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87章 形象

天阿降臨
     聯邦凡是以神話人物命名的機甲,都是有獨到設計的戰斗機甲,其中赫耳墨斯就是其中一個,以大威力攻擊而聞名。

    左小月此刻已經進入機甲視野,看著對面比自己高出整整一倍的機甲,臉色頓時有些發白,心跳加速。她偷偷向楚君歸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就驚見試驗體正在打盹,心頓時涼了半截。

    此刻比賽開始,對手毫不客氣,左臂主炮炮口已經開始點亮,居然起手就是全威力的攻擊!

    左小月心跳再度加速,開始回想這臺機甲的數據,但此時對方炮口光芒已經到了臨界點,左小月一聲驚叫,機甲一雙長腿一向前,一向后,居然直接以一字馬落地!

    這個姿勢落地無疑是最快且最出乎意料的,不要說觀眾和對手,就連左小月自己都沒有想到,只是想著要躲,結果本能地回憶起當初印象最深刻的被動姿勢。

    一團碩大的等離子團從鷂式頭頂飛過,這一炮居然打空了?對手也呆了一秒,結果給了左小月從地面彈起的機會。

    赫耳墨斯主炮冷卻時間長達十分鐘,一炮未中,這一戰基本就用不了了,而且為主炮充能占去了機甲大部分能源,導致功率的全面下降。

    此刻鷂式滿場亂飛亂竄,后面追著沉重笨拙的赫耳墨斯。赫耳墨斯時時開炮攻擊,但都被鷂式躲了過去。

    此時鷂式終于充分發揮隱身優勢,對手各種重炮都無法鎖定,只能手動瞄準。而左小月則越跑越有信心,開始借助各種地型做出種種讓人眼花繚亂的動作,有時甚至從對手的頭頂翻過去。

    鷂式是速度最快也最靈活的機甲,在擅長奔跑和近戰格斗的左小月手中越用越是靈便。而對手動作卻逐漸遲緩,在一個劇烈轉身后,赫耳墨斯突然原地不動,緊接著機甲轉為紅色,示意輸掉了比賽。

    模擬器艙門打開,聯邦少女從里面彈了出來。她落地時掙扎了幾下,就人事不省。醫護人員趕緊過來,檢查之后宣布只是負荷過高導致昏迷,并無大礙。

    結果一出,觀眾一片恍然之聲。他們現在才想明白,在身體負荷上鷂和赫耳墨斯根本不在一個數量級上。哪怕只是80%擬真度,赫耳墨斯的重負也不是基因優化沒有完全完成的少女們能夠輕易負擔的。十分鐘的高強度戰斗,早已透支了少女的全部體力,只是她自己苦苦支撐,直到被模擬器判定為不能繼續戰斗,這才昏了過去。

    這個時候,再來回味左小月機甲選擇,就很有意思了。

    諸多大人物或若有所思,或紛紛贊美,左家家主一瞬間收到了不下上百條賀信,早已笑得合不攏嘴。

    左小月這選擇膽略眼光實力缺一不可,雖然年紀還小,可是僅此一戰已能看出未來前途不可限量。

    當她從模擬艙中走出時,頓時收獲鋪天蓋地的喝彩,個人終端上更是瞬間涌來成千上萬條祝賀與贊美。剎那之間,她在整個海夢星的人氣就急劇攀升,成為最炙手可熱的新星。

    從天而降的巨大榮譽砸得左小月頭都有些暈,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她又想起了那條神秘的信息,趕緊查找時卻發現那條信息已經消失,就和出現的時候一樣悄無聲息。

    她本能地望向一個方向,卻見那人仍在打瞌睡,心中不由得涌上一點淡淡的失望。

    不過她仍不死心,打算當面去問個清楚,但是才走了一步,視野就被無數身影擋住。認識的,不認識的,都圍上來道賀。

    家學禮數讓左小月瞬間進入角色,言笑宴宴,一一體面應對,但是她的目光卻想穿過重重身影,看看那個人是不是還在那里。

    楚君歸打了個哈欠,挪動身體,換了個能耗更小的姿勢。在這個時候,全場中幾乎無人注視自己,正是節能降耗的好時機。

    不過一條信息打斷了楚君歸的美夢:“坐直!”

    看到消息背景上李心怡那張憤怒的小臉,楚君歸嘆一口氣,回道:“為什么?”

    “形象!”

    “形象比能耗更重要嗎?”楚君歸不小心說了實話。

    “你說什么?”

    試驗體趕緊開啟戰術欺騙,“沒什么,開個玩笑。”

    “別忘了你是我的老師!我可丟不起那人!”

    “嗯?你終于承認我是你老師了?”

    “……去死!”

    “好。”楚君歸繼續關閉系統。

    “你給我坐直!有人看過來了!”

    “誰?”試驗體茫然。

    “總而言之給我坐直!!”

    試驗體嘆一口氣,不得不坐直身體,然后繼續翻看查找聯邦機甲資料。無論聯邦盛唐還是共同體,機甲資料都是相當詳實,特別是模擬器中這些制式機甲,各方甚至連完整的圖紙都應有盡有。

    試驗體也不清楚自己查這些資料干什么,只是偶爾會向空中賭盤看上一眼。

    李心怡忽然問:“你覺得聯邦哪些人比較厲害?”

    “蕭。”楚君歸毫不猶豫地說。

    “你認識他?”

    “不。”

    “那真是好眼力。能讓我知道為什么嗎?”李心怡很是好奇。

    “氣勢。”

    “氣勢?”

    “對,氣勢逼人!”

    第二輪失敗讓蕭損失了不少,但他絲毫看不出沮喪,3000萬輸光了連眼睛都不眨一下,頓時讓楚君歸肅然起敬。

    “不想說算了。”

    “我這是實話。”

    “信你個大頭鬼!”

    楚君歸心中嘆息,為何自己說實話的時候就沒人相信,開了戰術欺騙卻是無往不利?難道戰術欺騙的真正作用就是哄女孩子?

    這時第三輪比賽再次開始,左小月的神奇表現顯然激起了整個盛唐的熱情,賭金再度上漲,這一次牢牢壓住了聯邦,金額已經突破7億。

    第三輪比賽由徐戰峰親自上場,然后聯邦這邊派出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看著就只有十六七的樣子。他身量細長,和徐戰峰比起來略顯柔弱。但眉眼之間英氣逼人,透著一道銳利寒光。上場時腳步穩健,有著超出年齡的沉著與冷靜,看上去十分自信。

    徐戰峰怫然不悅:“你們這是看不起我嗎?”

    少年冷笑:“英雄出年少,小說里都這么寫的,你不讀書的?光練肌肉了?”

    猛男大怒:“我可是止戈學院畢業的!”

    少年冷笑:“你這種止戈學院的墊底,和我圣艾米隆星艦學院的前十,也能相提并論?”

    猛男沒想到這少年這么不客氣,連自己的老底都給掀出來了,當下惱羞成怒,喝道:“也好,我就讓你知道基因沒優化完全是什么后果!”

    他正向模擬艙走去,耳中忽聽一個蒼老且熟悉的聲音,斥道:“沒用的東西!這就動怒了?”

    徐戰峰瞬間出了一身冷汗,怒意不翼而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