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80章 管一頓飯

天阿降臨
     食腐者早有準備,于千鈞一發之際轉身,伸手抓向那名手下的手腕。然而這必中一抓居然抓了個空!

    背叛的手下已經做足了躍起刺殺的姿勢,可是他跳是跳起來了,人卻是在空中一點沒動,所以刀鋒離食腐者也有一段距離,食腐者自然抓了個空。

    就在背叛者躍起的瞬間,楚君歸忽然出現在他身后,探手拎住他的后頸,將他定在空中。

    背叛者感覺不對,剛想掙扎,楚君歸手就抖了一抖,背叛者身上立刻響起一片密密麻麻的關節脫開聲,四肢軟軟垂下,再也不動了。

    食腐者看看背叛者,再看看楚君歸,干笑兩聲,說:“看不出來你還有兩下,不過沒有這種身手也沒辦法當我貴客的保鏢。不管怎么說,還是多謝了,那么,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能不能把這家伙交給我,我想好好問他一些東西。”

    楚君歸又郁悶了。

    他這一手抖散對方四肢關節,卻又絲毫不傷到脊椎和內臟,實際上難度極高,沒有近戰格斗15.0以上的造詣,想都別想。這一抖舉重若輕,寓大神通于輕描淡寫之中,本該收獲一波頂禮膜拜,結果在這家伙嘴里就是“還有兩下”?。

    楚君歸手一松,背叛者落地,瞬間震蕩關節,痛得大叫。

    食腐者一擺手,兩名手下就拖走了這名背叛者。

    他搓了搓手,態度已經變得和善了許多,說:“我承認,這個籌碼已經勉強有交易的資格,不過還差了那么一點。”

    李心怡說:“我可以給你一個在其它星域的合法身份,比如說共同體,同時可以提供渠道,讓你把一半的資產合法地轉移到那里的賬戶上。”

    “這可不夠,我尊貴的客人!在討價還價之前,我想你們最好先想想能不能從我這里走出……呃!”

    食腐者話未說完,就看到楚君歸打開手提袋,從里面拎出一把多管機關炮,輕松提在手里,5根槍管正指著自己。

    “拆樓用的,120發子彈。”楚君歸言簡意賅。

    “這,這東西你是怎么弄到的?”食腐者喉嚨有些發干。

    楚君歸手里這門多管機炮名聲顯赫,威力極大,使用專用彈藥后專門用于對付在普通水泥磚混等結構掩體后的敵人。普通磚墻一槍就是一個大洞,水泥墻在半米以下皆能洞穿。在這門多管機炮面前,哪怕是穿了戰甲都沒有用。120發子彈,夠把食腐者和他的手下們打穿好幾個來回了。

    楚君歸開始拿出來的霰彈槍還只是管制武器,食腐者也能搞得到。可是這把多管機炮就是嚴格控制的,持有就是重罪,食腐者要花費巨大代價才能弄到一個,且還是過時的型號。

    楚君歸身后一人突然持槍指向楚君歸后背,叫道:“把槍放下,不然我就開槍了!”

    楚君歸不為所動,只是衣服背面忽然亮起一片電路般的紋理。

    “內甲!?”那名槍手失聲驚呼,然后手里的槍慢慢垂了下去。

    食腐者苦笑,說:“我把全部的錢都帶出去。”

    “不行,最多60%,這個比例沒得談。”

    “……成交。”

    食腐者松開了手,開始輸入密碼。他輸入得非常小心仔細,時不時還要回頭檢查一遍,32位的密碼整整輸了5分鐘才全部輸完。

    咔的一聲輕響,手提箱的箱蓋打開,露出里面一個盛裝著碧綠色液體的試管。李心怡拿出一副特殊的目鏡戴上,幾乎貼上試管仔細檢查。目鏡上不斷射出各種光芒,持續掃描著試管。

    整整檢查了十分鐘,她才起身,說:“是這個沒錯。交易中說還會附帶一份發現它地點的詳細報告?”

    “在這里,差點忘了。”食腐者傳送過來一份報告。

    李心怡合攏手提箱,說:“交易完成,我們這就走了。作為最后的忠告,你最好在天黑之前離開,否則的話可能會和他們派過來的殺手直接遇上。對了,我們的車還在吧?”

    食腐者看看時間,差點就跳了起來,大叫:“來人!給我訂最近的航班,不,直接包個私人飛船!要去哪里?我哪里知道!該死的,去哪都行,只要他肯走!你,你,還有你!你們幾個去我的博物館,把編號前100,不,前150的都給我包好,一起運到機場去,要是少了一件,我剝了你們的皮!”

    上竄下跳一番,食腐者才想起旁邊的李心怡,趕緊說:“你們坐我的車走,車庫里的車隨便挑!”

    片刻之后,一輛破舊的老爺飛車噴吐著黑煙,從食腐者的金樓離開。只見它一路搖搖晃晃,好似弱不禁風的雛鳥,在一陣稍猛的氣流下,從半空中墜落。

    在墜地之前,楚君歸就提著李心怡從飛車中跳出,穩穩地站在地上。

    李心怡憤怒咆哮:“這什么破車,想害死我不成?”

    “倒不一定是害我們,只不過保養得差了些而已。”

    “下次再也不選什么有歷史紀念意義的型號了。”李心怡擦了一把面罩,上面已經全是黑灰。

    她向四周看了看,問:“現在我們怎么辦?”

    “估計是引擎的問題,修一下就能好。”

    “你還會修車?”李心怡大奇。

    這時戰術欺騙組件瞬間給出一個文本,于是楚君歸照念:“我以前落魄的時候,為了謀生,曾經在飛車修理行干過一段時間。”

    李心怡啊的一聲,道:“這么可憐?!”

    楚君歸隱隱感覺好像哪里不對,不過這種細膩的小情緒不是他的擅長,只能按照文本繼續讀:“沒辦法,每天結了工資才能付得起房租,必須干夠一定時間,否則就沒地方住了。”

    “啊,還有這種房子?”

    “當然有,是專門給我們這些最底層的人住的。只有這種地方我們才能住得起。”

    “房租多少?”

    “我一個人住,所以每天8元。”

    “多還是少?”

    楚君歸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一個人住當然是貴了。”

    “等等,8元?”

    “嗯。”

    李心怡忽然不說話了。

    楚君歸松了一口氣,總算不用對著劇本念了。他熟練地打開飛車引擎箱,從手提包里取出一盒多用途工具,就地開始修理。

    李心怡在旁邊默默地看著,忽然問:“你為什么不換個工作呢?”

    楚君歸趕緊翻看劇本,然后說:“因為那里管一頓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