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71章 下注

天阿降臨
     一輛加長版的房車在懸浮道路上飛馳,車廂內一片歡聲笑語,少女們對于綜合訓練場都很興奮。房車雖大,但里面擠了七八個少女還是顯得有些擁擠。她們卻不在意,更喜歡這種可以打打鬧鬧的環境。

    只有楚君歸顯得格格不入,正在拼命想把自己縮到角落里去。

    左小月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直接就將楚君歸也帶上了。雖說她不邀請,只要李心怡去了,楚君歸也會不請自來。

    楚君歸雖然一時引起了她們的好奇,但這個時候已經漸漸被遺忘,畢竟他相貌平平無奇,沒有任何閃光之處。

    房車在一棟巨大的流線型建筑前停下。入口處已經有一群少年等在那里。左小月下車,居中一個身材高大、肌膚微黑的少年迎了上來。

    左小月將李心怡拉了過來,介紹說:“這是心怡,我的好姐妹。這位是陸超,我們從小就認識了。”

    陸超笑著補充,“從小被她欺負到大的。”

    一群年輕男孩女孩聚到一起,轉眼間彼此就打成一片,里面還有不少原本就認識的。只有楚君歸在人群邊緣不即不離地跟著,有些古怪。

    沒過多久,一群人自然而然地就分出了主次,李心怡變成了絕對核心,左小月和陸超是第二層次,其它男孩女孩是第三層次,楚君歸自己則是第四層。

    綜合訓練場里有各種設施,甚至可以在外部場地進行戰車或機甲的實戰演練,當然,給的肯定是大路貨色的裝備,但就算這樣,也不是平民子弟消費得起的。

    除了最高端的重裝實戰項目外,訓練場內還有多達上百種不同項目,小到一對一的格斗,大到賽車打靶模擬飛行訓練等等,應有盡有。這種綜合訓練場是當下少男少女們的最愛,也深受各年齡段人群的歡迎,時時會有上了年紀的老大爺來練練賽車機甲什么的。

    就在大家商議著要去玩什么的時候,陸超就說:“我們先去玩賽道?我剛改裝好兩輛賽車,性能各不相同,但都夠狠夠爆!”

    左小月眼睛一亮,“好啊!趕緊去,把賽道包下來!”

    陸超就打開個人終端,正要定賽道時,遠遠忽然傳來一個聲音:“不好意思,今天的賽道我都包了。”

    陸超聽到這個聲音臉就黑了,轉頭道:“怎么著,徐文淵,你今天也要跟我作對?”

    遠處走過來一群少男少女,打頭的是一個膚色白皙的年輕男人。他微笑道:“我們倆不對付已經好幾年來,加上今天也沒什么,不是嗎?”

    陸超哼了一聲,說:“既然你都包下了,那就給你。走吧,我們玩別的去。我就不信你能把整個訓練場都包下來!”

    徐文淵道:“別急著走啊,要不一起玩幾個小游戲吧,只要你們能贏我們,那我就把賽道分你們一半,怎么樣?”

    陸超下意識地向李心怡看了一眼,當即拒絕:“不用了。”

    “怕了?”

    這些20不到的少男少女最受不得激,陸超立刻怒了,“我會怕你?”

    “不怕的話那就來比比。”

    “比什么?”

    “一對一格斗。”從徐文淵身后走出一個長發少女,美麗中帶著英氣,遙遙向左小月一指,道:“我們先來!”

    左小月一看到她,臉上就多了寒氣,冷道:“來就來,同是格斗8級,當我會怕你?”

    她們之間似是早就有矛盾,轉眼之間就把話說僵,不打一場看來是絕對無法善了。片刻后兩群人就進了格斗館,各分兩邊。格斗館中原本有人在使用,被直接趕下了場。不過他們老實讓出場地后都沒有走,而是站在邊上圍觀。

    看來這些少男少女在西海市相當有名,來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連訓練場管理方也被驚動了,直接派過來專業裁判,同時準備了全套最好的用具器材。

    雙方約定的格斗是最基本的徒手格斗,不使用護具和內甲,比拼的是最純正的格斗技術。格斗雙方又都是出名的美女,不管打得怎么樣,至少看起來賞心悅目。

    在賽前準備時間,觀眾們已經不斷歡呼吶喊,為各自支持的選手打氣。左小月和那名少女不再爭吵,專注準備。這么多人看著,一旦輸了,那可就丟臉丟大了。她們都經過正規嚴格的訓練,互相之間也交過好幾次手,勝負都在伯仲之間。

    滿場當中,就只有楚君歸一個另類。

    “喂,你在看哪里?”楚君歸耳邊響起一個聲音。

    他收回一直盯著天花板的目光,轉頭一看,見身邊不知何時站了個短發少女。她也是左小月和李心怡的閨蜜群一員,印象中叫何蕾。

    她又甜又有活力,對什么都充滿好奇,比如此刻就一臉認真的地研究起楚君歸究竟在看什么,能盯那么長的時間,甚至對左小月和對手少女看都不看一眼。

    楚君歸無奈地停下了組件優化的進度條,說:“那邊有個蟲。”

    “有蟲?在哪?”何蕾一臉好奇。這種地方還會有蟲?

    “飛了。”

    何蕾瞪了楚君歸一眼,這時哪還不明白他是在敷衍自己?

    好在戰術欺騙及時啟動,楚君歸問:“和左小月對位的是誰啊,為什么見面就要打?”

    這個問題果然分散了何蕾的注意力,說:“那是楊思意,楊家的三小姐。在我們西海市,左家和楊家在很多領域都有競爭,她們兩個又是一起長大的,所以從小到大就爭個不停。”

    就在這時,兩人面前各自出現了一塊虛擬屏幕,上面居然是對這場比賽的下注盤口。楚君歸有點愕然,一場少男少女鬧著玩的格斗,也要搞這么大場面?

    何蕾已經毫不猶豫地下注在左小月身上,小手一揮就是5萬。

    雙方下注如雨,盤口也是不斷變化。現在氣氛轉眼之間就變得相當熱烈,下注金額也是一再飆升。左小月原本稍稍領先,對面一人忽然大聲道:“思意姐人氣怎么可能會輸!我下20萬!”

    盤口再變,楊思意的下注金額瞬間反超。左小月陣營立刻一片嘩然,紛紛下注,又反超回去。如是幾番拉鋸,雙方各不相讓,漸漸都有了火氣。

    楚君歸看得愕然,原來下注還可以不是為了贏錢。

    旁邊何蕾忽然問:“你不下注嗎?”

    楚君歸為難了。

    菜鳥互啄,變數極大,什么事情都可能發生,反倒是高手對決才會穩定。比如格斗10.0以下的,就沒有贏楚君歸這種23的變態的可能。

    楚君歸雖然更想下注楊思意,但顯然不可行。此外他現在負債累累,也得勤儉執家,不能亂花錢。

    凝思之后,楚君歸終于選了左小月,大手一揮,下注100。

    何蕾眼睛瞬間瞪大,還沒反應過來,就見楚君歸猶豫一下,注金又減了7元。這個有整有零的數字,立刻讓她整個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