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72章 蟲在心中

天阿降臨
     隨著鈴聲開始,雙方登臺,下注也隨之截止。雙方勢均力敵,左小月一方以不到一萬元的微弱差距落敗。看著對面一片歡騰,這邊自然臉色都不好看,特別是陸超,簡直牙都快咬碎了。可是他已經一口氣把所有積蓄連同未來六個月的零花錢全都拿出來了,再多就要借錢了。而在西海市少男少女的圈子中,借錢是令人不齒的,所以他哪怕恨得想要對著徐文淵的臉上來一拳,此刻也是無能為力。

    何蕾此刻腦袋中就只有一個碩大的93,在晃來晃去,晃來晃去,晃得她全身發癢,恨不得掐死楚君歸。

    她就不信,李心怡帶出來的人連一萬的零花錢都沒有。

    格斗臺是40X40的場地,兩位少女分從兩側上臺。她們都換上了方便行動的格斗服,盡顯優美身材。

    因為下注金額巨大,哪怕這群生活優渥的小家伙也不能無視幾個月甚至一年多的零用錢,于是把賽制改成了至少5場的多場制。

    隨著昭告開始的鐘聲鳴響,兩名少女就如獵豹般沖向對方,轉眼間戰得天崩地裂,什么飛天絞、落地踏、龍卷掃、裂山擊,各種猛招層出不窮,簡直就是格斗經典招式大全。

    她們基因優化程度在整個王朝都屬一流,就算訓練不怎么刻苦,揮拳踢腳間也隨隨便便都是幾百公斤的力量。

    兩人不知道打過多少次,彼此極為熟悉,各種大招都放心使用,一時之間打得那叫一個輝煌燦爛。

    眼看第一場時間將要結束,左小月稍有松懈,就見楊思意一腿高踢過頭,然后如砍山長刀般劈落!

    這一劈竟帶起明顯呼嘯,力量極大,左小月大驚,差點沒有避開。避過這一擊后,楊思意更不放松,緊緊追擊,牢牢壓制對手。

    好在這時中場鈴聲響起,這才讓左小月逃過一劫。

    左小月返回休息區,大口喘息,方才的躲避體力消耗極大。圈子里的少男少女們圍在周圍,兩名專門的工作人員為她降溫和恢復體力。

    “怎么回事?”陸超焦急地問。

    “不知道,她那記腿刀突然變厲害了。”左小月心有余悸。

    “必須想辦法破了!”陸超回頭,叫道:“大家一起想!快點!”

    可是休息時間只有就只有3分鐘,眾人七嘴八舌,越說越亂。其實他們大多格斗水平還不如左小月,倉促之際哪會有什么有用的建議?就是有,也淹沒在嘈雜聲里了。

    左小月越來越急,要輸可以,但絕不能這么快的輸。

    電光石火之際,左小月腦中忽然靈光一閃,轉頭叫道:“心怡,你男朋友呢!”

    李心怡啊了一聲,道:“我沒有男朋友!”

    “就是那個跟著你的……你!對,就是你!別往天上看,那邊沒人!”

    見左小月的手筆直指向自己,楚君歸也不好再躲,只能走了過去。少女們還好,少年們面面相覷,不明白這位是何方神圣。

    眼見休息時間將完,左小月也不繞彎,急問:“怎么破腿刀?”

    “向前一步。”楚君歸言簡意賅。

    “什么?”

    “也可以向前兩步。”楚君歸補了一句,聽起來特別不靠譜。

    “到底一步還是兩步?”左小月還想再問,開場鈴聲已起。

    左小月咬牙上場,楊思意來到她面前,冷笑道:“問出什么了嗎?”

    左小月剛想說話,楊思意右腿已如刀鋒般高踢過頭!光是起腿這一勢,已帶起陣陣呼嘯,顯然下劈一刀會更加凌厲。楊思意也不強求一擊命中,只要左小月躲了,就會被打亂陣腳,她再一輪猛攻,定會將這個多年大對頭拿下。

    眼見腿刀蓄勢將發,左小月大腦中瞬間一片空白,耳邊又響起楚君歸的聲音。她如同著了魔一樣,下意識地就向前一步。

    楊思意大吃一驚,沒想到居然就這樣被左小月沖進了內圈!按左小月的位置,腿刀會變成小腿斬在她身上,威力大減。但此時此刻,她只能硬著頭皮斬落,沒想到左小月鬼使神差般又向前一步,直接撞到了她身上!

    這下碰撞突如其來,誰都沒有防備,只聽砰的一聲悶響,兩人結結實實地撞在一起。

    楊思意直接被撞得倒飛出去,左小月也是頭暈眼花。

    砰的一聲,楊思意重重摔在地上,居然沒能立刻起身。左小月可不會放過這等機會,立刻撲上去一頓痛打,打得她毫無還手之力,只能認輸。

    獲勝之后,左小月倒是十分大度,伸手將楊思意拉了起來。楊思意卻是心有不甘,咬牙質問:“你究竟會不會格斗,哪有你這么亂打的?你知不知道就這么沖過來,我有至少7種辦法可以讓你立刻趴下。”

    左小月本能地就想反擊,然而仔細一想,卻忽然出了一身冷汗。

    確實如楊思意所說,這一勢腿刀之后藏著七八種后招,貿然出擊只會落入陷阱。正是因為看出這一點,所以左小月只有躲避,大失先機。

    然而誰都沒想到,破解的方法原來就是看上去最不可能的一頭撞過去。當然她這一撞的時機也是恰到好處,剛好是楊思意失去重心的剎那。

    憤怒的楊思意拉著左小月還要理論,左小月卻是轉頭,在人叢中尋找楚君歸。

    然后她就看到楚君歸站在人群邊緣,正專心研究天花板。

    徐文淵走過來,將不依不饒的楊思意拉開,然后對陸超說:“這場是我們輸了,不過后面還有4場。”

    陸超冷笑,“怎么,輸不起嗎?”

    徐文淵說:“這么重的注,怎么能一場定輸贏?以前你們也不是沒有這樣做的時候。”

    陸超道:“也行!不過下一場你我單挑!”

    徐文淵一咬牙,“可以!但要打滿接下來4場。”

    兩人就此商定。雙方各自的陣營也都同意,少年男女,本來就是不嫌事大的年紀。

    開賽鈴聲響起,歡呼和加油聲瞬間淹沒了賽場。陸超和徐文淵算是各自少年的首領,他們之間的戰斗不光吸引少年,更加吸引少女。只是這一次卻有人心思不在格斗賽上。

    “你在看什么?”楚君歸耳邊又響起這句話,于是無奈地看著優化進度條再一次停頓。

    “看蟲。”楚君歸認真回答,然后轉頭。

    問話的是左小月,她站在左邊,何蕾則站在右邊。

    “那邊根本沒有蟲!”

    “有蟲。”

    “我都拍下來了!你要看回放嗎?蟲在哪里?”何蕾毫不留情地拆穿了楚君歸。

    楚君歸心中慌張,臉上卻是云淡風清,情急之下張嘴便道:“蟲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