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290章 少女本色

天阿降臨
     比賽繼續進行。

    知性美女上陣了,知性美女敗陣了。

    從模擬艙中出來的時候,她臉色慘白、精神恍惚,不斷地發誓這輩子再也不要聽到任何爵士樂。

    最后結局當然是大演說家那枚肥乎乎的導彈再度登場,直接將知性美女送回老家。從始至終,知性美女對這枚慢吞吞的導彈都沒有絲毫反應,任由它砸在自己頭上。

    這一次許多人都看出了大演說家的奧秘。這具機甲有著一流的速度和敏捷,以及非凡的隱身能力,只要被它逃出視線,就很難被掃描搜索出來。

    只要沒能第一時間攻擊到它,大演說家就會發揮獨有的黑入對方系統的能力,對敵方機甲形成全方位的壓制,甚至是直接奪取控制權。至于給每個對手放什么音樂,不過是李心怡的惡趣味而已。

    壓制對方機甲后,大演說家那枚一擊必殺的導彈就可以登場了,反正對方動不了,所以導彈速度慢點也無所謂,只要裝藥夠足就可以。畢竟有些機甲外殼相當的厚,不下重手還真炸不開它。

    知性美女敗陣后,聯邦一方再上一名高手。這次高手專門選擇了以抗干擾能力著稱的特殊機甲:持盾勇士。這具機甲的上傳頓時讓盛唐許多老者露出會心微笑,于是徐戰峰又得了一波惡狠狠的夸獎。

    事實證明,持盾勇士在大演說家面前確實能夠頑抗兩分鐘,僅僅兩分鐘。只是這兩分鐘還不足以讓高手找到李心怡。找不出大演說家的后果,自然就是一朵蘑菇云冉冉升起。

    從模擬艙中走出時,高手同樣精神恍惚。

    短短幾分鐘時間里,他聆聽了古往今來上千位政治家超過萬段的著名演講,而且是聲音、骨傳導、和神經傳導三種方式一起上。強者此刻心中感覺,就像是和數以千計的詭辯大師和杠精吵了幾萬次,體驗十分獨特。

    連勝三局,李心怡得意洋洋地從模擬艙中走出,準備休息片刻。

    她一出艙,瞬間收獲無數祝賀,以及各種攀親表白的請求。

    李心怡對付這種騷擾輕車熟路,她啟動了一個小組件,按照親疏遠近自動回復,至于那些遠房親戚、有過一面之緣的,就統統被打入冷宮,發來什么都不會看一眼。

    這時一封閃著光芒的信息出現,這是李心怡自己的設定,只有最重要的人的消息才會帶有閃光特效。

    她點開一看,居然是楚君歸。

    李心怡嘆了口氣。

    即使在閃光特效下,楚君歸的臉依然是那么普通,找不出一絲一毫的看點。

    “你不是顏控,你真不是顏控!”李心怡喃喃自語,不斷給自己洗腦。

    她點了點楚君歸的臉,影像就開始活動,只聽楚君歸問:“可不可以請你幫個忙?”

    “幫什么,趁著我心情好,盡管說。”

    楚君歸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賬戶余額,剛剛3萬出頭的數字深深地刺痛了他的自尊。更重要的是,3萬里面還有一大半還是他連續押李心怡獲勝得來的賭金,而且此刻還沒有到賬。

    “算了,沒什么。”楚君歸還是放不下最后一點尊嚴。

    “不說算了,我忙著呢。”李心怡飛快地關了通訊,在一大群人的簇擁下返回休息區。

    她一鍵脫甲,往專用的躺椅上一倒,八個專門挑選出來的按摩大師立刻圍攏,揉肩按腿,緩解疲勞。

    一名英俊少男和一個柔美少女分站左右,各端一杯大補的飲料,小心翼翼地將吸管放入李心怡的嘴里。

    如此陣仗,頓時把蕭都給驚到了。

    他兩眼放光,贊道:“哎呦!會享受!!我怎么就沒想到?”

    李心怡雙眼微瞇,舒服得快要睡過去了,迷糊之際看到一個健碩的身影,隨口道:“喂,那位猛男,對,就是說你呢,脖子里都是肌肉的,還往左右看!去給我端盆水果……啊,是戰峰哥哥啊!”

    猛男滿臉通紅,進也不是,躲也不是。

    李心怡一下清醒過來,臉刷地紅了,趕緊坐起,說:“好了好了,已經休息完了,繼續開打!”

    屏幕之后,不知多少老人莞爾一笑,但也有幾位老者臉色鐵青。

    一個相貌堂堂、不怒自威的老人打開通訊頻道,對著一個看上去才30左右的儒雅男人劈頭蓋臉就是一通罵:“看你教出來的好女兒!從小就不知道好好管教,現在人都丟掉全星域去了!看看,看看!那是什么作派!?你讓我這張老臉往哪擱?”

    儒雅男子趕緊道:“息怒,息怒!”

    “息怒?有你這樣的不肖子孫,我怎么息得了怒?”

    儒雅男子微笑不變,“再怎么著,我也是您孫子,這事已經改不了,就跟心怡是我女兒一樣。氣壞了身子,您還得自己擔著。”

    老者差點說不出話來。

    儒雅男子繼續道:“再說,不肖子孫這句話,罵罵我也就算了。畢竟我比您當年也就強了那么一點點,在止戈學院的成績有一年還不如您呢!這種丟人的事,咱早都忘了!”

    “你!”老人只覺一口氣堵在胸口,怎么都吐不出來,只能恨恨地道:“有其父必有其女,有其父必有其女!”

    儒雅男子笑,“這話又不對了,心怡可比我當年厲害多了,都快追上我現在了。至于和您當年嘛,這個,嘿嘿,比不了,沒法比啊!您說是吧?您都一把年紀了,我怎么能當您面說謊呢?”

    老人老臉微紅,咳嗽幾聲,道:“少在那油嘴滑舌!這難道是什么好事嗎?好好一個女孩,你看她都穿些什么?我們李家十分容貌連三分都發揮不出來!”

    儒雅男子立刻認真起來:“您說得是!我這就給她找個專業的造型團隊!絕不能讓她被那些狐朋狗友給帶歪了。特別是徐家那些土帥少年!”

    聯邦席位上,本來預定的一名機甲高手正要起身,卻被蕭按下。

    “還是我來吧,你不是她的對手。”

    助手頓時有些不安,“您不會打算用那臺機甲吧?”

    “不,通用型的就夠了。”蕭整理了一下襯衣,走向模擬艙。