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4章 意外

天阿降臨
     楚君歸靜靜看著舷窗中兩顆紅色的恒星,這還是他第一次真正看到雙星系統。

    “幻樂二星系是盛唐成功開發的第二個雙星系統,歷經500年的建設,這里現在已經成為整個幻樂星域的核心,共有2顆居住行星,1顆工業星以及6顆資源星。除此之外,這里還有整個星域最大的太空星艦基地,是盛唐三個可以建造母船級移動基地的母港之一。我們將要登陸的是愛樂一行星,這是第二個開發的居住星。”

    悅耳的合成音不斷解說,楚君歸端坐不動,看著舷窗上緩緩移動的星系,實際上星系的所有相關資料都已經下載儲存。

    他站了起來,說:“健身區。”

    楚君歸面前出現了女人的全息影像:“距離任務開始只有十小時,我不建議你現在去健身,那會使你不能以最佳狀態進入任務,或許會影響評價。”

    “我會恢復好的。”

    “隨便你。”

    在信標引領下,楚君歸進入健身區。

    這是一片上千平方米的大廳,放置著一臺臺半封閉式的綜合或專項鍛煉機。楚君歸一眼掃過,走進一臺力量訓練機,但是不過兩分鐘時間,他又從里面走出。常規500公斤的負荷根本對他無用,而這臺機器的上限也不過是2000公斤,同樣對楚君歸無用。

    楚君歸返回自己的座位,躺下,繼續優化戰斗組件,以打發無聊時光。他現在許多戰斗組件都有額外的優化空間,這些都是提升戰斗力的直接途徑。

    幾個小時很快過去了。當楚君歸被喚醒時,‘鋒銳武器近戰格斗’這個新分離出來的組件優化才進行了10%。

    運輸船并沒有在軌道中轉站停留,而是直接飛入行星,降落在一處基地。楚君歸走下飛船,然后就看到一個白色的標準集裝箱從飛船上卸下,裝到了運輸車上。

    “這是什么?”

    “你的行李。”

    楚君歸不清楚自己何時多了這么多的行李,問:“里面都有什么?”

    “一共30套內甲,一套戰甲,求生套件,以及相關的維修備件。”

    楚君歸看看周圍,這明明是個景色秀麗且高度發達的行星,似乎沒有野外求生的必要。但是特別行動處財大氣粗,他們愿意怎么做是他們的事,反正不是楚君歸買單。

    楚君歸也上了運輸車,這輛車的后排寬大舒適,屬于客貨兩用。他一上車,就收到了一個文件,然后面前出現一個虛擬人像,說:“這是你這次任務的注意事項。”

    楚君歸打開一看,密密麻麻的注意事項足有上千條,且有不少自相矛盾之處。不過每條守則上都標注了優先等級,當彼此之間互相抵觸的時候,高優先級自動覆蓋低優先級。

    看上去非常嚴謹慎密,但是楚君歸卻覺得荒謬,既然有所抵觸,那何必再設置低優先級的條款?

    不過反正這是任務規定,楚君歸就不替雇主煩惱了,畢竟給錢的都是大爺。

    運輸車按照預定路線開始加速,片刻后就加至時速300公里,而車內幾乎感覺不到震動和聲音。反重力引擎讓運輸車實際上是懸浮在道路上行進,十分舒適。

    按照行程,還有兩個小時才能抵達目的地。楚君歸閉上眼睛,繼續自己的優化進程。當進度條從10%跳到11%的時候,楚君歸就收到了喚醒信號。

    他睜開眼睛,發現運輸車還在前行,并沒有到目的地。在他面前,出現了一個身影,只能看清是個高瘦的年輕人,相貌模糊不清,應該是經過特殊處理。

    他有些夸張地向楚君歸鞠了一躬,說:“尊敬的楚先生,這里有一條給您的訊息,需要您親自過目并給出答復。”

    楚君歸面前出現了一個虛擬信封,他伸手一點,信封就化作無數光點,匯聚在一起,然后林兮出現。

    她端正坐著,面前的桌子仿佛寬得如同星河。“君歸,有些話我本來不想說,但是現在不得不說了。”

    楚君歸看了旁邊的年輕人虛影一眼。那個年輕人絲毫沒有回避的意思,就那樣站在那里。

    影像中的林兮這時說:“他有權限知道這些,所以無須回避。”

    楚君歸靜坐不動,等待著下文。

    林兮頓了一頓,說:“認識你是個意外,你把我從婚禮上帶走也是一個意外。然后我們一起戰斗,一起建設,一起經歷了許許多多的意外。或許可以說,我和你,本來就是一個意外。”

    楚君歸表示認同。

    林兮輕輕的嘆了口氣,說:“可是生活中并不能總是意外,最后還是要回歸正常的。”

    楚君歸也表示認同。

    林兮挺了挺身體,似乎借此才能有足夠的決心,然后說:“我有需要承擔的責任,所以以后可能不會再見面了。如果你愿意的話,我想請您幫我最后一個忙。具體紹峰會告訴你的。”

    不等楚君歸答復,林兮就切斷了影像。

    年輕人的影像這時上前一步,又遞過來一封文件。

    楚君歸平靜得像是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打開了文件。

    這是一份法律文件,長達數十頁,其余去掉那些冗長的格式條款,核心內容其實就一條:林兮退出代理人,在此期間產生的一切權利和義務全部轉換給楚君歸。也就是說,55億債務將要由楚君歸一人承擔。

    楚君歸并沒有立刻簽字,而是問:“這是她的意思嗎?”

    “當然,這種影像作不了假。”青年微微俯身,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勢看著楚君歸,說:“這可是55億,你確定要一個人承擔嗎?”

    楚君歸的手停在半途,抬頭問:“有何指教?”

    青年露出一雙眼睛,帶著審視和隱約的輕蔑,說:“我想說的是,就算你獨立承擔下這筆債務,也改變不了什么。你們不是同一類人,更不是同一個階層。哪怕你運氣特別的好,籌到了還清債務的錢,甚至還有剩余,那你能得到的也只有一個稱呼。”

    “什么稱呼?”

    “暴發戶。”

    “嗯,知道了,多謝提醒。”楚君歸絲毫沒有動氣的樣子,在文件上簽字。

    楚君歸的淡定讓年輕人十分疑惑,滿腔力氣都打在了空處。他抬頭看看周圍,忽然問:“你這是要去哪?”

    “不好意思,這超出了你的權限。”說罷,楚君歸就切斷了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