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85章 斯文

天阿降臨
     徐戰峰那番話若是換了別人也就罷了,頂多也就是落得個數落,背個年少輕狂的名聲。但落到這位爺的耳中,十有八九會上一道報告,什么飛揚跋扈、欺壓平民之類的罪名都會扣上來。

    猛男自己心里清楚,平日欺負人的事沒少干,雖無大惡,但是小事積得多了也很不好看。且不說影響在李心怡心目中的觀感,甚至有可能影響到他將來在家族中的地位。

    猛男平日橫沖直撞,可是并不傻,轉眼間將利害關系想得清清楚楚,立刻出了一身冷汗。就在這時,他耳中忽然響起一個聲音。猛男傾聽片刻,臉色由憂轉喜。

    他先向對面眾人掃視一眼,將所有人的身份全部弄清,然后不理王治,盯著青年道:“里昂家的蕭,你居然也能擔任外交使節,看來里昂家族沒少為此花錢啊!”

    蕭并不動怒,微笑道:“這個職位十分重要,里昂家族擊敗了兩位數的競爭對手才得到這個位置,付出了重大代價,自然也要挑選恰當的人選。”

    猛男雖然沒占上風,但是成功把話題自王治身上引開,也就算是成功。他哼了一聲,說:“你剛才是想說我們兩個玩玩?”

    蕭向猛男認真地看了看,失笑道:“你還年輕,按資料看比我小了整整15天,和你打是欺負你。這樣吧,我也帶了些隨員,還遇到了一些聯邦的年輕一代,要不我們擂臺賽吧,什么人都可以上,贏者可以連續守擂,也可以下場休息,怎么樣?”

    面對如此明顯的羞辱,猛男反而冷靜,他已經嗅出了一絲非同尋常的味道。現在已經不是年輕一代爭強好斗的戲碼,而是隱隱過牽涉到盛唐聯邦的面子問題。里昂家族是聯邦薔薇之環的豪門,而徐家在盛唐中亦是一方巨頭,差也差不了多少。如果這一場演練輸了,那輸的可就是徐家的面子。

    猛男一聲冷笑,說:“這個主意不錯,就這么決定了,至于擂臺人數,就是9對9,必要時可以增加3人,怎么樣?”

    其實蕭帶來的人并不多,大概也就30多個。徐戰峰留了個心眼,他可以召喚外援,而蕭不行,所以對戰人數越多越好。

    蕭微微一笑,說:“隨便,就是30對30也沒問題。”

    雙方當然不會真的搞出30對30這么無聊的事,于是賽制敲定。蕭一揮手,就有一人上前,說:“我這里有12種聯邦通用機甲的數據,輸入模擬器的話,就有聯邦機甲可選。”

    “這樣很公平。”徐戰峰自然不會反對。

    他跟旁邊管家吩咐了幾句,管家就退了下去。接下來有一系列的準備工作,包括給蕭這些人準備座位酒水,召集專業級別的裁判,以及負責數據判定的專家。同時還要準備下注的盤口。

    這些活就是臉面,輕忽不得。

    所有人都移步廣場兩側休息廳,大約等候了半個小時,準備工作就已就序,雙方參賽名單也都商議擬定。

    直到這個時候,徐戰峰才想起一事,問左右:“他們是怎么進來的?”

    管家小聲說:“他們手上有請柬,最高級別、不限人數。這張請柬原本是發給王主政的。”

    徐戰峰雙眼微瞇,走到王治身邊,假作看著場中布置,輕聲說:“難怪王大人一直對我徐家的冶煉廠如此關心,我終于明白一點了。看來王大人和聯邦的關系很深啊,很好,很好。”

    王治面無表情,淡道:“本人行事,自有分寸。想要我不再礙眼也十分容易,你家大人早該清楚應該怎么做,只是放不下貪念而已。等你再長20歲,再來威脅我不遲。另外意圖誹謗王朝官員是重罪,念在你家教有缺的份上,剛剛那句我就不計較了。”

    猛男瞬時被氣得滿臉脹紅,重重哼了一聲,轉身就走。

    此時場中已經重新布置完畢,不再是類似游園似的場所,兩側搭起看臺,準備了上等酒水點心。有防護罩在,就無需遮陽棚了。

    這個時候徐戰峰自然不敢托大,精心擬定名單,并且偷偷請來了海夢星駐軍的機甲總教官壓陣。而蕭給出的名單上有一些年輕人,也有一些年長的人,大都查不出來歷,而蕭自己并沒有上場。

    賽制公布后,預定比賽的時間又延后了一個小時。主要原因是消息傳開,頓時轟動了整個海夢星,各大媒體紛紛趕來進行報道和轉播。轉眼之間,這場比賽就被渲染成王朝與聯邦年輕一代的大對決。

    想要代表兩大陣營,徐戰峰和蕭自然還不夠份量,但是在當下雙方正在交戰的敏感時期,這場對決就有了特殊的意義。

    在等候媒體趕來時,徐戰峰又收到了一條消息,頓時臉色陰睛不定。

    蕭在遠處看了,也悄悄發了條消息過來:“是不是要求你此戰必勝?”

    徐戰峰怒視了蕭一眼,沒有說話。蕭哈哈一笑,自顧自地和身邊人私語。

    這時左小月來到他身邊,小聲說:“戰峰哥哥,對方既然是使節團,那么成員都是經過挑選過的,你要小心啊!”

    徐戰峰一凜,說了聲多謝,就匆匆走向大宅,再去布置。

    旁邊楊思意看到這一幕,臉上悄悄掠過一絲陰霾。她沒想到左小月下手如此之快,先就把這件討巧的事給干了。

    這時主持人走到場地中央,手中射出一道光柱,在天空散開,幻化成碩大的賭盤,上面全是各類下注的盤口,其中有許多小盤口,都放在邊緣和角落,正中的賭盤赫然是雙方的總體勝負。

    盤口開出,在場各人就開始下注,盤面賭金迅速積累,轉眼之間就超過了百萬。

    楚君歸眼皮抬了抬,繼續昏昏欲睡。

    正在半夢半醒之間,楚君歸忽然感覺到有東西在自己腰肉那捅了捅。他轉頭一看,就見楊思意一臉期待地看著自己。

    “何事?”

    “你不打算上去玩兩把嗎?”

    “我只是一個教書的,打打殺殺什么的不在行。”楚君歸憨厚地笑。

    楊思意眼珠一轉,輕輕拉了拉楚君歸的衣袖,“可以下注呢!”

    “沒錢。”楚君歸繼續憨厚地笑。

    楊思意咬著下唇,恨恨地盯著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