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77章 殺手的潛質

天阿降臨
     飛車駛離了懸浮路,轉為地面模式,駛入一條小路。道路兩旁的建筑破破爛爛,很少看到自備隔離罩的,街上到處都是垃圾,墻壁上也是處處涂鴉,地上臟水橫流,是一片近乎荒誕的混亂。

    這里的人們大多都戴著老式防毒面具一樣的呼吸罩,三五成群靠墻站著,默默看著飛車經過。哪怕是隔著骯臟且磨損的鏡片,也能感覺到他們目光的冰冷和不懷好意。

    整片街區似乎因為飛車的出現而突然變得寂靜。

    楚君歸按照導航將飛車駛入預定的停車場。一進停車場,他就知道自己來錯了地方。

    停車場有小半地面都被各種垃圾和飛車殘骸所占據,場內停放著寥寥十幾輛車,大部分都被拆得只剩下骨架,根本看不到一輛完好的車。把車停在這里,其下場可想而知。

    楚君歸剛一下車,就看到三四個本地人拎著鐵棍和工具開始靠近。他不得不承認還是低估了這個地方,原本以為要等離開后才會有人下手,沒想到人剛下車,拆車的就來了。

    楚君歸此刻眼中的天空還是灰色的,心情并不是很好,這些掂著鐵棍、一臉威脅意味的家伙讓他的心情更加的不好。

    “滾。”楚君歸言簡意賅。

    幾個混混有些意外,不過他們很快轉為獰笑,說:“本來只想打暈你拿走東西就算,但是現在不行了。你脫光衣服,把所有東西都放下,然后滾!至于這個小妞,她不能走,我們的地下室正好缺個寵物,哈哈哈!”

    站在最后的一名混混小聲說:“老大,這個女人穿的……很不錯,動了她或許會有麻煩。”

    老大斥道:“放屁!我們能有什么麻煩?搞完了她我們只要往里面一躲就行了,這個地方根本不是西海市能夠管得了的。就算她是市長的女兒,今天老子也搞定了!”

    小弟被訓得唯唯諾諾,不敢再多嘴。然而他臉色忽然變得驚恐,瞪著老大身后。

    老大愕然回頭,就見楚君歸手中多了一把手槍。這把槍雖然是把老古董,但畢竟也是槍。

    “在你們身上浪費的時間已經夠多了。”楚君歸平靜地說,然后扣下扳機。

    槍聲轟鳴,在廢墟般城市中回蕩。老大仰天倒下,血呈扇形飛濺出去,潑灑了一地。剩下三個混混立刻四散而逃,根本不去管老大的尸體。

    楚君歸吹了吹槍口的硝煙,收槍回鞘,轉頭問:“我們現在去哪?”

    李心怡平靜地看著楚君歸,說:“你就這么把他殺了?”

    “有什么問題嗎?”楚君歸有些不解。

    “當然有!”

    楚君歸想了想,覺得還是要對金主好點,于是解釋道:“他剛剛說要對你做的那些事,我想并不是隨口說說的,他們真的會這么做,也應該曾經這么做過。如果他真的傷害了你,不必到他剛剛說的那種程度,只要碰到了你一點,我都會把他們殺光,而且會把他們巢穴的所有人都殺光。不過畢竟他們還沒來得及動手,所以我只是把頭目干掉,意思意思就完了。”

    李心怡輕啊了一聲,似是有些驚到了。她認真地看著楚君歸,試驗體臉上一片平靜,這番話說得理所當然。

    她的眼神忽然變得有些復雜,不過轉瞬即逝,說:“我說的問題不是這個。”

    “那是什么?”

    “你這把槍聲音很大啊!”

    “這種槍不就是這個樣子的嗎?我又沒帶消音器。”

    “你是殺手啊,殺手殺人不都應該是無聲無息的嗎?你聲音搞得這么大,哪里還有美感了?”

    楚君歸愕然,沒想到她關注的點會是這個。這小丫頭的腦回路果然有些問題,看來確實有必要好好管教,她家的這筆教師費確實要花。

    “我不是殺手。”

    “你是!”

    “我真不是殺手。”

    “你就是。”

    “我……”楚君歸發現,似乎所有女人認定一件事時,都固執得可怕。

    “你有當殺手的潛質!我看好你,怎么樣,要不要考慮改行?我可以做你的經紀人!”李心怡拍著楚君歸的肩膀,兩眼放光。

    楚君歸哭笑不得,“我真不是殺手,另外我也不覺得自己有當殺手的本事。”

    “你就是天才的殺手。”

    楚君歸發現李心怡固執起來拉都拉不回,無奈地問:“我哪里天才了?”

    李心怡認真地說:“你的臉!”

    楚君歸摸了摸自己的臉,這層生物材質十分出色,難道是皮膚太好?

    “你這張臉在哪里都不會引起注意,這就是殺手最重要的潛質啊!”李心怡很認真地在楚君歸心口插了一刀。

    “殺手最重要的潛質難道不是……”楚君歸差點說漏了嘴。深空戰士很常見的一個領域就是殺手,試驗體的資料庫中記載了全套的資料。

    “是什么?”

    好在楚君歸及時轉彎,“應該是能打吧。”他說得也不是十分確定。

    “能打的人多了,可是天才的殺手才有多少?”李心怡嗤之以鼻。

    “我們現在去哪?”楚君歸趕緊岔開話題。

    李心怡調出地圖,在上面一點,說:“這里有一家秘密商店,新到了一批好貨。我要去買點東西。”

    楚君歸皺了皺眉,說:“有點太深入了,可能會有危險。”

    李心怡不以為然,“怕什么!雖然你也不是很厲害,但是他們更水。”李心怡不小心說了實話。

    她渾然不覺已經在楚君歸身上扎了好幾刀,從車上拿下來一個精致的小背包,背在身上。

    楚君歸則打開飛車的后備箱,拿出一個巨大的手提袋,拎在手里。

    李心怡打量著這個大提包,問:“這里面是什么?”

    “教學工具。”

    “什么工具,給我看看。”

    “等到用的時候你自然就會看到了。”

    兩人并肩而行,向著灰區深處走去。

    此時此刻,在訓練場旁邊的一個餐廳里,那名高大猛男一邊接受治療,一邊罵著:“老子好不容易策劃了一個英雄救美!他奶奶的,要是讓我知道是哪個蠢貨打飛了我,我一定埋了他!”

    在另一個不為人知的空間,兩個黑影相對而立。

    “失敗了?”

    “是的,目標身邊的那個人非常厲害,必須得請高手對付。”

    “可惜,本來想借著那蠢貨的布置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清理目標,還能嫁禍給那蠢貨。現在只有重新謀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