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79章 食腐者

天阿降臨
     “我們好像已經引起注意了。”李心怡說。

    “是你,不是我。”

    “剛剛威脅人的可不是我。”

    “那也是你授意的。”

    “我沒有!”

    “其他人看來就是這樣。”

    兩人一路走一路說,周圍不懷好意的人則是越來越多,有些人開始明目張膽地炫耀武器或是做些侮辱的手勢。

    看著周圍上百號的惡徒,連李心怡也有些不淡定了,小聲說:“我要不要亮明身份?”

    “小了沒用,太大了他們不會信。”楚君歸一句話堵死了她的希望。

    “他們不會這么蠢吧?動了我,整條街都會被翻成平地!至于我的身份是真是假,他們查查不就知道了。”

    楚君歸攤手,“他們可不覺得自己蠢,另外也沒能力查。”

    這時一個戴著鐵面具的大漢晃著滿身橫肉站到了路中央,擋住了2人去路,粗聲道:“這塊地方我先站了,繞路!”

    楚君歸打開手提包,從里面拎出一段圓筒,隨手一拉就長出一截,居然是個單兵火箭筒!他揮手橫輪,直接將壯漢砸的橫飛出去,重重撞在墻壁,軟軟落地,再也不動了。

    楚君歸將火箭筒收入提包,說:“前面沒看到有人,走吧。”

    李心怡向那壯漢看了一眼,問:“他死了嗎?”

    “死了。”

    “有必要嗎?”

    “在這種地方,每個人都死有余辜。”楚君歸并沒有說每年會在灰區中失蹤多少人。

    李心怡這一次沒有質疑,跟著楚君歸往里走。楚君歸的強硬作風終于奏效,兩邊道路忽然變得冷冷清清,暴徒們不知道都躲到了哪里,街角只有幾個流浪漢躺在那里動都不動。

    片刻之后,李心怡站在一棟樓房前,說:“就是這里了。”

    這棟房子在整個灰區中都算是非常新的,至少表面重新刷過,至于那閃亮的金色外墻是不是好看,就是見仁見智了。大門處站了五六個暴徒,都佩帶著武器,用上下打量的陰鷙目光看著兩人。

    一名女暴徒走了上來,說:“這里不能進。”

    “告訴食腐者,就說客戶到了。”

    女暴徒讓開了道路,“你說對了他今天的名字,進去吧,他在三樓等著你。”

    兩人穿過隔離區,走入一樓大廳。這里有十幾個暴徒,或躺或坐,打量著兩人。大廳里是能呼吸的,不過看到醒目的空氣質量還有異味警告,李心怡放棄了摘下呼吸面具的打算。

    樓里有電梯,不過顯示正在修理。

    兩人上了三樓,就看到兩扇漆金的華麗大門緩緩打開,露出里面同樣金碧輝煌的大辦公室。

    一個有些瘦削的中年男人迎了出來。他的臉頰凹陷,一雙眼睛里透著滲人的精光,即使此刻滿面笑容,也讓人不寒而栗。他走到二人面前,說:“歡迎,歡迎!能夠叫出我今天名字的人都是我的貴客,也是整個灰區的貴客,至少今天是。”

    李心怡冷笑,“我可不覺得被當作貴客禮遇了。”

    食腐者笑著說:“其實你們一進灰區我就知道了,所以安排了足夠的獵物供你們狩獵。只不過你們今天看起來很克制,只獵殺了兩頭,我本來以為要消耗十幾頭獵物的。”

    李心怡雙眉微微動了動,問:“那些人都是你安排的?”

    “并不是刻意安排,只是沒有告訴他們你們的身份而已。他們就像往常一樣,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李心怡的臉色冷淡,說:“開始交易吧,我不喜歡這個地方。”

    “不先參觀一下我的博物館嗎?交易不用急,反正我們有整整一天的時間。”

    “不,我沒有一天時間,也不打算在你這里浪費更多的時間。”

    食腐者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一秒,然后又回到臉上,說:“誰都知道到這里來一定要參觀我的博物館。不過沒關系,你們是貴客,貴客是可以任性的。跟我來,我們去看看貨。”

    食腐者當先引路,一路向下,走入地下二層的一個大廳。這座大廳相當遼闊空曠,看上去過去應該是個地下倉庫,此刻則是零散地堆了些貨物。

    楚君歸一眼掃過,就看到了至少8個隱藏武器站,5個自動偵測設施,以及十幾個不同類型的陷阱。這些設施大部分隱藏的很巧妙,但是材質騙不了人,在楚君歸視野中的光譜明顯不一樣。

    地下倉庫就只有一個出口,而且下來是一條長而筆直的樓梯,一旦被人從外面封住,后果也不堪設想。

    食腐者站在大廳正中,揮了揮手,就有人從大廳盡頭的貨架上取下一個手提箱,非常緩慢地走了過來。

    食腐者點起一支雪茄,說:“那個箱子里設置了移速控制系統,只要移動速度超過每秒鐘一米,就會立刻啟動自爆。而這個箱子的密碼整整有32位!沒有人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破解密碼,解除自爆。”

    李心怡哼了一聲,不以為然。她悄悄給楚君歸發了條消息:“井底之蛙。才32位,這是幾百年前的安全系統吧,給我1分鐘就能把它徹底拆了!”

    “好厲害!!!”楚君歸由衷地加了3個嘆號。當然如果換成他自己,大概要加十七八個嘆號了。

    “那是!”李心怡在頻道中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

    短短幾十米,那個人足足走了3分鐘,才小心翼翼地把手提箱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食腐者手按在提箱上,并沒有動,而是問:“你們的東西呢?”

    李心怡打開背包,從里面拿出一個小巧的存儲器,放在了桌上。

    “這是什么?這好像不是我們說好的東西。”食腐者臉色當場變了。

    “里面有你全部的資料,不光有你存儲器官的地點,還有你所有家人的全部資料。”

    食腐者臉色變得陰狠,“你居然敢查我?”

    “你擔心的不應該是這個,而是我為什么能把你的底褲都查出來。”

    食腐者陰著臉,拿起存儲器就接到個人終端上,然后臉色大變。

    李心怡顯得胸有成竹,“最后還有一個文件。”

    “我打不開,里面有什么?”

    “你當然打不開。那里是一份情報,是專門針對你的暗殺計劃。你手上的這個東西很燙手,你應該知道的,否則也不會準備立刻跑路,對不對?但是你的逃亡路線早就泄漏了。”

    這一下食腐者的臉色變得慘白,然后掃了一眼廳中的手下,目光變得陰鷙,寒聲問:“是誰出賣了我?”

    “你想要的名字也在那份文件里。”李心怡說。

    食腐者身后一名手下突然動了,手中閃過一抹寒光,向食腐者后腰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