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74章 不換衣服了

天阿降臨
     格斗術7.5是什么概念?想當初第九艦隊公認的格斗第一強者云落羽近戰格斗水準也不過10.0出頭。而此刻的林兮才7.3。

    在西海這么一個二線城市,突然冒出一個力壓止戈學院連年第一名的高手,還是如此年輕?

    楚君歸向那個女人多看了幾眼,又收集了不少信息。

    她的生理年齡應該比周圍人大些,但也就二十二三的樣子,也沒大幾歲。但她的基因優化遠超其他人,那些看似無意的動作落在楚君歸眼中,都是久經嚴格訓練的證明,否則不會如此精細準確。

    以她的水準,足夠在任何學院任教教授近身格斗了,怎么會跑到這里來參加一場年輕人之間的賭戰?若說沒有圖謀,鬼都不信。

    楚君歸默默在心底吐槽著。他倒是忘了,一個近戰格斗23.0的試驗體都站到賽場上了,人家7.5的憑什么不能來?

    不過女人穿的是普通格斗緊身衣,沒有絲毫保護或輔助作用。楚君歸再低頭看看自己那一身高階內甲,頓時感覺優勢在手,心定了不少。這套內甲就是槍都打不破,7.5的女人還傷不到自己。

    這時李心怡忽然說:“我沒興趣欺負人,你去把他們解決了。”

    “我的任務只是管教你。”

    “反正我不會還手的,你看著辦。”李心怡顯然已經抓到了楚君歸的軟肋。

    楚君歸惟有嘆息,這小丫頭還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看來只有使出些手段了。若是連她都收拾不了,試驗體愧對百萬月薪。

    賽鐘敲響,楊思意一方立刻全速沖鋒,其中最壯的年輕人雙手一張,直接插入隊伍中央,將楚君歸一方的兩個女孩子從隊伍中分割出去。他們隊伍中三人立刻撲上對著兩個少女,配合非常默契。

    他們的意圖很明顯,就是要用大漢和女人牽制楚君歸和李心怡,己方其余三人以多打少,先把兩個最弱的對手消滅了。

    楚君歸看看對面的大漢和女人,再看看自己一方的李心怡和另一名少年。少年臉色蒼白,幾次想要沖過去救人,但見李心怡和楚君歸誰都不動,又有些不敢。

    這時被分割的兩名少女已經左支右絀,眼看就要落敗。

    楚君歸嘆了口氣,既然上了場,不動手總是不太好。于是他徑自向兩個少女走去,攔截的壯漢一聲獰笑,劈手就向楚君歸領口抓來。

    他本以為這一抓十拿九穩,哪知道楚君歸一低頭就從他腋下鉆過,穿過了封鎖。一過封鎖線,楚君歸飛起就是一腳,將前方毫無防備的一個少年踢飛,另外兩人嚇了一跳,圍攻就此化解。

    體型高大的年輕壯漢大怒,聯合那被踢飛的少年夾擊楚君歸。楚君歸卻完全沒有還手的欲望,轉頭就跑。轉眼之間,三人已經繞著格斗臺飛奔了三周。

    壯漢耐力不太好,三圈下來已是氣喘吁吁,少年臉色也有些發白,只有楚君歸面不改色。不過兩人累雖然累,卻都咬牙緊追。

    楚君歸第三次經過李心怡面前。

    李心怡一直站著不動,她身份特殊,也沒有人向她出手,所以她就安心看戲。

    這時楚君歸似乎跑不動了,腳步一緩。追擊的大漢和少年大喜,紛紛躍起,各自動用大招攻擊。

    這時楚君歸忽然伸手,居然將李心怡提了過來,擋在身前!大漢和少年的拳頭就變成直奔李心怡而去,一拳打臉,一拳襲胸。

    李心怡大驚,下意識飛起兩腳,將兩人踢飛。當她被楚君歸放下后,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立刻怒火爆燃,轉身就要去找罪魁禍首算賬。

    但轉身之后,她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楚君歸,而是那個女人。忽然之間,她視野中就只剩下女人的眼睛。李心怡想逃,可是全身冰冷,手腳沉重,完全動彈不得。

    女人微露冷笑,抬手向李心怡的額頭點去。李心怡大急,可她此刻就像是被沉重鐵鏈束縛在原地,怎么掙扎都動不了。

    就在絕望之際,她視野中忽然出現一個背影,并不如何高大,卻將全世界的危險都擋在外面。

    女人只覺眼前一花,李心怡忽然變成了楚君歸,手中抓到的也不是李心怡的額頭,而是楚君歸的手腕。

    變故突發,女人吃驚之余倒是處變不驚,瞬間手上發力,要將楚君歸手骨捏碎,再甩到一邊,清障傷敵一氣呵成。

    楚君歸的抵抗比預想的還弱,女人一發力就感覺到了他的骨頭。她正要再加一把力的時候,忽見楚君歸在自己胸口按了兩下,然后襯衣衣袖上就亮起一片電路光芒,瞬間變得異常堅硬,再也捏不下去。

    “內甲?”女人大吃一驚。她萬萬沒想到楚君歸如此無恥,在這種少男少女戲鬧的場合居然穿內甲上場,而且是罕見的高階版本。

    她自知再怎么樣也拿穿了高階內甲的楚君歸沒有辦法,而且對手的格斗術造詣似乎也不差,至少不比自己差多少。

    女人松手,上前一步靠近楚君歸,幾乎貼上他的身體,然后在他耳邊輕聲道:“你很好!給我等著,我師父很快就會來找你的。師父比我強一倍,所以你回去之后,最好先準備好后事,免得沒人給你收尸。這就是敢壞我們事的下場。”

    說完,女人后退幾步,扔下一句“我認輸”,就離開賽場,揚長而去。

    賽場上,楚君歸正在思索女人所說的話。她師父強一倍是什么意思?難道是格斗術版本號已經達到7.5的兩倍?15.0的格斗術是挺厲害的,但對試驗體來說也還是一巴掌的事,所以他想不通為何自己要去準備后事。

    難道這個女人也沒感覺到自己和她在格斗境界上的差距之大,有如喜馬拉雅山山頂到雅魯藏布江河谷之間的距離?

    如何讓人正確認識自己在格斗術上的造詣,似乎是個問題。

    “這不公平!”一聲叫喊打斷了楚君歸的思考。

    徐文淵跳上賽場,對李心怡道:“心怡小姐,你也知道我們很難對你動手,所以這場比賽并不公平。”

    “那你要怎樣?”李心怡眼中閃過一道光芒。此刻她腦中全是女人的那雙眼睛,這還叫很難動手?不過看樣子這個徐文淵什么都不知道。

    徐文淵明顯感覺到李心怡很不高興,此刻也只能硬著頭皮道:“這樣吧,我想和你這位朋友再打一場,如果我輸了,那我們就認輸,怎么樣?”

    李心怡大為意外,她看看楚君歸,再轉向徐文淵時,已經是看傻子的眼神。

    楚君歸身上可是穿著高階內甲的,就是站那不動,徐文淵也打不動。除非徐文淵不講體面,只奔臉上招呼。

    她還沒說話,楚君歸就道:“非常好,就這么決定了。時間有限,我們直接開打吧,我就不換衣服了。”

    李心怡對楚君歸的無恥不得不重新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