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章 家庭教師

天阿降臨
     盧山再也無法掩飾自己的不滿,黑著一張臉,直接將所有設備都收進手提箱,然后向楚君歸瞪了一眼,就準備向外走。

    楚君歸橫跨一步,攔在門口。

    “你想干什么?”盧山已經非常不客氣。

    “你確定已經把我同意接受任務的信息上傳了嗎?”楚君歸問。

    盧山身體微微一震,雙眼透著陰鷙的光,盯著楚君歸看了好一會,才說:“很好,非常好。”

    他打開個人終端,上傳任務信息,然后大步離開。

    楚君歸看著盧山的背影,若有所思。

    盧山一心想要楚君歸拒絕這個任務,甚至不惜以佯怒為掩飾離開,拖延上傳任務信息。這樣事后他就可以借口楚君歸沒有同意接受,而取消任務。但被楚君歸當面點破后,他就再沒有任何辦法阻止,只能將任務上傳。

    盧山的一系列反常舉動自然引起楚君歸的注意。

    盧山走后,就只剩下空蕩蕩的辦公室,沒有任何人來招呼楚君歸。楚君歸也不著急,安靜坐著,重新審視剛剛接下的任務。

    任務名稱:家庭教師。

    任務內容:為指定人物擔任家庭教師,期間要負責對象的教育、生活以及人身的絕對安全,為期三個月。在任務期滿后,依需要可延長3至9個月。

    任務酬金:每月基本酬金1000萬,按任務完成質量評估結果可上下浮動,最低為800萬。

    任務細節說明:……

    任務有非常詳盡的要求和約束,但相比高到不可思議的酬金,就顯得太過容易了。楚君歸在行星上甘冒生命危險深入敵后,殺敵無數,又將李玄成救了回來,總酬勞還沒有當三個月的家庭教師高。就算按最低標準每月800萬發,也是高得離譜,再去個零也是一樣。

    多達上百條的要求中,最核心的就是要保證目標客戶的絕對安全。這一點楚君歸并不覺得意外,能付得起每月1000萬學費的人家肯定首先考慮的是安全。

    而客戶是誰,給誰當私人老師,資料中只字未提。楚君歸隱隱感覺,或許這與盧山想要阻止自己接這個任務有關。

    辦公室內空無一人,窗外的天已經黑了。

    軌道空間站自然不會有什么晝夜,窗戶都是虛擬的,晝夜系統則是仿照母星。復古是盛唐和聯邦的傳統,雙方一直在爭誰是母星正統傳承,因此晝夜系統和母星日才得以在各大星域通行。

    楚君歸耐心等候,既然出現了這個任務,那么對方自然會想辦法來找自己。

    他又查了查李若白和李玄成的消息,還是沒有結果。到目前為止,他們也沒有主動與楚君歸聯系。

    通訊列表中,在李若白之上,他又看到了林兮的頭像。她的頭像是灰色的,意味著無法通訊。自從林兮去了第九艦隊后,她就失去了聯絡,再也沒有消息。楚君歸嘗試發送消息,但是根本無從開啟頻道。這已經不知道是他第幾次嘗試了,結果都是一樣。

    這時房門打開,一名軍官走了進來,說:“您就是楚君歸先生吧?”

    “是我。”

    “我是來接您的,不過在此之前,我需要先驗證您的身份。”

    掃描過楚君歸的身份之后,軍官就領著楚君歸來到一架穿梭機前,兩人再次來到港口。

    “您的飛船在7號泊位等候。”

    楚君歸向左右看了看,說:“沒有進一步的資料嗎?”

    軍官說:“具體資料在我權限之外。等您上了船,自然會有人向您解說。”

    楚君歸點了點頭,走向7號泊位。泊位上已經停了一艘運輸船,外表看上去十分老舊,臨近報廢邊緣。

    當楚君歸走近時,艙門自動打開,一道光潔如鏡的坡梯一直延伸以楚君歸腳下。楚君歸踏上坡梯,它就自動收回,將楚君歸帶入艙內。

    外艙艙門在楚君歸身后關閉,內艙艙門打開,一束明亮且柔和的光芒頓時透了出來。運輸船外表老舊,內艙卻是充滿了幻夢般的科技質感。

    楚君歸眼前又出現了信標,引著他穿過走廊,進入一間明亮的大廳。大廳中央,站著一個身材高挑,臉上棱角分明的女人。

    她徐徐轉身,看著楚君歸,說:“歡迎來到幻境三號,楚……”

    她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任務板,才繼續說:“楚君歸先生。這個任務要求身份保密,因此你不能以本來面目出現。我們為你準備了一層完美的偽裝,在加載的過程中可能會有些小小的不適,不過相信你能克服。那么,現在先脫去戰甲和全部衣物。”

    楚君歸走進戰甲柜,脫下戰甲,然后又將外套脫下。

    女人負手而立,毫無感情的目光落在楚君歸身上,說:“內衣。”

    服從任務方的要求,本身就是任務要求的一部分。楚君歸無法拒絕,只得將衣物全部脫掉。

    女人招了招手,從墻內滑出一個醫療臺,說:“躺上去。”

    楚君歸躺好后,醫療艙就關閉,然后數道牽引光束作用下,楚君歸就此懸浮在艙內。隨后數十道光束照射在他身上,一層層涂抹著極細微的物質。

    楚君歸全身放松,靜躺不動,實際上已經開始分析涂在身體表面的物質。

    那是一種生體材料,與人體組織毫無區別,自有成體系的基因和生物參數。它一層層地刷上來,就像是在楚君歸身體表面生長了一層新的血肉,最后再覆蓋上皮膚。然后無數細刺透入楚君歸自己的皮膚,與他的神經系統連接在一起。于是楚君歸就有了基于新肌體的感知和觸覺。

    這種感覺十分奇妙,就像有兩層感覺,雖然彼此接近,但又不一樣。

    醫療艙艙蓋打開,楚君歸從里面走出。女人伸指一劃,楚君歸面前就出現了一面光鏡,映出了一個完全陌生的男人。他的相貌勉強沾得一點英俊的邊,膚色要蒼白一些,身體表面的線條也遠沒有楚君歸原本的完美。

    楚君歸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再轉了轉頭,作了幾個表情。鏡中的陌生男人也在做著同樣的動作,顯得有些詭異。

    女人看著這一切,微顯驚訝,自語道:“適應得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