歸忽然又感覺到了那段神秘的數據。而這一次數據的指向非常明顯,直奔他而來!

    楚君歸不假思索,瞬間拔出手槍,抵住了軍官的頭,一槍轟出。

    一處不知名的空間中,周圍都是黑暗,只有中央一束微光射下,照亮了中央一小塊地方。在僅有的光明區域內,有無數星星點點的光點起伏不定,細看的話,每個光點中都有包含著無數復雜細小的圖形和線條。

    其中一個光點忽然轉成紅色,然后在黑暗深處緩緩張開一雙眼睛,靜靜凝視著這個變色的光點。

    同一時刻,一名正大步疾行的將軍忽然停步,抬起手臂,看著屏幕上出現的特殊信號。信號隨即轉為一幅幅高速閃爍的影像。大多數影像閃爍后就消失,但也有少部分留了下來。其中就有楚君歸駕車進入營地的畫面。

    然后多幅畫面全部和這個畫面結合,部分畫面上的守衛身體歪向一側,眼看著就要倒下。另一張畫面上則是一個戰士的正面特寫,透過面具能夠看到他那張驚恐的臉,以及一顆即將抵達的子彈。

    將軍在屏幕上點了幾下,調出地圖。地圖上顯示有十余處地點顯示紅色,意味著近期被摧毀或是受到攻擊的基地。其中三個基地被標注了高亮,其中兩個就是楚君歸曾經到過的兩個營地。

    三個基地上分別有三個身份,也包括楚君歸使用的兩個假身份。但是通過比對分析,楚君歸的兩個假身份被識別為同一個人。兩個假身份的原形都被找到,并且認定為死亡。與此同時,楚君歸的行程軌跡也被識別,并且據此推測出數個未來可能的分支。

    整個過程不過數秒時間,將軍閉上眼睛,默默思考了片刻,自語道:“呵,一個不錯的對手!讓我看看,你出現在這個地方,究竟是為了什么。”

    他打開通訊頻道,說:“為我準備戰機。另外,將A632區域的所有重要情報全部找出來,報給我。”

    片刻之后,一架行星戰機沖天而起,迅速南下。

    這個時候,楚君歸正站在營地最深處的主腦旁,海量數據化為飄動的光帶,源源不絕地輸入個人終端。

    楚君歸臉色并不是很好看,因為大量的數據已經傳輸出去。而且這些數據并不是因為楚君歸觸發警報而被動輸出,而是收到了外來的指令,而主動收集和發送情報。送出的情報則大多與楚君歸有關。

    情報系統的反應速度有些快,讓試驗體有了一絲警惕。

    但和秘密倉庫不同,這里是一座真正的特種部隊秘密營地,可以容納幾百名戰士駐扎,且有著完善的保障體系,重要性要高得多,基地配置的主腦性能也高得多,大致已經相當于公元3300年的水準,只比最新水準落后一百多年。

    片刻之后,楚君歸離開了營地,然后在他身后發生驚天動地的爆炸,半個營地被送上天空。

    楚君歸身下簡易版的全地型車已經換成了裝甲版的高性能越野車,繼續向北。

    這輛車的通訊系統功率要大得多,能夠接收到更廣闊范圍內的訊號。楚君歸一邊前進,一邊破解和接收分析各種信息。

    在無數信息中,一條情報引起了他的注意。情報顯示,有一批‘重要人物’正在被轉移到更后方的基地中。雖然無法得到名單,但綜合各種情報,大致可以判斷突圍部隊的俘虜有很大概率在這批重要人物的名單中。

    越野車高速前進,不曾慢過,然而楚君歸的臉色卻是越來越凝重。在戰場態勢圖上,可以看到無數行星守衛部隊正在不斷調動,看似雜亂無章,但有意無意地都在向周邊地域集結。

    在他意識中,少年人格再次分離,激烈爭吵隨之而起。

    “我們應該立刻撤退。”

    “如果我們走了,那么就再也沒有機會救李玄成了。”

    “李玄成有什么特殊嗎?”

    “他不特殊嗎?他是皇子,也是林兮的前未婚夫。”

    “這個前字用的不錯。”試驗體聲音冰冷。

    “你都學會諷刺了,我怎么可以原地踏步?”少年分毫不讓。

    “他們正在包圍我們。這個任務再繼續下去的話,成功機率不會超過50%,而且就算成功救到了人,我們活著逃出去的機會也只有85%。”

    “85%夠高了,如果我們不去救他,那么他就沒有一點機會逃出來。”

    “為什么一定要救他?他和其他戰士區別在哪里?一個皇子難道就比平民更加高貴,更加重要?似乎帝室不是這樣說的。”

    少年一滯,然而非但沒有放棄,反而更加堅持,“身份上他并不比任何一個人高貴,但是重要性無可否認!”

    “有多重要?”

    “皇子落入敵人手中,這件事一旦暴露,對整個王朝的士氣都會是沉重打擊。”

    “皇子既然能上前線,那當然就是能犧牲的。否則的話上前線做什么,只會是累贅。”

    少年被駁得說不出話了。

    試驗體并沒有窮追猛打,而是說:“其實我們有去救他的理由。”

    “什么理由?”少年能夠想出的理由都已經被批駁完了。

    “等你長大了就知道了。”試驗體高深莫測。

    少年當場就怒了,“少拿政治組件來忽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